•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八章 激战
  • 第三十八章 激战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这是件白金如意甲,是我公孙家研制的最新机关甲衣,不但刀枪不入,水火不浸,上天入地,更拥有三十六种不同的迎敌手段,就算面对金丹级敌人,也足以自保了。”

        “你能死在此宝面前,也足以自傲了。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现在交出金戈剑和神兵印,臣服于我,我还可留你一条狗命。”公孙元武背后双翅只是微微一扇,身躯就徐徐地离地数丈之高,居高临下狞笑道。

        “蠢货。”

        钟沉看着空中的公孙元武,淡淡一声,左手只是往身前金色巨剑上一拍,银色手腕瞬间脱落而下,蓝色晶体飞快覆盖全身,同样穿上了一具精致异常的蓝色甲衣,面上多出了蓝色鸟首面具。

        “哈哈,不自量力,你这血脉印记的底细,先前交手时本公子就看穿了,根本不可能是这具如意机关甲的对手。”

        公孙元武见状狂笑起来,单手只是往身前腹部一按,抽出一柄丈许长的淡银色标枪,手腕一抖,手中之物“嗖”的一声,直接化为一道电弧的激射而出。

        钟沉只觉眼前雷鸣声一响,淡银色电弧到了自己面门前,速度之快,根本难以形容。

        他心中有些骇然,一时间也顾不得拔出金戈剑抵挡,只能猛然将右臂往面目一挡,并将法力往其中狂注而去。

        “轰”的一声雷鸣,钟沉右臂上一团雷光爆裂而开,整条衣袖飞灰湮灭,露出了整条金灿灿的机关臂。

        此物表面鳞片在法力催动下,全都小刀般竖立而起,除了中间部位略有些焦黑痕迹外,竟然毫发未损。

        “这条机关手臂是……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东西的。”公孙元武看清楚钟沉右臂处的机关臂后,失声出口。

        但钟沉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一把将金戈剑拔出后,双手握剑,冲着对面就虚空一斩,背后五颗蓝色鸟首同时浮现,扬天无声长鸣。

        “噗……”

        金濛濛数丈长剑影席卷而出,让大片虚空嗡嗡作响,扭曲模糊,仿佛一剑就要将整片天地一分为二。

        “金戈剑就算威力再强,斩不到人又有何用?”公孙元武见此,背后铁翅骤然一扇,人就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剑影斩到了空处,反轰的一下劈到对面的某扇石门上。

        让钟沉吃惊的是,如此威力一击,石门只是光芒一闪,就若无其事的承受了下来,未见丝毫损坏模样。

        “嗖!”

        背后处破空声传来,钟沉想都不想的反手又是一剑。

        一团雷光爆裂而开,一道道电弧将方圆数丈内空间全都笼罩其下。

        钟沉这才转过身来,看到公孙元武在不远处空中,两手正抓着两根银色标枪,再次冲其投射而来。

        剑光一卷,又是两团雷光在空中爆裂而开。

        “如意机关甲就只有这点本事吗?要是的话,钟某可有些失望了。”钟沉将金色巨剑往身前一横,看似平静的说道。

        “你急什么,雷光枪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此甲的三十六种手段,本公子会让你一一尝试的。”公孙元武闻言大怒,面现恶毒之色的说道。

        “一一尝试?我可没这么多时间在这浪费,十息时间!十息之内我就会解决掉你。”钟沉戴着面具看不出脸上神色,却伸出手指冲对面隔空一点说道。

        “十息?本公子先在十息内就要了你的狗命。”

        公孙元武听了这话,暴跳如雷,单手往身上甲衣上某处一按,顿时身上“嘎嘣”声接连响起,两片胸甲自行脱落而下,露出了密密麻麻如同蜂巢般的黑色孔洞,同时背后青光一卷,蓦然又多出一对青色蝉翼,肋下处四条银白色机关臂接连弹出,各自持着一口黑色长剑,双足下方也一道道电弧汇聚而出,顷刻间化为了一对雷轮,表面雷光闪烁,轰鸣声不断。

        钟沉看到此幕,双目一眯,未见其有何举动,左手腕上的血脉印记血光刺目耀眼,从中再次涌出蓝晶,比先前更加深蓝,更加艳丽。

        “噗噗”两声,蓝色鸟首再次幻化出两颗,首次达到了七首!

        当第七颗鸟首方一出现的瞬间,钟沉肩膀微抖,背后蓝色晶甲上两团蓝光凝聚而出,同样幻化出一对蓝色晶莹羽翼,每根翎羽尺许来长,看起来艳丽异常,犹如梦幻之物一般。

        钟沉一低喝,身形骤然巨涨倍许,四肢粗大一圈,肩头两侧更是鼓起一个个小包,各有三个之多,背后羽翼一扇,身形就一扭,直接没入虚空不见了。

        公孙元武脸色一变,足下雷轮一闪,身躯横着挪移出两丈远去。

        “轰”的一声,其原来站立之处,一道金濛濛剑光一斩而下,将附近虚空都劈得一阵晃荡不已。随之,钟沉身影在剑光上方显现而出。

        “去死!”

        公孙元武想都不想的两手再次抽出两根银色标枪,化为雷光投出,背后青色蝉翼微微闪动后,泛出五色光晕,让人一看之下头晕眼花,神识恍惚,无法再直视公孙元武分毫。

        与此同时,他胸前甲衣上露出密密麻麻的小孔顿时喷出密密麻麻的晶芒,正是先前出现过一次的破元神芒,肋下四条机关臂也挥动手中黑色长剑,四道黑色剑光飞卷而出,足下雷轮更是轰鸣声一响,各自喷出一道粗大银色电弧攻击而去。

        公孙元武竟然借助如意机关甲之力,同时激发了五种不同攻击。

        钟沉面对这惊涛骇般的一**攻击,面上肌肉抽搐两下,冲着对面就是无声张口,背后七颗蓝色鸟首瞬间巨涨倍许,同样齐张大口,源源不绝的白茫茫音飞卷而出,联结一气后,竟化为了七八丈高的虚空巨浪,表面无数晶莹符文闪动不已。

        “轰!轰!轰……”

        剑光晶芒轰在半透明的巨浪上,溅起五颜六色团团光芒,灼热气息,刺骨寒光向四面八方滚滚卷开,让附近虚空都嗡嗡作响不已。

        虚空巨浪仿佛根本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在七颗蓝色鸟首喷吐支撑下,更加巨大几分。

        钟沉双目蓝芒闪烁,丝毫不受公孙元武背后蝉翼五色光晕影响,反而两手一抬,同时朝对面缓缓一推。

        轰隆隆的巨响声连绵不绝,虚空巨浪一个狂卷,气势汹汹的向公孙元武所在压下。

        “不好!”

        公孙元武大惊,想都不想的背后机关翅一扇,足下雷轮银光闪动,就要远远避开。

        但是下一刻,他就骤然感觉四周空气一沉,足下雷轮沉重无比,根本无法及时避开,再施展其他手段也来不及了。

        锦衣青年只能无奈地两手一扬,各自抛出一枚赤红符箓,化为两团房屋般大小的火云冲巨浪托去,同时,肋下四条手臂将手中黑色长剑抛掉,反而各自五指一张,凭空凝聚出红、黄、蓝、绿等四层不同颜色光幕,背后的那对青色蝉翼也“嗖嗖”两声的脱落而下,化为了两面半透明的盾牌,围绕其身边环绕飞舞起来。

        “轰轰!”

        火云化为滚滚热浪爆裂而开,但是虚空巨浪只是一个卷动间就将所有火焰压灭,顺势将公孙元武卷入了其中。

        钟沉推出两手,骤然方向一变,往身前合拢而去。

        虚空巨浪疯狂卷动,隐约形成了一团半透明的巨型漩涡,中心处轰鸣声不断。

        公孙元武在虚空巨浪中身形滴溜溜的不停打转,犹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体表四层颜色各异的光幕上更是不停爆发出刺目的光芒,片刻后就瓷器般的一层层碎裂而开。

        “灭!”

        钟沉见此,低喝一声,两手骤然合拢到了一起。

        虚空漩涡当即发出刺目白光的爆裂而开,一阵阵剧烈波动席卷了整个空间,片刻后,一个黑乎乎大洞凭空出现。

        “啪”的一声,一具残缺不全的身躯从黑洞中掉落地上,一动不动了。

        正是公孙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