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七章 第四层
  • 第三十七章 第四层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钟沉一听这话心中大凛,原本已经弹射出的身形一个拐弯,重新飘落回了原处,但一根手指却冲两名宫装婢女虚空一划。

        “噗噗”两声,二女上方虚空波动一起,巨大冰刃一闪而现,将二女拦腰斩成了四截,然后一晃的飞回到钟沉手中。

        就这片刻耽搁,公孙元武已经将灰白色石印一把抓住看都不看那两名死去的婢女,反而狂喜大笑起来。

        “哈哈,我终于得到神兵印,等我再次回来之时,就是你们几个的死期。不过,这也要你们几个能够活下来再说。”

        话音刚落,公孙元武将石印猛然往身下一摔。

        “砰”的一声,灰白色石印竟在下方虚空中化为了一座淡金光门。

        几乎同一时间,整座大殿剧烈晃动起来,一道道乳白光柱从地下喷射而出,里面隐约有一尊尊各式各样的傀儡,一个个模样狰狞。而原本没有激发的剩余雕像守卫,此刻竟然也目中晶光闪动,一个个活动起来。

        原本在它们脚下的铁箱,却瞬间一个个沉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公孙元武,你做了什么?”纵然唐红菱经过不少风浪,目睹此景也不禁玉容铁青,厉声喝问道。

        钟依云也是惊怒交加,急忙挥动手中蓝色长棍,向唐红菱所在飞快靠拢而去。

        慕容双更是花容失色,急忙放出法器,也向众人这边靠拢过来。

        “嘿嘿,几个要死之人知道这么多做什么,本公子这就先去第四层了。”公孙元武根本不理睬殿内其他人,嘿嘿一声后,身形一动,射入金色光门中。

        金色光门中闷响声一起,随之变得模糊不清,马上就要溃散的样子。

        “第四层,有些意思,那就带我一程吧。”钟沉目睹此景,脸上突然浮现出奇怪的表情,左手一拉,一根晶莹丝线突然绷紧的出现在光门和钟沉之间的虚空中,再猛然一缩,钟沉身形就化为一道弩箭的紧跟着射去,和前面公孙元武几乎一前一后的投入到了光门中。

        “噗”的一声,在钟沉身形堪堪消失瞬间,光门就化为点点金光的消失了。

        大殿中还剩下的唐红菱、钟依云、慕容双三人不禁面面相觑。

        这时,四周众多傀儡也已经各举兵器的蜂拥而上了。

        “看来,不动用真正本事是不行了。”唐红菱深吸一口气后,总算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数以百计的众多傀儡后,神色凝重起来,眉宇间缓缓浮现出一个淡红色符纹印记,表面有晶莹血光流转不定。

        片刻后,大殿中争斗声大起!

        ……

        “不可能,你怎么跟来的?”公孙元武看着随后跟来的钟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上表情精彩万分。

        “这就是第四层?真是有趣,以前我们天南修仙者不知多少次进入天兵阁,却从未有人知道这一层的存在。”钟沉答非所问,目光先四周慢慢打量起来。

        他所处之地,赫然是一处异常整洁的广场,四周遍布一扇扇青色石门,足有十来扇之多。而在广场中心处,则是一座遍布各种精致符文的祭坛,足有十几丈之高,上面隐约供奉着一个金光闪闪的耀眼东西。

        钟沉双目一眯,瞳孔中精芒闪过后,才将祭坛上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是一具盘坐于地上的金色独臂人形傀儡!

        此傀儡通体被金色鳞片覆盖,面上覆盖着一副栩栩如生的蛟龙面甲,肩头膝盖等关节处,各有粗大锋利的倒刺露出双膝盘坐,身前独臂捧着一个半透明的晶莹玉匣,里面隐约有一颗暗红色圆球,表面有些同样萎缩的管子般触须,竟是一颗不知放了多久的半枯萎心脏。

        钟沉看到金色傀儡的残缺臂膀后,脸色微微一变。

        就在这时,公孙元武忽然身形一闪,一把抓向不知何时恢复原状,并掉在地上的那颗灰白色石印。

        但钟沉只是左手微微一拉。

        “嗖”的一声,一根晶莹丝线从石印上浮现而出,狠狠一缩下,就将石印扯回到了钟沉手中,让公孙元武扑了个空。

        原来先前在第三层大殿时,钟沉袖中飞出的一闪不见东西,竟然是那根前不久才得到的血蚕丝,其当时虽然被两名宫装婢女的破元神芒逼退,却让血蚕丝一端悄然缠住了灰白色石印,这才能出其不意的紧随公孙元武冲入光门中。

        公孙元武口中怪叫了一声“还我”,两手一扬,顿时十几颗圆球抛了出来,一阵嘎嘣机关声后,十几具狼形傀儡出现在身前。

        “想必这个神兵印除了进入第四层外,应该还有其他用途吧,否则你不会这般紧张。对了,你不会真以为这些傀儡能够对付我吧。”钟沉对这些傀儡视若无睹,打量了手中的灰白色石印几眼后,缓缓说道。

        公孙元武咬牙切齿地盯着钟沉,没有马上催动这些青狼傀儡攻来,半晌后才恶狠狠的说道:“钟沉,你不要以为真吃定我了。要不是怕在这里打斗,惊醒了看守心脏的那具地级傀儡,我会让你知道本公子的真正本事。”

        “看来道友想通了,愿意合作了。”钟沉手掌一个翻转,灰白色石印消失不见,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一层的好处一人一半,你出神兵印和金戈剑,我来告诉你第四层的好处如何得到?”公孙元武勉强压住心中怒火,袖子一抖,飞出一片光霞,又将这些青狼傀儡收了起来,冷冷说道。

        “可以,怪不得阁下如此紧张金戈剑,原来也是谋取第四层好处的必须之物,先说说你口中的好处是什么吧。”钟沉眼也不眨地答应道。

        “哼,第四层是天兵阁的真正核心所在,实际上是一座巨大的傀儡法器炼制作坊,整座天兵阁和古城中的傀儡宝物,都是由此产生的。”

        “不用我再说其他的,你应该很清楚其中好处之大了吧。不过要想控制此作坊,必须先夺取祭坛上那具地级傀儡手中的控制核心,否则一旦触发禁制,你我肯定死无葬身之地。”公孙元武无奈,只能勉强的回答了一点。

        “你在说笑,地级傀儡是和金丹境同等的存在,你若想找死的话,无需拉上我。”钟沉一听这话,当即脸色一沉。

        “你知道什么,这具地级傀儡当年,曾被我家老祖化身用秘宝重创过,早已陷入休眠中。也只有金戈剑才能在其苏醒前给予毁灭一击,破开其防御。”公孙元武凝重的说道。

        钟沉沉吟不语,半晌后才唰的一声,不知从什么地方将金灿灿的巨剑抽了出来,再往地上重重一插,直接没入数尺之深后,淡淡说道:“公孙道友说得如此自信,那就签下魂契,我把金戈剑借你,你来给这头地级傀儡一击吧。”

        “你不信我?”公孙元武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不错,我是不相信你。”钟沉面无表情。

        “好,好!既然你自做聪明,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公子的真正手段。”

        公孙元武闻言,面容突然变得阴森可怖,并一把将上半身衣衫撕扯下来,露出了一身异常精致的银白色甲衣。表面各种机关纹路遍布,看起来仿佛一块块迷你部件拼凑而成,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背后的那一对黑色铁翅,赫然就是从这件甲衣中弹出的。

        钟沉望着对方身上的甲衣,嘴巴一咧,露出了一副同样异常雪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