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六章 反水
  • 第三十六章 反水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那童子傀儡看起来体型不大,但周身一层清风缭绕,身形快似闪电,手中看似普通的拨浪鼓响动起来,密密麻麻的光球从中弹射而出,有的激射如箭,有的忽缓忽急,还有的盘旋飞舞,威力好不惊人。

        钟沉只是扫了不远处二女的战团一眼,身形未动,反不慌不忙地看向了另一侧的公孙元武。

        “阁下心思还真是够多。”公孙元武同样也没有马上激活挑战傀儡,见钟沉这般模样,目光阴沉之色一闪而过,忍不住说道。

        “钟某自从修仙以来,斩杀的妖魔鬼怪没有一百也有三四十个了,要不是心思够多,早就化为了它们的腹中之食。”钟沉神色如常,毫不在意的模样。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本公子就先动手给你看看。”公孙元武闻言冷哼的回道,接着身形一动,也一晃的出现在甲士雕像面前,将其激活了起来。

        这甲士雕像是所有守卫雕像中身形最高的,不但披着厚厚铜甲,手中还持着一柄开山钺,一被激活后,二话不说地举起兵器就向公孙元武砸下,隐约带有阵阵的风雷之声。

        公孙元武却从袖中抽出一柄纤细异常的金剑,只是往空中一抛,再掐诀催动后,顿时化为无数条细长金蛇,围着甲士狂攻不已。

        二者间的战斗火爆异常。

        钟沉在旁边看着,目光微微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竟然还没有马上激活儒生雕像的意思。

        “我家公子都已经动手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两名公孙家女婢互望一眼,那圆脸宫装婢女讥讽道。

        “我什么时候动手,需要你们两个下人同意吗?”钟沉冷冷一句,就将两名宫装女子气得脸色发白。

        钟沉再观望了一会儿,确定公孙元武真的被甲士雕像傀儡彻底缠住后,才不紧不慢地从怀中摸出一块阵盘,往脚下处一抛,又摸出一杆法笔,在附近地面上勾勾画画,竟开始布置起法阵来。

        这一幕,不禁让两名观战的宫装婢女和慕容双目瞪口呆,另一边和护卫傀儡争斗得难解难分的唐红菱等人,更是完全无语了。

        只有公孙元武见到此幕,心中骤然急促跳动几下,催动法器的速度不觉加快了几分,空中金色长蛇虚影的攻击,更是如暴风骤雨般急促起来。

        钟沉绘制的法阵十分简单,只是一小会儿工夫就完成了。

        他将法笔一收,单手掐诀,冲地上阵盘一点,一座淡白色法阵浮现而出,但又一闪的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钟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单手虚空一抓,青色短刃浮现而出,大步走向儒生雕像。

        脚步方一踏入三丈禁区,儒生雕像足下的法阵就光芒一闪。

        嘎吱一声,手中提着的银色盾牌只是一个模糊,就化为一层光幕护住全身,另一只手中的红色晶石,则轰的一声喷出一团拳头大赤红火球,直奔钟沉砸来。

        钟沉手臂一动,青色短刃化为一道丈许长青虹脱手飞出,一闪就将火球斩成两半,同时身形向后退去。

        儒生雕像手中的红色晶石闪动不已下,一颗颗火球连绵不绝的喷射而出,双足一步步紧跟钟沉而来。

        儒生雕像虽然动作不快,但片刻后,钟沉就发现了其厉害之处。

        对方身上的银色光幕看似普通,但青色剑光斩上去却只是微微一晃,就将威力从旁边滑移了大半,而那颗红色晶石喷出的火球,竟随之一颗比一颗大,一颗比一颗威力强,开始时,不过拳头大小,但十几颗后就化为了头颅般巨大,并且随着时间流逝,还在不断增强中。

        钟沉暗自骇然,身形不断后退下,终于退到了先前布置简单法阵的地方。

        等儒生雕像也一足踏入法阵中后,他当即单手一掐诀,整座法阵顿时激发起来,白光连连闪动不已,一股股无形之力纷纷缠绕到了雕像身上。

        儒生雕像体表银色光幕一阵晃动,同时身形一凝,无法再向前一步,只能催动一颗颗火球继续向钟沉喷射而来。

        “轰隆隆”声下,滚滚火浪,四溅飞射。

        钟沉一拍天灵盖,本命法器黑色葫芦从身上一飞而出,滴溜溜转动不已,另一手一招,青色飞剑飞卷而回,黑色葫芦表面蓝色符文流转不已,向青色飞剑喷出一道道蓝色光柱。

        “嗡嗡”声大起。

        原本不过丈许长的青色剑光,在一道道光柱没入其中后,骤然间光芒大放,一颤之后,化为了一柄蓝色巨刃。

        此刃最核心处还是青色短刃,但四周全被一层层蓝色水光包裹,并且随着一道道光柱喷到上面,不停巨涨,片刻工夫就化为了三丈之巨。

        儒生雕像明显发现了不对,手中红色晶石一晃,所发火球目标方向一变,对准了蓝色巨刃轰然砸去。

        但一颗颗巨大火球打在上面,却只是泛起一片片白色雾气,根本奈何不了巨型水刃几分。

        钟沉“哼”了一声,右臂一抬,原本遮掩的袖子一褪而下,顿时露出了遍布金色鳞片的机关臂,五指冲空中巨刃一招。

        “嗖”的一声,巨刃激射而下,被机关臂一把抓住。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钟沉的机关臂上,一股白茫茫寒气卷过后,巨大水刃就开始“嗞啦”的凝结,化为了一柄晶莹冰刃。

        “斩!”

        钟沉身形一个模糊,下一刻出现在了儒生雕像上方,金色机关臂光芒万道下,巨大冰刃擎天神兵般的轰然斩下。

        以蓝色冰刃本身的威力,外加机关臂附加的惊人神力,纵然儒生雕像高举赤红晶石,往上方一口气喷出五六颗巨型火球,也无济于事。

        只见白茫茫寒光一卷而下,就将所有火球斩灭,结结实实地斩在了护住雕像的银色光幕上。

        “砰”的一声!看似坚不可摧的银色光幕寸寸碎裂而开,冰刃向下一闪消失。

        咔嚓声一响,儒生雕像从面门开始,身躯上骤然浮现出一道细白裂痕,接着轰然爆裂而开。

        “嗖嗖”两声,从雕像碎裂身躯中,一下飞出两样东西来,一枚黑乎乎的钥匙,一个灰白色的拳头大古朴石印。

        “动手!”

        就在这时,原本还和甲士雕像打得不亦乐乎的公孙元武,猛然间大喝一声,单手掐诀一催,漫天飞舞的金色飞蛇骤然间化为一道道金色绳索,将甲士雕像捆束得结结实实,接着背后嘎嘣声一响,凭空多出一对丈许长的黑乎乎铁翅,只是狠狠一扇,就化为淡淡虚影,直接出现在了飞出的灰白色石印旁边,抬手闪电般抓取。

        “找死!”

        钟沉见此,想都不想的机关臂一动,一团金色拳影脱手轰出,另一只藏在袖中的手则屈指一弹,什么东西悄然一闪而逝,接着身形一晃,也冲向灰白色石印。

        破空声大响!

        密密麻麻的晶芒,暴雨般的从另一方向,向着钟沉前方罩射而去。

        却是两名宫女从怀中摸出了四柄筒装法器,各持一柄,正冲钟沉所在喷射晶芒。

        钟沉脸色一沉,深吸一口气后,头顶黑色葫芦化为一道蓝光激射而下,隐约形成一层光幕护住全身,就要硬闯芒幕的强行冲过去。

        但就在此刻,耳边却忽然响起唐红菱的警告声:“快停下,这是公孙家的破元神芒,专破护体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