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四章 秽煞阴雷
  • 第三十四章 秽煞阴雷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钟沉见此,嘿嘿一声,将手中巨剑往身前地面一插,“轰”的一声,整个地面都微微一颤。

        金色巨剑赫然没入地下近半,对面锦衣青年脸色再次一变,但马上冷笑一声,张口喷出一张金灿灿符箓,并化为点点金文的碎裂而开。

        “吼!”

        金文闪动中,一个三四丈高的古铜肌肤力士虚影,在青年头顶浮现而出,仰首怒吼一声后,就完全没入锦衣青年体内不见了。

        “砰”的一声!

        公孙元武只是上前踏出一步,身形就骤然暴涨小半,肌肤由白皙化为古铜之色,手中半透明小斧子只是滴溜溜一转,风雪卷动中化为了一丈半长的巨斧,表面晶莹,密密麻麻的符文清晰可见。

        公孙元双手抓着此斧,神色间隐现些许吃力,丝毫迟疑没有的冲着钟沉所在的虚空一斩。

        “嗞啦”声大起,白茫茫寒气所化风雪,从巨斧上狂卷而来。

        唐红菱等人见此,忙身形闪动的远远避开。

        钟沉双目一眯,身形纹丝未动,反“噗”的一声,单手一把金色巨剑从地下拔起,迎着对面风雪同样一斩,一股金濛濛飓风瞬间将暴风雪一卷而空。

        但就在这时,他上方虚空波动一起,公孙元武庞大的身躯无声浮现而出,面上狞色一现后,晶莹巨斧就迅雷不及掩耳一劈而下。

        钟沉丝毫不慌,低喝一声,背后虚空波动传来,三颗蓝濛濛巨大鸟首虚影同时浮现而出,金色巨剑反手向上狠狠一斩而去。

        一声晴空霹雳!

        一巨大耀目光团浮现而出,瞬间爆裂而开,一圈圈惊人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钟沉只觉双臂一麻,整个身躯骤然矮了三分,忙低首一扫,才发现自己双腿直接没入了地下两尺来深。

        “这公孙元武好大的力气!”旁边观看的钟依云见此,失声出口。

        “你真以为这是他本身之力,不过是借助万钧符之力而已。没想到这种上古大力符箓,公孙家也有。”唐红菱却神色凝重的说道。

        “万钧符?就是那传说中,可以加持万钧之力的上古符箓?不是说此种符箓所用材料太过珍稀,早已失传了吗?”钟依云闻言,吃了一惊。

        “所谓的失传,只是无法再制作新的而已,原本已经存在的符箓却可以一直保留下来。”唐红菱淡淡道。

        少女这才有些恍然。

        慕容双看着战团中情形,却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再来。”上方虚空再次传来公孙元武的狂笑声,破空声一起,巨大斧影又一闪而现的狠狠斩下。

        “好,我也正有此意。”

        钟沉大喝一声,体表蓝晶骤然再次蔓延覆盖全身,化为了一件精美甲衣,同时背后巨型鸟首虚影又多出了两颗,化为了五首状,单足再猛然一踩地下,身形骤然在原地不见。

        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附近虚空一阵模糊扭曲,嗡嗡不已。

        “嗖!”

        半截斧头从气浪中激射而出,重重斩在了旁边的石壁上,又一声闷响后,一道人影也从同一地方倒射而下,呈人字形的落在地面上,附近青石蜘蛛网般的碎裂一片。

        “公子!”

        两名宫装婢女一看清楚人影模样,大惊失色,慌忙冲了过去。

        这被打下来的人影正是公孙元武,其身躯已经恢复了原来模样,趴在地上半天无法起身,手中还紧抓着半截长长斧柄。

        唐红菱、钟依云两人看到此幕都大出预料,慕容双脸上则现出喜色来。

        “嗖”的一声,钟沉也出现在了附近地面上,单手提着金色巨剑,双目毫无表情,大步直奔公孙元武所在走来。

        “你要做什么,站住!”

        两名宫装婢女见此情形,惊怒交加,一个单一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两个竹筒般的东西,对准了钟沉。另一个则袖子一扬,扔出两颗铁球般东西,在地上一阵嘎吱变形后,赫然化为了两头黑黝黝巨狼。

        钟沉“哼”了一声,步子丝毫未停,但手中金色巨剑往身前一横,就要再次挥舞斩出。

        “且慢!”就在这时,唐红菱忽然开口了。

        “唐姑娘要阻止钟某吗?”钟沉手中动作一凝,头也不回的问道。

        “劝说谈不上,我只是提醒钟兄一句,公孙家出名的不光是傀儡术,另外还有一种独门秘制的秽煞阴雷,威力无穷,公孙弟子不知用其和多少强敌同归于尽过。”唐红菱缓缓说道。

        “秽煞阴雷?”钟沉闻言脚步首次一顿,目光落在了趴着不动的公孙元武身上。

        “没想到,我也有依仗秽煞阴雷自保的一天。钟沉是吧,本公子算是记住这个名字了。”被两名宫装女子护住的锦衣青年,缓缓坐了起来,面如白纸,嘴角带血,用阴沉之极的眼神看向钟沉,并将一只手掌摊开放在胸前。

        掌心处,赫然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紫色圆珠,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灰丝,但又一缩一涨的犹如活物,好不诡异。

        “秽煞阴雷,公孙家炼器大师用万年秽煞,融入天外雷电炼制而成的阴雷,一颗就可灭尽里许内的一切生灵。”钟沉看着锦衣青年手中的圆珠,面无表情,但口中缓缓说道。

        “小子,你知道厉害就行。听着,现在就将金戈剑给我家公子扔过来,否则……”那叫小灵的圆脸宫女见此,大喜地开口威胁起来,但话音未落,忽然对面人影一晃。

        “轰轰”两声巨响,两具看似威风凛凛的狼形傀儡,瞬间在金色剑光中爆裂而开,钟沉单手持剑出现在近前处,淡淡一句:“否则又怎么样?”

        圆脸宫女口中话语早已戛然而止,满脸惊怒,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家公子拿出了秽煞阴雷,对方竟还敢这般大模大样出手。

        唐红菱等人见此,也神色各异。

        “好胆量!说吧,你想怎么样?”公孙元武脸上肌肉抽搐两下,反而显得十分平静。

        “将储物袋交出来,给我滚出天兵阁,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钟沉将金色巨剑往身前一横,森然说道。

        “不可能,我这一次要进入第三层取样东西,就算和你同归于尽也不会放弃的。储物袋更不能给你,但我可给你三千灵玉,你我就此罢手。”公孙元武毫不犹豫地回道。

        “拿五千灵玉出来,我就可容你进入第三层。”钟沉看着锦衣青年好一会儿,似判断对方先前之言的真假后,才冷冷回道。

        “可以,这里东西的价值绰绰有余。”公孙元武不加思索地点下头,将手中半截斧柄一收,一把将腰间某个皮袋摘下,抛了出来。

        钟沉见对方表现得这般干脆,有些意外,但一把接过皮袋,用神念往里面一扫后,就再无二话的立刻转身就走,同时手中金色巨剑一闪的消失不见,身上蓝晶甲更是以惊人速度缩回了手腕上的血脉印记中。

        唐红菱见此,瞳孔微微一缩,似乎想起了什么。

        钟依云等到钟沉走回来后,却主动凑了过去,瞪大眼睛的问道:“你真的就这样放过那家伙了?”

        “不放过又能怎样,难道还真和他同归于尽不成?”钟沉没有好气地回道。

        “胆小鬼!那秽煞阴雷威力名气虽大,但真实威力说不定没有传闻中那般厉害。要是换成钟道天,一定不会这般放过对方的。”钟依云撇撇嘴的说道。

        “钟道天是钟道天,我是我!你想知道秽煞阴雷的威力是否属实,可以亲自上去试上一试。”钟沉闻言,瞅了此女一眼。

        他此战虽然依靠九首鬼鸠的血脉之力大占上风,但对方身为公孙家嫡长子,怎可能没有除了秽煞阴雷外的其他压箱底手段。他虽然对血脉印记的真正威力大有信心,可也绝不想真逼急了对方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