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三章 公孙元武
  • 第三十三章 公孙元武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钟沉在不远处,目睹此景也是一愣,目光往此甲士头颅凹陷处再仔细凝望一下后,顿时有些恍然。

        旁边的唐红菱也似乎同样看出了什么,黛眉一皱后,突然开口说了一声:“依云,回来吧。这两个不是人,是傀儡,何必和它们硬拼什么。”

        “什么,这两个家伙也是傀儡!”钟依云大吃一惊,才发现那名甲士头颅凹陷的中心处,露出一点点闪动金属光泽的东西,明显并非血肉之躯。

        “真晦气!我还以为它们是不死之身呢!”钟依云失去了再争斗的兴趣,手中棍子一横,就要退回去。

        但锦衣青年见此,却冷冷一声:“金奴全都出手,将此女拿下。”

        话音刚落,其他六名金色甲士纷纷腾空而起,直奔少女扑来。

        被阵阵水波困住的两名金色甲士,也体表蓦然金光流转,双臂一挥,就硬生生挣脱困束而出,再次挥动长戈冲少女斩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唐红菱“唰”的一下,身形骤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两名正挥戈斩下的金甲卫士身前红色纤影一闪,“轰轰”两声,两团火云凭空爆裂而开,气浪瞬间将二者吹飞了出去。

        接着,其他六名冲过来的甲士,则只觉眼前红光一闪,一道龙卷火柱在他们中间冲天而起,滚滚火浪将一干甲士吹得向后跌跄而去,甲衣都呈现消融之状。

        钟沉见此,瞳孔微微一缩,慕容双此女则睁大双眼,满是吃惊之色。

        火柱发出的火焰一卷收缩后,唐红菱倩影显露而出,赤手空拳,看着锦衣青年冷冷说道:“不管阁下是什么人,若想在我唐红菱面前逞凶,那可是找错地方了。”

        “风火之术!你就是唐红菱,天南年轻修仙者中的第一人。”锦衣青年一听红衣女子报出自己名字,也是一呆。

        “怎么,小女子的名头还有人假冒不成?”唐红菱一脸淡然的模样。

        “你和此女是什么关系?”锦衣青年看钟依云一眼,又望了望唐红菱,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依云是我表妹,阁下有什么意见吗?”唐红菱面无表情。

        “哼,唐红菱,就算此女和你大有关系,但拿了金戈剑的话,也休想本公子善罢甘休!”锦衣青年等一干金甲卫士重新站起,阴森说道。

        “有什么事情,我替依云妹妹全接下了。”唐红菱毫不客气。

        “哈哈,好,好!别人怕你这个天南年轻一辈第一人,但我公孙元武可不怕。”锦衣青年大怒起来。

        “公孙元武,你是西元州公孙家的人?”唐红菱闻言有些意外。

        “不错,本公子就是公孙家这一代的嫡系大公子,日后必将掌控公孙世家之人。你们唐家虽然也算仙族世家,但如何能和我公孙家相比。唐红菱,你要识趣的话,就让这丫头将金戈剑交出来,本公子看在唐家面子上,也就不再多追究了。”公孙元武深吸一口气后,断然道。

        “我早就听族中前辈说过,西元州的公孙家自大之极,一向以仙族第一世家自称,原本还是将信将疑,今日一见,却不得不信了。”唐红菱听完后,不怒反笑了起来。

        “大胆!”

        “竟然敢对公孙家出言不逊!”

        锦衣青年后面的两名宫装婢女,一听唐红菱之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怒交加的大声呵斥起来。

        公孙元武面上反而冷静下来,冲身后两女一摆手,就冷冷的冲唐红菱说道:“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本公子也不得不领教唐家的神通,不知唐小姐的风火之术修炼到了何种层次,希望不会让我太过失望。本公子若是胜了,你不但需要磕头认错,金戈剑也必须交出来。”

        “什么金戈剑?你一口一个金戈剑,本小姐什么时候见过此剑了。”一直听着唐红菱和公孙元武交谈的钟依云,再也忍不住的大叫起来,气冲冲地将手中棍子往地上一插。

        “砰”的一声,碎石崩裂,青石地面瞬间裂开一条深深缝隙。

        钟沉面无表情。

        慕容双听到这里,不禁偷偷望了钟沉一眼。

        “不是你这怪力丫头拿的金戈剑,还有谁能拔出此剑来?你以为你这般说,我就会相信了。”公孙元武双目寒光闪动,根本不相信的模样。

        “你说谁是怪力丫头!”钟依云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住的爆发起来,一把将棍子拔出,就要再冲上去,但旁边人影一晃,却被唐红菱一把按住了肩头,将其硬生生压在了原地。

        “我和依云妹妹一路同行,根本没碰见过插有金戈剑的试剑阁,你不会连我的话也不信吧。那柄金戈剑若真被人拔了出来,我也大感兴趣是何人所为。”唐红菱不紧不慢的言道,目光却若有若无地扫了旁边的钟沉一眼。

        “不是这丫头?但是走在本公子前面闯入天兵阁的,也只有你们几个。不是你们的话,难道是他们两个?小子,东西可是你们取走的?”公孙元武闻言神色微动,将怀疑目光望向了钟沉和慕容双两人身上。

        “不错,金戈剑是在钟某身上。”钟沉见公孙元武终于问到了自己,微微一笑后,竟坦然承认了。

        这话一出口,锦衣青年先是一愣,随之脸色铁青,目中满是杀机。

        “钟沉,金戈剑是你拿的,干嘛刚才不说出来,还让本小姐背了这个黑锅。”钟依云听到钟沉之言,小脸也满是愠怒。

        “刚才可没人问过我,现在这位公孙道友一问,我不就如实回答了。”钟沉不动声色的回道。

        “小子,你胆敢戏耍我,金奴,给我将他拿下!”公孙元武再也压不住心中怒火,一声吩咐。

        “嗖嗖”几声,八名金甲卫当即弹跳而起,挥动长戈直扑钟沉而去。

        唐红菱见此,站在原地未动,只是用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这一切。

        钟依云则满脸犹豫,显然还未想好是否要出手相帮。

        倒是慕容双急忙从袖中取出双刃,但未等她有何动作,钟沉已经一声低喝,体表蓝光一闪,一层蓝晶就已经覆盖了半边身躯,左手再单一抓,一柄丈许长的金灿灿巨剑就凭空出现,闪电般向前方斩出八下

        “轰轰”几声巨响。

        八道金濛濛剑影卷起一道金濛濛飓风冲天而起,八具甲士手中长戈和身躯,在飓风中瞬间寸寸碎裂而开,无数金色碎片傀儡零件四溅飞射开来。

        “你竟然能驱使动金戈剑!”公孙元武一见钟沉手中的金色巨剑,又喜又怒。喜的是,此剑果然在钟沉手中,怒的是金戈剑威力果然惊人,转眼间就将八具傀儡破坏了。

        更让他在意的是,钟沉竟然是依靠自身之力挥动金戈剑,根本没有用“万钧符”。难道自家老祖所说有误,此剑分量其实并没有真的那般沉重,只要拔出来就可驱使如意了。

        公孙元武面上仍然保持着怒色,但心中各种念头飞转。

        至于那八具金甲傀儡碎裂成如此模样,自然根本不可能修复了。

        钟依云虽然一向自持手中棍子威力惊人,但看到钟沉手中巨剑的破坏力后,也不禁吐了吐香舌。

        唐红菱面色如常,却不禁抬手捋了捋肩头秀发,美眸微微闪动不已。

        “果然有些本事,既然这样,本公子亲自会会你吧。看看能将此剑拔出之人,到底具有何种神通。”公孙元武终于拿定了主意,面上狞笑一现后,袖子一抖,手中就多出一柄晶莹剔透的白色小斧,只有数寸来长。

        “公子,你是何等身份之人,还是让奴婢二人出马,将这贼子擒下吧。”锦衣青年身后两名宫装婢女互望一眼后,共同上前一步,躬身说道。

        “哼,你们太小瞧金戈剑的威力了,你们两个不行。”公孙元武一摆手,否决道。

        两名宫装婢女只能听命重新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