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二章 力战
  • 第三十二章 力战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有没有搞错,这就是第三层入口的守卫?”钟依云望着远处站立的庞然大物,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的难以置信。

        此刻她和唐红菱,正站在一个有七八条通道入口汇聚的路口处,而在不远处的某扇巨大青色石门前,赫然站立着一具七八丈高的青铜巨人,三头六臂,手中各持着刀、叉、斧、钺等六种不同兵刃,在石门前一站,就仿佛巨墙般将整扇门堵得严严实实。

        更离谱的是,青铜巨人在钟依云方一出现的时候,就活人般的立刻六目同时朝二女所在冷冷望了过来,竟仿佛本身就有灵智一般。

        唐红菱看着青铜巨人,脸上也首次有了凝重之色,半晌后缓缓说道:“这应该是一具灵傫,已经有了初步简单的灵智,和前面死物一般的傀儡截然不同。不过的确有些古怪,此种级别的傀儡应该在第三层时,才有极小几率碰到,怎会在第二层就出现了。”

        “红菱姐,别说废话了,你能对付这东西吗,光看它体型,我就觉得很难缠了。”钟依云两眼一翻的嚷嚷道。

        “灵傫这东西极可怕,我就算能对付,也难以全身而退。以往可有过五六名筑基圆满修仙者联手,都被这种级别灵傫轰杀的先例。”唐红菱面露犹豫之色。

        “再加上我呢!”钟依云不加思索的问道。

        “你擅长的功法,对付这种巨型傀儡效果不大。”唐红菱摇摇头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止步在这里了吗?”钟依云失望起来。

        “这倒也不用,我动用一种压箱手段,应该也能将这具灵傫压住,但到后面的太乙丹争夺,恐怕就大落下风了。特别是钟道天那家伙,这手段原本是为其准备的。”唐红菱微微一笑。

        “可是我听说,第三层有可能出现很多好东西,说不定就有提升凝结金丹品阶的灵丹。红菱姐,我们已经到了这里,就这样放弃也未免太可惜了。”钟依云大为不舍的言道。

        “你急什么,光我们两个对付这大家伙是有些麻烦,但要是再多两三个帮手的话,就绝无问题了。”唐红菱闻言,胸有成竹的说道。

        “哦,你说的是我们钟家那两人和越千愁。也是,这里是第三层的唯一入口,他们几个肯定也会过来的。”钟依云恍然大悟,高兴的拍起手来。

        就在这时,她们站立之处的另一条通道入口方向,有脚步声响起,随即一男一女走了出来,正是钟沉和慕容双。

        “哈哈,正说着呢,帮手就来了。你们两个快过来啊,等你们好久了。”钟依云一见二人,眉开眼笑的连连招手。

        钟沉见此一怔,慕容双则满脸的茫然。

        “唐姑娘,你们这是……”钟沉冲着二女中,明显能做主的唐红菱开口问道。

        “道友看看那边的守卫就明白了。”唐红菱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冲石门前的青铜傀儡指了指。

        “灵傫!”

        钟沉也算是见多识广,目光一接触青铜巨人冰冷的眼神,顿时面色一变。

        “原本我们两个已经有放弃的打算,但现在有二位相助的话,情形自然不一样了。”唐红菱淡淡说道。

        “的确,如此一个大家伙,是需要联手才能对付的。”钟沉眉头皱了皱后,缓缓点了点头。

        “我们四个联手的话,对付这大家伙自然没问题了。对了,你们两个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在钟家经常闭关,倒是没有见过你们两个。”钟依云也满脸欢笑,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钟沉,庶系弟子而已。”

        “依云小姐,小妹慕容双,钟家外姓弟子。”

        “你就是钟沉,钟道天的弟弟?啧啧,我倒是听过你的名字好久了,没想到你竟然长的这般模样。”原本笑眯眯的钟依云一听钟沉之名,先是一呆,随之讶然的围着钟沉转了两圈,一副啧啧称奇模样。

        “钟道天是钟道天,我是我,依云姑娘无需将我两人扯到一起。”钟沉眉梢一挑,平静的说道。

        “就知道你们这些庶系弟子,和我们嫡系无法说到一块儿去,本姑娘也懒得再多问了。红菱姐,帮手已经来了,我们动手吧。”钟依云闻言撇撇嘴,仿佛一下子对钟沉失去了兴趣。

        “这个自然,对付灵傫也无需什么策略,到时我接它的主要攻击,你们三个尽管从侧面施展威力最大的手段,将其核心破坏掉即可。”

        唐红菱听到钟沉是钟道天之弟时,也有些意外,深深看了钟沉一眼后,才缓缓接口道。

        对这位天南年轻修仙者第一人的话,钟沉几人自然没有反对意思,再略一商量两句后,就打算冲那青铜灵傫动手了。

        但就在这时,附近某条通道中再次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又有一队人走了出来,足有十来个,前面一男两女,后面八名持戈的金甲卫士。

        正是锦衣青年一行人。

        锦衣青年一看到第三层入口处的四人,双目大亮,目光在钟沉、唐红菱等人身上一一扫过,就厉声问道:“前面的金戈剑被谁给收走了,现在乖乖给本公子献出来,可饶你不死!”

        这般话语一出,无论钟沉还是唐红菱都面面相觑。

        钟依云闻言大怒,小脸一扳,柳眉倒竖,不客气的反击道:“哪家跑出来的疯狗,敢在我们跟前乱吠,赶紧给本姑娘滚!”

        “小丫头,你知道我家公子是什么身份,竟敢如此无礼。公子,让金奴好好教训她一顿。”锦衣青年后面两名宫装婢女中的一个,闻言顿时大怒。

        “也好,哪怕是天南仙族世家之人,对本公子这般不敬,也需严加惩治一二。七号八号金奴出列,将这丫头给我抓过来。”锦衣青年听到钟依云先前话语,面上也满是阴沉之色,再听到贴身丫鬟如此一说,立刻点头吩咐道。

        此话一出口,后面八名金甲卫士中的两人,立刻整齐地大步走向钟依云。

        “找死!”

        钟依云见此情形,小嘴咬牙切齿的说道,单手一抓,一枚蓝光闪闪的符箓浮现而出,两手再一搓后,竟然化为了一根蓝濛濛长棍,一箭步上前,举棍一扫。

        两名金甲卫士各自举戈一挡,“砰砰”两声,连人带戈仿佛麻袋般的飞出,重重撞在了附近坚硬石壁上,硬生生砸出两个半尺深的人形凹坑来。

        钟依云看似娇小的身躯,竟蕴含着莫大神力!

        锦衣青年也是大吃一惊,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顿时换上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少女。

        后面那个叫小灵的圆脸宫装婢女,更是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公子,此女力量如此惊人,金戈剑十有**就在她手上,否则也不会反应这般激烈的。”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过她若真以为,这样就能打败七号八号金卫,那就是大错特错了。”锦衣青年冷冷的说道。

        这时,钟依云大展威风后,提着棍子就要冲锦衣青年而来,但就在这时,“嗖嗖”两声,两名镶嵌在石壁上的金甲卫士,仿佛有弹簧般的弹跳而出,两柄长戈更化为两道寒光直奔钟依云斩去。

        少女见此一怔,她对自己这柄棍子的威力清楚得很!

        两名对手竟然看起来没有大碍,实在出乎其预料之外,但对方攻击在眼前,当即也顾不得多想什么,手中棍子只是一抖,顿时将两柄长戈挑开,同时棍子顺势狂舞而起。

        波浪声大起!

        一股股蓝色水波从棍子两端狂涌而出,交织收缩,瞬间就将两名甲士困在其中,动作变得迟缓起来。

        少女接着娇叱一声,手中蓝色长棍迎风一晃,粗大了近半有余,只是一个模糊,就结结实实砸在了一名甲士的头盔上。

        “轰”的一声,看似坚硬的金色头盔碎裂而开,里面头颅天灵盖凹陷进去,但这名甲士只是晃了一晃,竟然若无其事的模样。

        这一下,钟依云真大吃一惊!

        这两名对手是不死之身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