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三十一章 金戈剑
  • 第三十一章 金戈剑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几乎同一时间,钟沉单足一踩地面,“嗖”的一声,直接出现在了狮面傀儡头上方,再深吸一口气,身形往下一沉,被蓝晶包裹的单足就狠狠踩在了傀儡天灵盖上。

        “咔嚓!”

        狮面傀儡头颅瞬间浮现一道道裂纹,随之化为无数碎片的崩溃开来,无头身躯一晃,倒在了地上。

        慕容双在旁边看得小嘴大张!

        此刻的钟沉被蓝色晶体覆盖,面上还被一个鸟首面具覆盖,再加上先前一足踩碎狮面傀儡的一幕,给人一种根本无法战胜的强大气势。

        “沉大哥,对不起,我先前没有缠住那具傀儡。”片刻后,慕容双才如梦方醒,忙解释道。

        “这次不怨你,这两头傀儡的确远比前面厉害得多,我也是动了不少法力,才能这般速战速决的,只希望这柄金戈剑真像传闻中那般灵验。”钟沉摆摆手,淡淡说道。

        “对了,以沉大哥的神力,不知能够将此剑提起几分来。”一提起金戈剑,慕容双又精神了几分。

        “这要试上一试才能知道了。”钟沉目光看向大厅中间的金色巨剑,面具下的脸孔也有几分跃跃欲试神色。

        “让我先抛砖引玉试下如何?”慕容双眨了眨眼睛,说道。

        “随你。”钟沉不置可否的样子。

        慕容双闻言一喜,当即走到了大厅中心处的石台上,先一口气给自己施展了数种辅助法术,又痛惜万分地掏出一张淡银色符箓给自己拍上,这才双手握住巨剑手柄处,用力往外拉扯起来。

        一炷香工夫后,此女垂头丧气地从石台上走了下来。

        因为,那柄金戈剑从头到尾纹丝未动。

        “这剑如此沉,怪不得从未有人能够拔出来,我看就算晃动一二都不是轻易的事情。”此女走回到钟沉旁边后,悻悻然说道。

        钟沉却毫不意外,这柄金戈剑要真是如此容易被拔出,又怎会有这般大名头,奖励东西更谈不上珍稀可言了。

        “让我试试吧。”钟沉再打量了金色巨剑几眼,就缓缓走上了石台,围着巨剑转了几圈。

        这柄金戈剑除了宽厚异常,柄部特别长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仿佛只是一把放大了数倍的普通巨剑而已,只是大半部分深深没入石台之中,只露出三尺来长的手柄部分。

        钟沉终于停下了脚步,一抬手,一把抓住了巨剑手柄,微微一用力。

        剑柄晃了一晃。

        慕容双在下面看得心中一跳。

        她先前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外加各种增益辅助,都未能撼动此剑分毫,结果钟沉上去一只手就做到了此事,二者力量上的悬殊,也只能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了。

        这时,钟沉瞳孔一缩,“啪”的一声,将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剑柄之上,脸上面具灵光闪动,背后三只蓝色鸟首法相再次狰狞地浮现而出,同时双臂腰肢狠狠一发力。

        “嗡嗡”声大响!

        在慕容双吃惊的目光下,金色巨剑寸寸的被拔了出来,但剑身被拔出了近半的时候,却嘎吱一声,再次不动起来。

        钟沉只觉手中巨剑之沉,比起开始时何止增加了倍许,并且似乎还在一点点变得更加沉重。即使他此刻将全身力气都用了出来,也只能勉强维持巨剑拔出部分不再重新没入石台中。

        “有些意思。”

        钟沉发出一声低沉自语,深吸一口气后,背后三首鸟首法相两侧蓝光大放,在阵阵虚空颤抖中,又有两颗鸟首破空浮现而出。方一出现,就和原先三颗鸟首互相呲牙咧嘴,凶悍异常的模样。

        与此同时,钟沉体表覆盖的蓝晶一阵流转,竟幻化成了一具精美异常的蓝色甲衣,表面浮现一枚枚翎羽般的精美花纹,双手双腿和胸口处,各自浮现出栩栩如生的鸟首浮雕图案,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神秘感觉。

        钟沉一声大吼,身躯爆发出一股冲天气势,浑身再一发力,背后的五颗蓝色鸟首同时仰首无声长鸣,双臂瞬间粗大了一圈有余,体表覆盖的蓝色晶甲上,每一枚翎羽花纹都绽放出刺目光芒,原本已经停滞的剑身又一点点被拔了出来。

        “仓啷啷”一声清响!

        巨剑彻底从石台上被拔了出来,全部剑身锃亮森然,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寒之气散发而出。

        他动用了鬼鸠的五首之力,终于将此剑拔了出来,这柄金戈剑恐怕足有万斤之沉。

        慕容双看着这一幕,张了张樱口,却彻底无言了。

        不过奖赏宝物又在哪里?

        钟沉目光往石台其他地方扫去。

        按照传闻,根据拔出巨剑程度多少,会在石台上直接出现赏赐的丹药、灵器之类东西。

        一炷香工夫后,石台上除了拔出巨剑所留的黑乎乎孔洞外,丝毫动静没有。

        钟沉脸色有些难看了,这次不惜耗费血脉印记能量,甚至动用了五首之力,难道一无所获?

        “沉大哥,莫非这金戈剑就是赐给的宝物?”慕容双终于用弱弱的声音说了一句。

        “这口剑吗?”钟沉有些恍然,下意识地挥动了下手中之物。

        “呼”的一声,巨剑看似平常一动,却刮起一阵狂风,让附近虚空都跟着扭曲模糊。

        “果然是不下于极品法器的宝物,但是如此重的东西,就算金丹修士,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够驱使如意吧。”钟沉先为巨剑威力一惊,接着又有点头痛。

        这金戈剑纵然破坏力惊人,但他只有在动用血脉之力的情况下才能驱使。如此一来,自然价值大打折扣。

        算了,不管怎么样,先将此宝祭炼了再说吧。钟沉略一犹豫就有了决定,让慕容双在门口警戒一二后,自己就在石台上盘膝而坐,将巨剑横放身前,加以祭炼起来。

        ……

        两个时辰后。

        锦衣青年出现在大厅中,看着空空如也的石台,再也忍不住的暴跳如雷起来。

        “怎么回事,竟有人在我之前拿走了金戈剑,难道还有第二人带了万钧符不成?若没有此符的话,怎可能有人拔得出金戈剑?没有了此剑,我收服那具天级傀儡的把握,岂不又少了两成。”

        旁边的两名宫装婢女互望一眼,同样满脸的惊疑,不敢接话。

        那八名金甲卫士却面无表情。

        “走,从痕迹上看,拿走金戈剑的小贼绝对没有走太远,我还是有希望在第三层前将其堵住的。毕竟和前面一层不同,进入第三层的入口只有一个,到时我定要将这贼子抽筋扒皮!”锦衣青年毕竟不是一般修仙家族弟子,大发雷霆一番后,终于恢复冷静,恶狠狠的做出了决定。

        两名宫装婢女自然不会反对,一干人等急匆匆的也离开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