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二十六章 天兵阁(一)
  • 第二十六章 天兵阁(一)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轰”的一声,他身形骤然往下一沉,重重落到了后面的某条石街上。

        “果然如此,这里不但有禁空,还有重力禁制。”钟沉毫不意外的,活动了下有些异样沉重的手脚,喃喃了一声,沿着街道大步向前走去。

        慕容双同样尾随在后,但小步迈动间,明显大为吃力。

        二人一前一后,尚未走出里许,旁边一座看似半塌的房屋突然崩裂而开,从中跳出一条六七丈长的巨大蜈蚣来。

        钟沉先一怔,但马上就看清楚了,此蜈蚣体表锈迹斑斑,节节身躯间更可见一枚枚链接而成的巨大铁环,正是一只傀儡兽。

        “嗖”的一声,他脸色一沉,袖子一抖,一道青光飞卷而出,瞬间将蜈蚣斩得七零八落。

        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已经变成七八截的蜈蚣残躯,在“咔嚓”之声中,从两端又各冒出一截头颅和尾巴,化为七八条小蜈蚣的再次扑向钟沉。

        “咦?”钟沉纵然见多识广,见此情形也是大感意外,但手中法决却丝毫未停,只是再冲前方一点,青色剑光骤然暴涨,化为层层剑幕将小蜈蚣傀儡再次淹没其中,一一斩爆开来。

        当他从傀儡碎片中捡起一颗绿色晶石,眉头微微皱起。

        刚进来遭遇的第一头傀儡就有些棘手,等进到中心处甚至天兵阁深处,所遇傀儡的强大可想而知了。

        不过他也并非常人,将心中警惕再提高了三分后,就继续向前而行。

        半日后,钟沉终于出现在了古城中心处,一座小山般的巨大殿阁前,身上衣衫看似无恙,但神色间明显露出些许疲惫之色。

        至于跟在其身后的慕容双,早已气喘吁吁,香汗淋淋,一副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柔弱模样。

        钟沉没有理会身后女子,抬首望了望面前十几丈高、黑黝黝仿佛生铁铸成的厚厚大门,不禁眯了一下双眼。

        在大门顶部上方一点的位置,悬挂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银色牌匾,上面用上古文字书写着“天兵阁”三个巨大金字。

        “沉大哥,这门如此坚固,我们如何进去。”慕容双终于平缓了喘息,俏生生的在后面小声问了一句。

        “嘿嘿,一般办法自然不行……”

        钟沉对此女先前数次陷入险境,还能坚持一路跟来的韧性,真有几分佩服了,倒也不好板着脸不理会,正想要说些什么时,忽然脸色一变,猛然抬首往高空中望去。

        “嗖”的一声,一团天外陨石般的黑影从高空急坠而下,正好砸在了钟沉和天兵阁中间的空地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看似坚硬异常的石地,当场碎裂而开,一股黄濛濛的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钟沉惊怒交加,袖子一抖,狂风刮过,将一切吹得干干净净,前方终于显露得真真切切起来。

        只见天兵阁大门的地面上,赫然多出了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巨坑,坑底深不可测,还往外冒着丝丝的热气。

        后面一点的慕容双,已看得目瞪口呆了。

        钟沉面色凝重,缓缓向前,似乎打算看个究竟,但就在这时,巨坑骤然间一晃,一个圆乎乎的巨物从中弹跳而出,再嘎吱一阵乱响变形后,赫然化为一头红色巨龟,背部遍布黑幽幽铁刺,看起来好不狰狞可怖。

        “傀儡兽?”钟沉脚步一顿,为之一怔。

        “真是痛死了,都说这地方禁空禁制厉害异常,竟然是真的。要不是我这头小玄武兽,恐怕这一下子就要半条小命了。”

        玄武兽体内,突然传出一阵呲牙咧嘴般的少年声音,接着某块龟壳一打而开,从中走出一名按着额头的黑衣少年来。

        “越千愁!”

        钟沉看清楚少年的面容,讶然起来。

        黑衣少年,正是和钟道天并列齐名天南的越家天才,号称修炼天资千年一见的越千愁。

        “咦,你们两个是钟家的人,和钟道天是什么关系?”黑衣少年这才看到钟沉、慕容双两人,呲牙的将手掌从额头放下后,用漫不经心的口气问了一句。

        “我和钟道天不熟,倒是你越千愁的大名,闻名已久了。”钟沉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回道。

        “是吗,但怎么你给我的感觉,和钟道天有几分相似?难道是我的错觉吗?管他的,不管是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来到这座梦寐以求的天兵阁了。哈哈,地级傀儡,我来了……”黑衣少年先是仔细看了钟沉两眼,就蓦然两手掐腰地哈哈大笑起来。

        钟沉见此,顿时有些无语了。

        这位越家天之骄子的性格,实在是大大出乎其预料。

        慕容双也是杏目圆睁!

        “越千愁,不要跑,你不是号称天南第一天才吗,怎么见了本小姐反而逃之夭夭了。”

        就在这时,从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黄鹂般的少女声音,一名紫衣少女和一名背插双刀、红色衣衫的女子出现在不远处街道上。

        却是钟家三子唯一的女性钟依云,以及天南年轻一辈排名第一的唐红菱。

        看二女并肩而行的模样,似乎大有交情,关系匪浅。

        越千愁一见二女,脸色大变,忙叫了一声“姑奶奶来了”,就立刻钻入龟壳之中。

        下一刻,巨龟傀儡就在机关声中变形紧缩,化为一个刺猬般的巨大刺球,蹦入巨坑飞快转动起来,转眼间就没入地下泥土中不见了踪影,只在巨坑中留下一条黑乎乎的地下通道来。

        “红菱姐姐,越千愁这小子又跑掉了,我还想要和他比个高低呢?”唐依云几步冲过来,目睹此景,满脸不忿的说道。

        “算了,你就算追上千愁这小子,难道还真能逼他动手不成。倒是这里有人比我们先来到天兵阁,实在有些出乎预料。”唐红菱轻飘飘紧随钟依云,却朝钟沉、慕容双所在扫了一眼,平静的说道。

        “这两个我有些眼熟,好像是我们钟家庶系弟子?喂,你们两个叫什么?”钟依云闻言,这才好奇地看向钟沉二人,坦然问道。

        钟沉根本没有理睬少女,反而大步向天兵阁大门走去。

        慕容双犹豫了一下后,冲二女报以歉然一笑,就忙跟了过去。

        “哼!竟然敢不理睬本姑娘?”钟依云见此一呆,随之不快起来。

        “依云妹妹别急,先看看这二人是如何打开大门的。我没记错的话,天兵阁门户,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开启的。”唐红菱在一旁淡淡说道。

        “就凭他们?天兵阁内何等危险,为了他们着想,还是打发他们离开的好,说不定还能保住小命。”钟依云脑袋一歪,明显有些不屑。

        唐红菱这次只是笑笑,未再多说什么。

        这时,钟沉已经来到巨门近前处,望着黑黝黝的铁壁抬起一手,五指一分的按在了门上。

        “他要做什么,难道打算靠蛮力推开大门,他以为自己是大力妖猿化形而成的吗,要是换成那以一身肌肉吃饭的钟道天,说不定还有几分可能。真是太有意思了,咯咯……”钟依云见此,却大笑了起来,直笑得躬下了身子。

        唐红菱见此,面上也浮现出一丝诧异。

        这时,钟沉面无表情,但口中念念有词,原本手腕上带着的银色护腕再次泛起血光,接着一点蓝晶从中闪现而出,飞快顺着手臂向钟沉身躯蔓延开来,几乎只是两个呼吸间工夫,就覆盖了钟沉半边身躯,甚至脸半边面孔上都凝聚出一只半面的蓝晶鸟面。

        “这是什么功法?”钟依云吃一惊,不禁直起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