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二十五章 蓝袍怪人
  • 第二十五章 蓝袍怪人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紫罗扇!你父亲竟然将他性命相关的本命法器都给你了,看来对你这个长子还真是疼爱有加,但你若以为依仗法器之利,便能击败我们兄弟四人,那就大错特错了。”对面的唐璜见到此幕,先倒吸了一口凉气,随之又战意勃发的说道。

        其他三人似乎与唐璜心意相通,不用言语,四人身形就忽然一收,并排站立一起,同时将手中薄刃高高举起,在嗡嗡声中要施展某种合击秘术。

        钟金龙见此冷哼了一声,招呼两名同伴一声后,手中折扇只是一挥,一圈圈的霞光绽放开来,几乎将身形全都淹没在其中,同时一股惊人气势从紫霞中冲天而起,越来越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谷口方向传来了脚步声,开始模糊不轻,但转眼就清晰异常,似乎速度惊人,马上要到近前模样。

        如此惊人之事,让钟金龙和对面唐璜四兄弟都不禁手中动作一凝,朝谷口方向惊疑地望去。

        “是我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动我东西的都要去死……”

        随着一阵喃喃自语般的男子声音传来,一个人影由远及近的出现了,其一步步的看似动作徐缓,但一步迈出,身躯直接横移到了十余丈外,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就到了钟金龙等人近前处,却是一名满脸虬须身披蓝袍的大汉。

        这大汉生得十分威猛,但两眼发直,嘴角口水流淌不已,口中不停嘟囔着重复话语:“是我的,都是我的,动我东西的都要去死……”

        看起来竟是一个憨傻之人!

        钟金龙等人见此,不禁面面相觑。

        但蓝袍大汉动作何等迅急,再迈出几步后,就正好到了旁边地上的炎角兔尸体旁边,原本向前的身形一顿的停了下来,目光仍然发直,口中还嘟囔着,却毫不犹豫的一探手,向妖兽头上的赤红独角抓了过去。

        “住手!”

        唐璜见此大怒,手中薄刃一抖,顿时牵动其他三人法器,同时化为一道刀光飞卷而出,在途中合为一体,化为一口七八丈长的惊人寒虹,狠狠冲蓝袍大汉斩下。

        “找死!”

        另一边的钟金龙略一迟疑,未立刻出手,但旁边的一名头发微黄的钟家嫡系子弟,却忍不住咆哮的单手一扬,冲蓝袍大汉轰出七八颗拳头大火球。

        价值数千灵玉的炎角,足以让这位钟家嫡系弟子一时间忘掉了所有忌惮。

        “砰!”

        “轰轰轰……”

        寒虹和连串火球一前一后,近乎同时击在了蓝袍人身上,寒光冲天,火焰滚滚。

        唐璜见此大喜,就算对方再厉害,只要还不是结丹修士,就绝不可能硬挨如此一击而不死。但下一刻,他忽然感觉胸口一疼,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掌从中洞穿而出,手指间捏着一颗微微跳动的心脏。

        蓝袍大汉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背后,并且赤手空拳的无声一击得手。

        “不!”

        唐璜惨叫一声,尚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胸口穿出的手掌就五指用力,“砰”的一声,将心脏捏爆开来,让其身躯一软,瞬间从高空坠落而下。

        “大哥!”

        其他三人见此纷纷眼中冒火,一人又摸出一柄长剑,直接冲上去斩来,另两人则在原地口中念念有词,要施展厉害的秘术掩护。

        蓝袍人口中含糊的嘟囔了一句,肩头一晃,“嗖”一声,身形凭空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冲过去的那名唐家弟子,顿时只觉浑身汗毛倒竖,急忙一个转身,想要说些什么,但已经迟了。

        后面两声惨叫发出,另两名唐家弟子胸口,竟然各被一条手臂洞穿而过,心脏瞬间也被捏爆开来。

        “砰砰!”蓝袍大汉两条手臂一抖,两具尸体就死鱼般的被甩了出去,直往地面掉落而去。

        “我和你拼了!”

        最后一名唐家弟子,一见三兄弟都死在了对方手中,两颗眼珠彻底红了起来,怒吼一声,猛然将舌头咬得粉碎,体表一层乳白色光焰浮现而出,手中长剑往身前一横,再次冲了过去。

        这一次,从他身上爆发的气息,比先前足足强大了一倍以上。

        “我们走。”

        另一边的钟金龙,在脸色连变数下后,猛然低喝一声,手中折扇一挥,大片紫光将三人卷入其中,就化为一团光球向远处破空而走。

        “要死的,动我东西的都要死……”

        “砰!”蓝袍大汉将手臂从最后一名唐家弟子身上抽出,尸体远远抛出后,看了看远处的光球一眼,竟傻笑一下,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冲远处虚空一点。

        嗖!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指尖中激射而出,但一闪就不见了。

        “啊……”

        紫色光球中的黄发青年大叫一声,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钟金龙吓了一跳,仔细看了一眼后,顿时心中一寒。

        只见黄发青年头颅后面,赫然多出了一个细细的血洞,大股黑血正从中咕咕的流淌而出。

        看似厚厚的紫色光幕,竟然丝毫未能阻挡蓝袍大汉的攻击。

        另外一名皮肤黝黑的钟家弟子见此,脸上彻底没有丝毫血色了。

        钟金龙则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的一催法决,体内法力如同洪水般往手中折扇中拼命涌去。

        紫色光球微微一颤后,发出刺耳的尖鸣,就以更加惊人的增速飞驰而去,再几个闪动后,就从天边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远处,蓝袍大汉抬起的手臂缓缓放下,此刻才能看得清楚,其先前点出手指前端的指甲,赫然没了踪影。

        蓝袍看着紫色光球消失的天边,嘴中低声嘟囔了几句,徐徐飘落到下面的妖兽尸体旁边,将炎角一把拔下后,就自顾自的继续向前而去,动作仍然还是那么不急不缓,仿佛要永远这般走下去一样。

        就在蓝袍大汉也渐渐远去的时候,炎角兔尸体旁,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具数丈高的儒生模样石像,静静地看着大汉的背影彻底消失,才一个模糊的同样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钟沉看着眼前连绵一起,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高大青石围墙,面上现出沉吟的神色。

        此地其实是一座废弃的古城,里面虽然没有妖兽,却有无数各种各样的上古傀儡,危险程度丝毫不下于梦魇宫其他赫赫有名的险地。

        但就是这样一处傀儡之城,中心处却有一座天兵阁,藏有众多上古法器,以及大量未激活的傀儡,这足以在每一次梦魇宫开启时,都吸引大量天南修仙者冒险到此。

        但不可思议的是,无论哪一次将天兵阁中的法器傀儡一扫而空,下次再次开启时,阁中各处仍会出现新的法器傀儡,仿佛整座天兵阁一直有人暗中操纵,每次梦魇宫开启时,都会往其中重新补充一般。

        这种诡异事情,不知让多少修仙者暗暗称奇,但历次都无法探究个明白。

        钟沉脑中想着这些资料,不由的摸了摸手腕上的银色护腕,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向不远处站立的貌美女子冷冷说道:“看在你身为钟家外姓弟子的情分上,我已经在外面救过你一次性命了,到了这里,莫非还要继续跟下去。事先给你说清楚,此地危险远超先前,一旦进入里面,我自顾不暇,绝不会再出手救你半分的。”

        “沉兄放心,承蒙先前相救过一次,我自会铭记大恩,但天兵阁也是小妹难得的机会,我不会避而不进的。”慕容双听到钟沉如此一说,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却没有像以前那般再躲避其目光,反毫不犹豫的回道。

        “随你吧。”钟沉淡淡一句,回过身来不再理会慕容双,身形一动,就轻飘飘的越过眼前的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