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二十章 灵芝马
  • 第二十章 灵芝马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某片黑乎乎的沼泽上空,一只小号巨龟般的傀儡,将一只巨大刺猬般怪兽,硬生生撕裂成数片,在傀儡某部位上赫然印着一个“越”字。

        接着从傀儡中飞出一道人影,从怪兽巢穴中搜出了数颗用途不明的矿石后,就驾驭傀儡再次冲天而去。

        ……

        绿油油的草原上,以唐红菱为首的一干唐家子弟,排列成一个玄妙之极的法阵,神色凝重地和面前密密麻麻的一群牛首鹿身的兽群对峙着。

        在兽群的后方,有一片和其他野草不同的银灿灿花田,芳香扑鼻!

        ……

        某洞窟内,数名修仙者从泥土中起出一株粉红的灵草,全都满脸笑容的庆祝起来。

        就这样,能够通过鬼门关,正式进入到梦魇宫的修仙者们,在短短时间内就体验到了此秘境原生妖兽的可怕,大都开始有了超乎预料的收获。

        钟沉小心趴伏在一片灌木丛后,屏住了呼吸,身上贴着一张淡黄色符箓,将浑身气息收敛得一丝不泄。

        在离他位置三四十丈外的一棵大树下,一头虎首猿身的妖兽双手抱头,双目微合地趴在那里。

        大树躯干某处,一只三五寸高,通体雪白的小马,正来来回回奔跑着,一副玩得不亦乐乎的样子。

        钟沉死死盯着迷你小马,眼都不眨一下。

        他没猜错的话,这东西正是传闻中,千年以上灵芝才可幻化成型的灵芝马。

        灵芝不要说上千年,哪怕是三四百年份的,都是可求不可得的珍稀灵药,诸多可以增进法力的丹药,也都会以灵芝人参这等大补之物作为材料,这千年灵芝马在外界的珍稀程度,可想而知了。

        更何况,千年灵芝马哪怕是不用于炼丹,即使直接生服下去,也可将结丹以下修仙者修为凭空增进一层,对筑基圆满的修仙者更是能弥补亏损精元,瞬间恢复大半法力,根本不是普通丹药可比的。

        钟沉盯着迷你白色小马,心中火热,可当目光转向树下的怪兽后,瞳孔又微微一凝。

        “猿虎兽!”

        据说是大力巨猿和通灵白虎杂交的后代,不但拥有巨猿的恐怖巨力,更拥有白虎的控风之力,一出生就拥有筑基初期的实力,真正长大后,甚至可以对抗金丹期修仙者而不落下风。

        眼前这头灵芝马的伴生猿虎兽,从体型上看显然还未成年,但就是如此,一般筑基圆满修士也无法加以对抗,否则灵芝马近在眼前,钟沉早就出手了。

        不过妖兽就是妖兽,即使实力再强大,也并非无法智取的。

        短短时间内,钟沉就已经找到数个可以引开此兽,抓住灵芝马的办法,只不过这一切都必须等到这头猿虎沉睡后才行。而不久前,此兽才刚一口咬死旁边经过的一头野猪生吞了大半,应该还要再耐心等上一段时间才行。

        钟沉就这般不动一下地趴伏在原地,以灵芝马的价值,足以让他自愿在此多耗费一些时间。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撕裂长空的鸟鸣,接着不远处的树林中,跌跄冲出两道人影来,一男一女。

        男的赤手空拳,身上还背着另外一名男子,女的却手持两口短刃,在略微后面点断后,二者皆都满脸惶恐之色。

        二人的出现,顿时将原本要陷入沉睡的猿虎兽重新惊醒,一下蹦跳而起,双手捶胸地大吼一声,浑身爆发出冲天的惊人气势,恶狠狠盯住了男女二人。

        男女二者一见此兽挡路,大惊失色,但也只能驻足不前了。

        灌木后的钟沉看清楚男女二人的模样后,顿时有些无语了。

        这一对男女,赫然是慕容双和钟岳。至于钟岳背上之人,看服饰多半应该是其兄钟泰,只是身子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同一时间,钟沉目光边缘处也瞥到,灵芝马在慕容双二人出现的瞬间,就一个模糊的直接从大树上消失了,不愧为天生灵物,果然胆子奇小。

        猿虎兽显然对有人将其从半睡中惊醒而大为恼火,盯着钟岳二人的黄色眼珠凶光一闪,似乎就要有所行动。

        就在此刻,又一声先前听到的鸣叫传来,慕容双二人背后的森林中,传出“噼里啪啦”的倒塌声,一头体高四丈,浑身披羽的怪物横冲直撞地冲了出来。

        钟沉先是一愣,再仔细看了数眼后,不禁又是几分无语。

        这竟是一头体型惊人,用双足在陆地上飞奔而行的巨雕。

        此巨禽身躯高大无比,两条下肢更是粗若象腿,不用两侧翅膀费力煽动,就可和人一般的直接在地上直立步行,看气势,丝毫不弱于猿虎兽。

        更让人心中发毛的是,这巨雕两只翅膀张开足有六七丈之长,随意煽动几下后,将两侧挡路的树木轻易切开,仿佛巨刃般犀利无比。

        这头巨禽冲出来看到慕容双二人,立刻两眼通红无比,再一声鸣叫后,双翅一扇,庞大身躯低空而起,直接夹带着狂风向对面扑了过去。

        “吼!”

        猿虎兽见到巨雕先是一呆,但见对方二话不说向自己所在腾空扑来,不由的误会起来,大怒的吼叫一声,不再管看似弱小的慕容双二人,反而身躯一晃,化为一团黑影撞在了低空处的巨雕身上。

        “轰”的一声!

        巨雕和猿虎兽在空中各自跌跄地倒飞而出,一个脖颈处羽毛被拔掉了一大团,一个胸前则多出了几道深深血痕。

        巨雕重新站稳身躯后惊怒交加,两只小眼狠狠盯着猿虎兽,口中发出几下咕咕声,似乎想解释些什么,但猿虎兽胸前受伤却暴跳如雷,两条猿臂又捶了胸膛几下,就一张大口,一团青濛濛头颅大小的气团喷出,同时双足猛然一跺地,就带着恶风的再次扑上前去。

        巨雕怪鸣一声,只能双翅狂扇地也迎了上去。

        一兽一禽,转眼间就厮打在一起。

        慕容双见此大喜,忙冲钟岳使了个眼色,二人立刻无声地向一侧森林中悄然移动而去。

        但只走了几步,忽听上方破空声一响,一只脸盆大小的爪影从天而降,狠狠抓到了附近的地面上,留下数道尺许深的巨大爪痕。

        慕容双一惊,不由的向战团处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巨雕恶狠狠望过来的目光,同时和其争斗的猿虎兽也动作一缓,同样瞪着一双不怀好意的凶眼望来。

        慕容双、钟岳二人同时被两股恐怖气息锁定住,只觉浑身发寒,急忙驻足,哪还敢再移动半分。

        见两名人类又乖乖的呆在原地,巨雕和猿虎兽才重新将注意力放到眼前的大敌上,争斗再次激烈起来。

        只见猿虎兽在连声吼叫中,青色气团不时脱口而出,或化为滚滚狂风,或凝聚成一道道数尺长风刃,同时身形辗转腾挪,两条手臂狂舞不断,仿佛同时幻化成十几条手臂,围着巨雕一阵狂轰乱砸。

        巨雕却举动相反,不但未曾躲闪对方攻击,反而一对巨爪没入地下数尺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浑身翎羽却时不时地刺猬般竖立而起,每一根都锋利无比,往往逼得猿虎兽的拳头不得不避开锋芒。

        巨禽脖颈更仿佛怪蛇般伸缩如意,灵活无比,每一次出击,都逼得对手上蹦下跳。

        这一兽一禽彻底争斗出真火来,所过之处,犹如飓风扫落叶般,树木尽毁,地面坑坑洼洼。

        这一战,一口气持续了大半刻钟,仍未分出胜负来。

        但这时,争斗双方终于开始露出疲惫之态,一禽一兽身躯上伤痕累累,遍布混杂着泥土的斑斑血迹。

        钟沉在灌木中睁大了双眼,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若是他没有料错的话,这场争斗可能马上要有个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