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十四章 三方赌约
  • 正文卷 第十四章 三方赌约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既然打赌方式没有不同意见,那具体要赌何物,我们三个还要商量一二的。”钟全摇头晃脑的继续说道。

        “这有什么可商量的,肯定要拿出价值差不多的宝物吧。这样,我抛砖引玉,这有一块火炎玉髓,足可以价值两三万灵玉,就用此物和二位赌上一把。”越见海闻言,爽快地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盒,将盖子一打开,里面竟有一块鸡蛋大小的黑红玉石,隐约散发着一股惊人热浪。

        “火炎玉髓,这可真是好宝物。看样子,唐某也得拿出一件压箱底的东西来了。”唐玉铭见到黑红色玉石,顿时有些动容,略一思量后,也从袖中摸出一个白色小瓶来,同时往另一只手中倒去,顿时滚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粉红色丹药来。

        此丹药方一出现,一股香甜气息弥漫而开,表面更有丝丝乳白色雾气若隐若现。

        “瑞云丹,竟是此物!”越见海两眼一瞪,失声出口。

        “原来当年乌灵洞中的丹药,是被唐道友得去了。”钟全也脸色一变,大有深意的说道。

        “呵呵,惭愧,当年在下的确比其他道友早到乌灵洞一步,遇到此等丹药怎可能不取。”唐玉铭笑着没有否认。

        “二位道友出手都好大方,这样的话,那钟某就拿这件灵器赌上一赌吧。”钟全手捻胡须半晌后,终于下了什么决心,单手一个翻转,手中多出一面黄光濛濛的铜镜。

        此镜不过巴掌大小,一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米粒大小符文,一面则清澈如水,里面隐约可见一些鸟兽虫鱼之类的虚影浮现。

        “山海镜!钟道友,你拿此物打赌真没问题?这可是你们钟家最有名的法器之一。”唐玉铭看着铜镜,却有些发愣了。

        “不错,山海镜虽然妙用无穷,但你擅自拿来打赌,若真输了,恐怕你们钟家不会善罢甘休吧。”越见海虽然看着铜镜目光异常火热,也十分忌惮的说道。

        “嘿嘿,二位道友乱想什么呢,若是真的山海镜,其价值根本不是灵玉可以衡量的。这只是一件仿品而已,价值应该正好和你们拿出的二物差不多。”钟全闻言,却两眼翻白起来。

        “原来如此,这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即使这件仿品只拥有山海镜十分之一二的威力,用来当赌注也绰绰有余。”唐玉铭松了一口气,总算神色如常了。

        “既然这样,我们击掌为誓。”越见海毫不犹豫的说道。

        钟全和唐玉铭互望一眼后,均都点下头。

        下一刻,三人同时向前飞起,在高空中相隔数十丈距离之遥,各自抬起一条手臂,虚空拍出一掌。

        “轰”的一声巨响,三只颜色各异的巨大手掌虚影,凭空在中心处浮现而出,狠狠撞在了一起。

        刹那间,惊人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三只巨手虚影晃了一晃后,同时碎裂而灭。

        赌约就此正式成立。

        三名金丹修仙者各自回转自己的飞行法器。

        钟全一回到赤光殿内的大厅中,立刻面向众人说道:“你们刚才都听清楚了,这场赌约表面上,只是牵扯到我手中的一件上品法器,实际上却是一次三家间的实力衡量。胜者以后一段时间内,在天南中有足够分量的话语权,其他两家也会自觉的退让三分。所以这场比试,钟家一定要尽量夺取第一,我不管你们是嫡子还是庶子,这一次只要能在梦魇宫夺到太乙丹,我自会重重赏赐下来。”

        其他人听了,自然连声答应。

        “道天,依云,金龙,你们是实力最强的三人,其他两家弟子中的强者,就交给你们来对付了。”钟全慎重地冲钟道天三人嘱咐道。

        “我肉身秘术已经大成,这一次绝对不会输给唐红菱、越千愁二人。”钟道天缓缓说道。

        “全叔,我这次也修了两门厉害的秘术,相信会给唐红菱和越千愁一个大惊喜。”钟金龙则看似十分自信。

        钟家三子中的最后一人,叫依云的宫装少女,只是甜甜一笑,没有说什么。

        长须老者看到三人这般模样,有些欣慰的点下头,再嘱咐了几句后,就叫众人全都散开休息了。

        此刻,离梦魇宫开启应该不久了。

        钟沉先前站在众人中,一直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听闻可以自由休息后,略犹豫一下,便走到大厅角落处盘膝坐下,并闭上双目养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脸色微微一动,面前传来一个男子声音。

        “沉兄,三子都是嫡系中人,这次我们庶系恐怕还要被他们压上一头。此次进入梦魇宫后,不如我们联手一同行动如何?”

        “联手?”钟沉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面前多出三人来,两男一女。

        两名男的看似二十来岁,容貌颇为相似,只是其中一人满头灰发,另外一人乌黑如常。

        说话之人,正是灰发的青年男子。

        女的貌美如花,身材婀娜,竟是慕容双。

        “庶系弟子中原本就以我们这几个实力最强,否则也不会出现在此,若是同心协力的话,未必不能和钟金龙他们争上一争。”灰发青年含笑说道。

        “原来是钟泰、钟岳二位,你们还是找其他人吧。这次能参加梦魇宫的钟家子弟中,庶系只占一小半,就算没有钟道天三人,大家也没有多少出风头的机会。另外,你不会不知道钟云是我兄弟吧,带着此女过来是什么意思?慕容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进入梦魇宫名额的,但最好少出现在我面前。”钟沉扫了三人一眼,淡淡说道。

        “钟沉,别不识抬举?你真以为自己是族长之子就是庶系弟子第一人了,我们兄弟……”

        “岳弟,住口!沉兄不愿意联手那就算了。至于慕容双姑娘,是我当年曾经欠下慕容家一个人情,才会答应在梦魇宫中照料一二的,沉兄不要太多心了。”

        黑发青年刚大怒的说了两句,就被灰发青年一口阻止,颇为忌惮地冲钟沉解释了两句。

        钟沉闻言面无表情。

        这时,慕容双却美目一红,带有些凄艳之美的哀怨道:“沉公子,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是奎少爷想要我这个人,你以为慕容家敢拒绝吗?钟云是对我不错,但他不是长老之子,就算在生死擂上赢了又怎么样?我和奎少爷的婚约是被取消了,但我这个外姓弟子还不是被强行安排到了此行中。以我刚刚筑基的修为进入梦魇宫是九死一生,但我若是不来的话,恐怕慕容家不久后也就不复存在了。”

        “哼!收起你的魅惑之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修炼的是何种功法吗?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慕容家又如何考虑的,但既然当初这么选择了,一切后果自然要自己承担,你们可以离开了。”钟沉听了此女之言,却毫不为动,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黑发青年钟岳不甘心的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其兄长一把抓住胳膊,半拖着拉开了。

        慕容双面容一阵阴晴变化后,只能叹息一声的同样离开。

        钟沉看着三人的背影半晌,才目光下垂地扫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腕。

        在那里,有一个看似不起眼的银白色护腕,将整只手腕全都严严实实的遮住了。

        钟沉嘴角微微一翘后,就再次闭目养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