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十三章 三族齐聚
  • 正文卷 第十三章 三族齐聚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此刻,巨龟已经飞到了黑色漩涡下方处,在空中略一盘旋后,就在离金色龙舟不远的地方,向湖面缓缓落了下去。

        “不知是越家哪位道友到了,唐玉铭有礼。”

        金色龙舟上传出一声晴朗的男子声音,随之从宫殿船舱的最上层,走出一男一女两人来。

        男的四十来岁,手持羽扇,一身儒衫,衣袖飘然。

        女的十**岁,黛眉入鬓,凤目泠然,背插双刀,一身火焰般的赤红衣衫,将完美无瑕的身姿在人前彻底展现无遗。

        “原来唐家领队之人是玉铭道友,真是失敬得很,看来唐家这次,对梦魇宫之行是势在必得了。”

        巨龟上白色光幕一闪的消失不见,同样显露出数十名黑衣男女来,一名头生紫色肉瘤的凶恶男子走了出来,脸上有些意外的模样。

        “原来是越见海道友,道友不是十年前功法反噬走火入魔了吗?”唐玉铭见到凶恶男子,更是大吃一惊。

        “嘿嘿,惭愧得很,越某当年虽然修炼出现问题,但前两年得了另外一番机缘,因祸得福下反而修为更进一步,已经金丹大圆满了。我倒是久闻玉铭道友号称唐家元婴之下第一强者,不知等闲暇时,可有机会交手比试一二?”越见海抬手摸了摸头上的肉瘤,目中凶光一闪的说道。

        “嘿嘿,只是些虚名而已,不过越道友若是真想见识一下唐家的神通,在下自然随时候教。”唐玉铭神色已经恢复如常,闻言嘿嘿一声。

        “那好,一言为定。不过现在嘛,道友可愿和越某打个赌?”越见海点点头,又眼珠一转的说道。

        “打赌?越道友是何意思?”唐玉铭微微一怔。

        “你旁边的小姑娘,应该就是唐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唐红菱吧?我以前即使闭关中,也听说过这丫头的名字,号称是唐家百年一见的修炼奇才。单论名气之大,恐怕连越千愁那小子都稍逊一筹了。这次,就以他二人在梦魇宫的收获打赌如何?”越见海目光落在了其旁边的红衫女子身上,不客气的说道。

        “红菱,上来见过见海前辈。”唐玉铭不置可否,反而冲身边之人吩咐一声。

        “唐红菱见过越前辈!”红衣女子当即上前几步,微微一躬身,不卑不亢的说道。

        “越千愁,你这小子死哪里去了,也给我滚出来。”越见海再打量了此女几眼后,忽然转首大吼一声。

        “七伯,我一直都在这里,你不用喊这么大声吧。晚辈见过唐前辈。”

        巨型海龟上的人群一阵骚动后,从中走来一名只有十五六岁模样的黑衣少年,头上戴着一个黑色发箍,圆乎乎的娃娃脸孔,但满脸无奈的表情。

        “你就是越千愁?听说你十岁筑基,初次代表越家参加三家较技,就和钟道天并列第二了,那时才不过十三岁而已,如今三年过去,以你的天资,恐怕连红菱也已经不如你了。若说红菱和钟道天是百年一遇的天才,那你恐怕是千年才出一个的天之骄子了。”唐玉铭见到黑衣少年,仔细打量一番后,用欣赏的口气说道。

        “不敢,前辈谬赞了,晚辈可不经夸的。”越千愁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回道。

        “哈哈,玉铭道友也别夸他了。千愁虽然天资不错,但是在机关术上花费的时间太多,单论法力精纯的话,还是无法和红菱丫头相比的。”越见海摸了摸头上肉瘤,脸上露出笑容的说道。

        唐红菱神色淡然,看不出其心中在想什么。

        越千愁则看着此女,嬉皮笑脸的样子。

        至于两家其他弟子,更是老老实实的谁也不敢肆意说话。

        “好了,我刚才提的打赌之事,唐道友还没回复我呢,莫非你还真对红菱侄女没有信心不成?”越见海又再次提起了刚才所说的事情。

        “打赌的话……”

        “若是二位真以自家弟子打赌,不如也带上我们钟家吧!而且也不限几名之间,干脆三家所有弟子都参与一把,如何?”

        高空中忽然传来另一个苍老的声音,接着一阵强烈的虚空波动,一团乳白色灵光绽放开来,从中显露出一座赤色宫殿,亩许大小,十几丈之高。

        说话之人,正是站在宫殿大门处的一名长须老者,头发乌黑,红光满面。

        “原来是钟全道友。”

        “赤光殿果然名不虚传,不知何时到的,我二人竟然未曾发现。”

        唐玉铭和越见海见此景,脸色都是一变。

        “哈哈,二位道友莫见怪,钟家也是刚刚到此,正好让我听到了二位交谈的内容。你们也全都出来,见见唐家越家的同辈中人吧。”长须老者却不以为意,反而哈哈一笑,头也不回地吩咐一声。

        下一刻,从宫殿大门内就一哄而出三十多名男女,正是钟家选出进入梦魇宫的一干弟子。

        钟沉正在其中,有意无意的走在了最后几人,毫不起眼的样子。

        一干弟子中,约有十来名钟家弟子簇拥着一名身材修长,面容儒雅的锦衣青年。

        另外一男一女根本不理睬其他人,自顾自地走到黑须老者身后处才站住。

        男的二十来岁,灰色短衣,虎背熊腰,双臂上各自套着一枚乌黑圆环,单手提着一柄黑色长枪,异常彪悍的模样。

        女的十五六岁样子,肌肤如雪,眉眼如画,一身蓝色宫装,看起来楚楚动人,让男人心动不已。

        儒雅青年看到此景,哼了一声后,也离开簇拥着的其他弟子,大步走到了黑须老者旁边。

        “你们三个就是钟家这一代的三子?哪个是钟道天?”越见海看着黑须老者旁边的三人,蓦然问道。

        “晚辈钟道天。”彪悍青年上前一步,一咧嘴,露出雪白牙齿。

        “好,很好。看你的样子,应该修炼过某种特殊炼体之术吧,否则气血不可能如此旺盛。”越见海双目一眯,大有深意的言道。

        “前辈慧眼如炬。”彪悍青年心中一凛,脸上现出几分恭谨。

        越见海点点头,目光只是在钟道天旁边的儒雅青年和少女身上扫了一眼,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宫装少女见此,古怪精灵的一笑。

        儒雅青年却面色有些难看。

        “钟全道友,你刚才所说的三家子弟共同参与打赌,是什么意思?”唐玉铭终于问道。

        “很简单,光是两三人的话,根本无法代表我们三家新一代的真正实力,自然所有子弟都参与的结果才更有说服力,不过,打赌内容要改一改的。”钟全不慌不忙的回道。

        “钟全兄想如何改法?”越见海似乎并不反对。

        “在梦魇宫中,收获具体多少的话,恐怕很难做到一个公认的评估,干脆简单一点,就以太乙丹数量作为标准。哪一家弟子得到的太乙丹最多,就算赢如何?毕竟此丹药,是三家每次进入梦魇宫后都势在必得的。”钟全胸有成竹的言道。

        “如此一来,输赢的确简单了。好,我同意此事。”越见海想了一想,点下头。

        “嗯,我也没有意见,那就如此说定了。”唐玉铭也笑眯眯的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