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血脉同化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血脉同化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不错,不错!”钟沉见此,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再把玩了手中之物片刻,就将其放回地上,再顺势将那柄青色匕首拿到了手中。

        他掂了掂此物后,反手一把抓住柄部,随意挥动了几下,当即点点青芒在附近虚空中绽放而开。

        突然,他五指一松,匕首当即化为一道青光飞射而出,并在其法力控制下,在屋顶处盘旋飞舞了几圈,才老老实实的重新落到其手中。

        钟沉这才点点头。

        青灵匕,用青光铁打造而成的法器,本身轻若无物,锋利异常,无论近战还是远攻都是十分趁手的法器。

        唯一可惜的是,上面并未附加任何法术增幅威能,不过要真有此效果的话,也不是有限灵玉能够拿下来的。

        他将匕首放回原地后,就将三张符箓拿到了手中,一一检查一番。

        这三张符箓,其中两张表面铭印着同样的图案,一个土黄色的沙土状盾牌。唯有最后一张,却是一对半透明状的白色翅膀。

        这三张符箓,赫然都是保命专用的符器,前两张是最常见的防御符器,最后一张却是少见的飞行符器。

        他看到最后一张符箓时,嘴角肌肉不禁抽搐了一下。

        那家坊市中专卖符箓的商铺老板,竟然将这么一张光羽符卖给他八十块灵玉,这可是其他一般攻击性符器的六七倍价格以上。要不是族内售卖符器之处,此类符器早就缺货了,他又何必被对方狠狠宰上这一刀。

        钟沉想到这里,目光最终落到了那只白色玉盒上,将三张符箓收好后,才神色凝重的将玉盒打开,露出一块圆乎乎的拳头大石头。

        正是那枚石化的上古妖兽之卵。

        他为了买下此物,身家的一小半几乎都花在了此上面。但话说回来了,要不是他接触此物时神识中闪过奇怪的画面,会不会买下此物真是两说的事情。

        钟沉看着盒中之物,脸上却慢慢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血脉同化!

        我一名人族,竟然和此物产生了血脉同化现象。

        这个玩笑真是开大了,难道我钟沉天生就有妖兽血脉,其实是一名半妖不成?

        钟沉脸色阴晴不定,半晌后,才从袖中又取出一块玉简,仔细看了起来。

        玉简正是钟云给其的那一枚,里面不但有血脉印记封印盘的使用激发方法,更记载了一些妖兽血脉有关的信息,血脉同化现象赫然就在其中。

        按照玉简中的说法,所谓血脉同化,其实就是具有同种类妖兽血脉植入者间互相感应,低级血脉者很容易被高级血脉者震慑,身心都会被慢慢操控而无法逆转的现象。

        血脉同化进行时,低级血脉者在高级血脉者气息刺激下,会产生一些和血脉者有关的返祖幻觉。

        他当时拿起那枚上古兽卵的时候,所产生的幻觉异象,十有七八和此有关,否则又怎么会花如此高价买回来。但为了真正确定此事无疑,他自然还要再多尝试一二的。

        钟沉思量着,将手中玉简收了起来,将玉盒中的石化之卵拿出,双手小心地托到眼前细看起来。

        此卵从外面来看,不算太光滑,甚至还有些石头才有的黑灰色麻点,但手指接触后,却有一种温热的诡异感觉。

        钟沉凝望着兽卵不动一下,结果片刻工夫后,脑袋就“嗡”的一下,神识一阵恍惚,眼前浮现出一段段诡异的画面。

        他仿佛正在高空中飞翔,下方地面土包般的山峰间,一只被滚滚火焰包裹的黑色巨马,正拼命向前逃遁,其身形骤然往下一降,探出一只小山般的巨爪,一把将此兽从中间抓成两截。接着得意地仰首发出一阵清鸣,左右两侧随之各自又探出一只巨大无比的蓝色鸟首,闪电般叼起一截兽尸吞下,发出和其一般的清鸣声。

        他勉强向左右两侧各自一扫,结果看到的东西让其心中一惊,眼前一切破裂溃散,神识再一恍惚后,石室内的一切重新出现在了眼前。

        他仍然手捧石卵的盘坐在蒲团上,只感到头颅沉重,神识十分的疲惫。

        钟沉倒吸一口凉气,看着手中兽卵的眼神有些发直了。

        他刚才最后看到的画面,赫然是左右两侧,各有四只一般无二的蓝色鸟首,每一只都足有阁楼般大小,脖颈处翎羽仿佛蓝冰般的晶莹剔透,所有蓝色鸟首都生在同一个身躯之上,若是再加上连他自己代表的主头在内,这竟是一只生有九颗头颅的惊天巨禽。

        “九首鬼鸠,这是九首鬼鸠之卵!也只有此上古凶禽才完全吻合。若真是此凶禽的话,这次真是捡到天大的便宜了。”钟沉心念一阵飞快流转,片刻后就找到了答案,倒吸一口凉气,但马上又变得狂喜无比。

        传闻中,九首鬼鸠诞生于先天秽气中,不但能驱使冰寒之力,一出生便能啖鬼食妖,到了成年后更能吃蛟吞凤,就是上古凶兽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恐怖存在。

        若是真用其精血制作出的血脉印记,哪怕只能具备此凶兽百分之一二的天赋威能,也足以让其在梦魇境中横行无忌了。

        钟沉想到这里,将兽卵小心的放回盒中,又从身上取出一些乱七杂八的东西,包括一杆半法器的灵笔,一小瓶调配好的灵液和一些五颜六色的晶石,数块形状不一的玉盘。

        他一把抓住灵笔和装满灵液的小瓶,当即走到石室中心处,开始一点点的描绘起某个法阵来。

        ……

        数日后,钟沉闭关处的大门外,钟图在侍武面前来回走动着,满脸焦急的神色。

        “侍武,沉哥还没有出来吗,真的不能再等了。”钟图蓦然停下脚步,急躁的说道。

        “图少爷,公子进去前吩咐过,在他出来之前,谁也不准打扰。”书童摇摇头,坚持的说道。

        “可是……”

        “钟图,可是该去梦魇宫了?”就在这时,后面忽然传来钟沉的声音。

        “公子!”

        “沉哥,你终于出来了,族中去梦魇宫的队伍马上就要出发了。”

        书童和胖青年闻言,均是大喜,忙转头望去。

        在一阵“嘎吱”的大门打开声中,钟沉走了出来,面带微笑地看向二人。

        ……

        半个月后,琼瑶湖面上,黑色漩涡已经膨胀到了千余亩大小的惊人面积,中心处浮现的黑色宫殿,更是几乎完全显露而出,只有十分之一的剩余部分还在漩涡中若隐若现。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湖面上,已经停了密密麻麻足有百余条大小不一的飞行法器,多数是车舟式样,大的仿若殿阁,小的则只能站立两三人的样子。

        最显眼的是一艘巨型龙舟,前后足有数十丈之长,中心处的宫殿型船舱更是分为三层,表面雕龙画凤,金碧辉煌。

        在龙舟前面的甲板上,站着十几名金色衣衫的年轻男女,对着附近其他飞行法器和黑色漩涡指指点点着,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而附近其他飞行法器上的人,看向龙舟上一干男女的目光,却全都是躲躲闪闪,大为敬畏的模样。

        就在这时,远处天边破空声传来,先是出现一个黑点,接着由远及近,飞快变大。

        有人这才看清,那竟是一只巨型海龟,龟壳淡绿,上面有一层半圆状白色光幕笼罩,里面隐约也站着一些人的样子。

        “哼!是玄武机关兽,越家人也来了。”龙舟上站着的那些年轻男女一看到巨龟,当即有人冷哼着说道。

        “啧啧,早就听说其他两大仙族世家的越家,在机关傀儡兽上造诣非凡,今日亲眼得见,果然名不虚传。”附近一人却两眼放光地盯着巨龟,口中称奇不已。

        “小五,你是第一次见这玄武机关兽才会觉得吃惊,但实际上此机关兽看着体型巨大,防御过人,飞行也不算慢,但所消耗的灵玉却十分惊人。要不是这次梦魇宫开启,越家也不会轻易动用此物的。”旁边第三个人却似乎颇为了解这外形巨龟的机关兽,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倒也是,要论飞行法器的速度,天南州又有哪一件法器能比得上我们唐家这艘璃龙舟!就算是钟家号称隐匿第一的赤光殿,在速度上比璃龙舟也逊色一筹的。”那叫小五的年轻男子连连点头,同样大为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