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七章 生死擂(下)
  • 正文卷 第七章 生死擂(下)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混蛋!竟然用自损精血的秘法,你以后算是彻底完了。但想凭此手段伤我,还是妄想的事情。”钟金奎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手一交手,就立刻使用了拼命的手段,先是一惊,随之又大怒起来。

        他猛然一拍腰间玉佩,一阵龙吟声传来,从中飞出一条白蒙蒙的蛟龙虚影,张牙舞爪地直扑向血虹。

        轰隆隆的一阵雷鸣般巨响!

        蛟龙虚影方一和血虹接触,就立刻被压得节节后退,体型在光芒闪动中飞快缩小起来。

        钟金奎目睹此景,哼了一声,两手模糊的一阵掐诀。

        俊美青年上空当即一阵虚空波动,浮现出一根根绿色藤蔓虚影,飞快交织穿梭,转眼间化为了一张巨大绿网。

        “浮罗刺网!”钟金奎一声低喝,单手五指张开,冲对面虚空一按。

        绿色大网表面一阵灰光流转,生出一根根灰色尖刺,恶狠狠的一落而下。

        钟云见此,二话不说的一仰首,连喷数团精血出去,在“砰砰”声中纷纷爆裂而开,化作团团血雾冲天而起,让那绿色刺网竟然无法落下。

        这时,白色蛟龙虚影已经在与血虹争斗中,缩小到了只有原先一半大小。

        钟金奎目睹此景,脸色真有些难看了,口中咒骂一声“不知死活”后,单手冲高空一点,原本在头顶盘旋的墨绿山峰一飞而出,也加入到了与血虹的争夺中。

        如此一来,钟金奎的法力消耗之大可想而知了,只能从怀中掏出大把各类丹药,往口中一阵狂塞。

        俊美青年却在燃血**支撑下,法力仍然源源不绝,丝毫没有减弱停歇之势,甚至再低吼一声,单足猛一踩地面,身形就仿若弩箭般的直接冲对面激射而去。

        “去死!”

        钟金奎见此,反大喜起来,手腕一抖,手指上戴着的铜戒灵光一闪,一道巨大月牙状风刃喷出,就要将迎面而来的钟云一斩两半。

        钟云面对巨型风刃,双目狠色露出,只是腰肢一扭,身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略微偏过半尺,丝毫没有半分减速的意思。

        “咔嚓”一声!

        纵然俊美青年体表浮现一层白色灵光,但巨型风刃显然犀利无比,一闪而过后,就将一条手臂从肩头处轻易切开。

        青年却趁此机会,扑到了钟金奎面前,大吼一声“血元手”,另一条完好手臂瞬间粗大了一圈,一只赤红拳头狠狠击向了面前的对手。

        这一切只是眨眼间发生的事情。

        “不好!”

        钟金奎虽然法力不弱,但与人争斗的经验并不多,面对青年不惜自残的近身拼命手段,显然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想要再掐诀施法,却已经来不及了,五官面容甚至因为恐惧扭曲成一团。

        “轰”的一声巨响,钟金奎体表突然浮现一口金灿灿的巨钟虚影,赤红拳头击在上面,竟血肉横飞的爆裂开来,甚至连露出的白森森手骨都瞬间断裂成了数截。

        但金钟虚影在挡下这致命一击后,也一闪的溃散消失。

        天空中的白袍男子见此情形,目光一闪,袖中原本已经想要探出的手掌,又微微一滞的缩了回去。

        “金罡罩,这是父亲亲手绘制的金罡符,能够自行激发的。哈哈,钟云,你小子死定了。”死里逃生的钟金奎,大喜的狂笑起来。

        就在这时,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看起来已经身负重伤,再无任何攻击之力的俊美青年,猛然一张口,一道血箭喷出。

        如此近距离下,血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钟金奎面孔上。

        啊的一声惨叫!

        再看场中情形,钟金奎两手捂面地翻身栽倒地上,负痛难忍的打滚起来,犹如杀猪一般。

        钟云在喷出血箭后,不但浑身气息立刻跌落了大半,原本看似年纪苍苍的脸庞,也眨眼间衰老了七八岁,目中厉色一闪,足尖一动,就再扑向有夺妻之恨的对手。

        擂台四周观看的众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大都为钟云的狠辣手段心惊不已。

        这场比试的结果,看来是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了。

        “定!”

        就在这时,俊美青年身上突然浮现出一道白色光环,瞬间收紧,将身躯定在了原地。

        接着,擂台四周禁制光幕一闪消失,白袍男子面色凝重地将手臂放下,从空中徐徐降落到擂台上。

        这时,高空中还在争斗的三件法器,在没有了主人法力的催动下,分别“呜呜”的掉落地上。悬浮僵持的绿色刺网和血云,更是化为点点灵光当场消散。

        “哼,为了一场比试,竟然使用这种自损潜力寿元的邪术,钟云你纵然赢了这次比试,以后也无任何前途可言了,不过这种勇武气势倒也值得族中推崇一二。好了,你可以下去把断臂重新接上了。”白袍男子冲钟云如此说道,接着再冲俊美青年虚空一点,其身上白环也一闪而灭。

        “我……”

        重新恢复行动之力的钟云,看着地面上还在惨叫的钟金奎,有些不甘心的还想说些什么,下一刻却突然身形晃了几晃,就要栽倒在擂台上。

        “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人影,一左一右的搀住了俊美青年,正是钟沉、钟图二人。

        “沉哥,你们怎么来了?”俊美青年一看二人,勉强笑了笑说道。

        “为了一个女人,何苦呢!”

        “老三,你做得不错。”

        钟沉和钟图一个点点头,一个摇头叹气,分别说出了不同的话语。

        这让二人一怔的互望一眼后,又都苦笑了起来。

        接着,钟沉松开手,又过去将钟云擂台上的断臂和长剑法器捡了起来。

        三人接着再向白袍男子告罪一声后,就匆匆离开了擂台,要去族内的药师处将断臂再及时接上。

        说也奇怪,无论钟云断掉的手臂还是肩头处,伤口只见血肉模糊,却未见有丝毫鲜血流出。

        白袍男子这才看了看仍在惨叫打滚的钟金奎,叹了口气,大声宣布这次比试钟云获胜,接着袖子一抖,大片霞光飞卷而出,带着钟金奎直接破空而走了。

        虽然这位嫡子重创不轻,但总算没有丢了性命,并且治好伤也不影响日后的修炼。

        擂台上的众多族内子弟,这才啧啧的再次议论起来,都为这次比试之快和惨烈结果,大为惊叹。

        唯有慕容双双手紧握成拳,脸色异常苍白的在原地一动不动。

        旁边,原本和其一直交谈的那两名庶系弟子,更是远远拉开一段距离,一副已经视此女如水火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