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五章 太阴玄水
  • 正文卷 第五章 太阴玄水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真是想不到,西元州名气不小的元婴强者鬼母,竟然真换人了!原鬼母还陨落在了其妹手中。”钟沉站在大殿中央,望着面前供桌上的神像,脸上浮现出古怪之色道。

        此时已经是半日后,兽面少女在他的吩咐下,被侍武骑着水鹤带着从空中离开,送到一处安全之地。

        按照她所叙述东窑鬼府发生的事情,显然,原鬼母是被其妹联合府内数名长老共同出手暗算了,并且事后展开大清洗,让身为原鬼母侍女的少女也被贬为兽奴,不得不找个机会逃了出来,甚至历尽千难的从西元州逃到相邻的天南来。

        “此事也不算小事,看来等回到族中后要回禀上面一声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取出那样东西来。”

        钟沉思量着,看向神像的目光更热切了几分。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接着侍武笑嘻嘻的声音响了起来:“公子,我没回来晚吧,我已经将木婉儿姐姐送到地方了。”

        “现在时辰正好到那物开启的时间,把我给你的法器取出来吧,想在时辰内完好取出此物,必须有人帮上一把才行。等此事办完,我们也该回族中了,这一趟出来的时间可不算短了。”钟沉头也没回,淡淡的说道。

        “啊,这就要回去了。”侍武一听要回族中,咧了咧嘴,满脸不情愿的神色。

        三个月后。

        钟沉长吐一口气,将体内功法缓缓停了下来,有些不舍地睁开双眼,漠然的扫了一下四周。

        此刻,他正身处钟家专门建造的修炼密室中,不但身下盘坐的地面上绘制了特殊的聚灵法阵,四面墙壁上更是镶嵌了诸多拳头大小的蓝色灵石,让此处水元气之盛几乎是外界的三倍以上。

        当然,如此好的条件,带来的自然是同样惊人的三倍修炼效果。

        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密室修炼,就让钟沉法力再次增进一些,终于成功突破筑基后期,进入到了筑基圆满层次。

        不错,他先前修为并非是马面人等想象的筑基大圆满,只是筑基后期境界而已。

        但因为某种原因,在赌斗时,他的法力精纯程度,已经不在一般筑基圆满修仙者之下,现在的话,恐怕连族中最杰出的嫡系三子,与其相比也难分高下了。

        这也是他在古庙时,一口答应东窑四鬼联手一击的缘由。

        眼下,他只要在圆满层次再打磨一段时间,就可寻找一个机缘将法力凝结成丹,可进阶金丹期了。

        从表面上看,以他不足二十就进入筑基圆满的修炼速度,足以在庶子中名列前茅。

        特别他修炼的还是号称钟家仙术功法中,最慢最平稳的“碧波功”。能在二十岁前将碧波功从“十重境”修炼到“千重境”的子弟,在钟家历史上也不会太多,若是传了出去,恐怕会在族中引起一番不小的骚动。

        钟沉如此思量着,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玉瓶,缓缓抚摸几下后,脸上流露出些许异样的神色。

        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自己的资质并不是多么出色,相反,甚至比大多数庶系弟子还有些不如。他要不是靠着早几年间,无意中一次奇遇得到的瓶中之物,依照碧波功修炼的奇慢速度,如今能否进入筑基中期都是两说事情。

        毕竟钟家这一代弟子中,能成功筑基者也不过数百人,其中后期和圆满层次更是少之又少。

        钟沉一边想着,一边将玉瓶盖子打开,往手心处倒去。

        半晌后,瓶口处有灵光闪动,一滴浓稠的银色液体从瓶中掉出,在手心处骨碌碌的滚动了几圈。

        在银色液体碰触手掌肌肤的瞬间,钟沉只觉一股冰凉气息传来,沿着手臂经脉流遍全身,带着体内法力不由自主的自行运转起来,还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不愧为提炼过的太阴玄水,对水属性法力的提纯增幅效果,远不是普通玄水可比。看来当初只服用一半玄水,另一半借助那处庙宇下方的阴脉慢慢滋养化为太阴玄水的做法,果然是值得的,不枉我苦等了三年之久。不过这太阴玄水的最大作用,还是让碧波功能掺杂冰寒之力,威力远不是先前可比的。可惜这次闭关结束,也只剩下这一滴了。”钟沉看着手中的银色液体,满脸可惜状。

        话说回来了,碧波功虽然修炼速度奇慢无比,却是筑基阶段最容易突破瓶颈的功法之一,在筑基期只要法力修为积累到了某种程度,再进入下一层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他在筑基初期中期甚至到现在的大圆满,的确像典籍中描述的那般,几乎没有感受到瓶颈的存在。

        不过,到突破金丹期的时候,就没有这般好事了。

        碧波功在突破金丹以上瓶颈时,相对其他功法即使容易些许,也是有限的很,反而其在凝结金丹后修炼速度仍然奇慢。

        钟沉一想到此事,脸色不禁又阴沉了下来。

        碧波功在钟家诸多功法中是十分鸡肋的存在,稍微有些资质和野心的嫡系子弟,都不会去选择修炼此法,但对像钟沉这样的庶子来说,却没有选择的余地。

        为了保证庶系弟子,在有限资源的情况下也能修炼有成,只要资质属性许可,碧波功等数种入门最容易、所需资源最少的功法,是钟家上层给庶系子弟指定的最常用功法。

        至于这些功法后期难修、威力不大等种种缺陷,却根本不是钟家长老们会替庶系子弟考虑的事情。

        钟沉一想到这里,脑中不禁浮现出五年前刚到钟家,见到那个挂着“父亲”名头男人的一幕。

        钟玄机,这位和他有最直接血脉联系的男人,不但是现在的钟家家主,更是一名实力远在金丹之上的元婴修仙者。

        钟沉想到初见这个男人时,对方看自己的冰冷目光,和寥寥几句话后甩出一本“碧波功”秘籍的情形,心中不禁隐隐有些发痛。

        对方从头到尾,竟根本没有问过母亲的任何事情!

        也对,也许在这位强大的修仙者心目中,一名婢女出身的妾室根本就从未放在心上过,甚至连他的出生,说不定都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对整个钟家来说,新一代嫡系弟子不过数十人,而庶系子弟则足有上千人之多,他和母亲在钟玄机心目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甚至到现在为止,他连母亲为何离开钟家,带着其独自在穷乡僻壤居住的原因也无从知晓。

        其母临终前的最后一句遗言,却是希望自己死后,灵牌能够送到钟家圣地的祖祠中,但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钟沉一想到这里,心中越发有几分难受。

        “我一定要结丹成功,只要成为金丹期修仙者,无论嫡庶都可自动成为钟家长老,到时就可要求完成母亲遗愿了。”他死死咬住嘴唇,在心底深处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决心。

        任何人挡在此事前面,都将被他狠狠碾碎和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