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三章 东窑四鬼
  • 正文卷 第三章 东窑四鬼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书生一见这四人的打扮,脸色微微一沉,首次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来。

        书童一见这四名面具男女,眼珠转动几下后,就“滋溜”一声的躲到了钟沉身后,动作异常熟练,仿佛练习过无数遍一般。

        “很好,很好!木丫头你这次总算识点趣,没有再继续逃下去。你现在是自己把双腿砍掉,还是让本大爷亲自来动手。”牛面人打量了一遍庙宇中的三人,目光就落在了少女身上,恶狠狠说道。

        “我没想到逃了如此长时间,还能被你们抓到。好,按照府中规矩,我会把自己双腿砍掉,但此事和这二人无关,你带我回去就行了。”兽面少女看到四人出现,反而冷静了不少,一咬牙的回道。

        “区区一个兽奴,也敢和我们谈条件!你忘了鬼府的规矩,任何人见到鬼众办事,自然都要清理个干净。火女,这二个凡人就交给你了,我记得你的骨火**,似乎还缺了不少材料。”牛面人一听这话,不屑的回道。

        “牛头,你两只眼睛莫非瞎了?说得轻松,这两人不是凡人,也是修仙者。”旁边的红色骷髅面具女却冷笑着回道。

        “也是修仙者?如此偏僻的地方,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牛面人一呆,目光再次扫向了两人,最后落在了书生旁边泛着白光的布包上。

        “法器,果然是修仙者。但灵光如此弱的法器,恐怕根本没有入品,这两人就算是修仙者,也是还在炼气的散修,不用在意的。”一旁的马面人开口了,声音异常嘶哑,仿佛喉咙被人用手掐住了一半似的。

        一听这话,其他三人目光才微微一松,牛面人更是哈哈大笑起来:“散修的话,那就没有问题了。火女还不出手,等待何时!”

        火女这次未再反驳什么,咯咯轻笑几声,单手一扬,破空声大响动。

        一阵炙热气息下,十几颗鸡蛋大小的火珠从其袖中飞出,直奔钟沉、书童二人射去,接着再一张口,竟吐出一柄寸许大的红色羽扇,迎风一晃,就化为了尺许大小。

        “鬼府?东窑一窝鬼吧,早就听说东窑一窝鬼行事霸道肆无忌惮,号称东窑野山势力第一,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里可不是东窑野山,而是天南州。”书生见此淡淡两句,单手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一枚蓝濛濛的黑色葫芦,只是微微一晃,一层蓝色荡漾开来。

        那些火珠一碰到蓝光,竟仿佛遇到克星般,纷纷一闪而灭。

        “水属性本命法器,你是筑基修士!”火女目睹此景,顿时心中一沉,原本想挥动手中羽扇的举动,顿时停了下来。

        “阁下是筑基修士,还知道我鬼府之名,看来也不是无名之辈,不知尊姓大名,出身何处仙乡,也许和我鬼府有点渊源也说不定。”马面人面具下的面容难看起来,一字字问道,接着从怀中缓缓抽出一把乌黑短剑。

        牛面人和蓝骷髅面具女互望一眼后,也二话不说的身形分散开来,隐约连同其他两人,将书生团团包围的样子。

        “你们想干什么,我家公子姓钟,在天南州,莫非还敢冲我们钟家人出手不成?”书生没有说话,旁边的书童却壮起胆子的嚷嚷起来。

        “钟家,三十六仙族世家的那个钟家?”马面人一惊,脱口反问道。

        “嘿嘿,在天南州莫非还有第二个修仙家族,敢自称钟家不成?”书童目睹马面人的震惊模样,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

        书生自然是前不久才在齐剑山斩杀了木奎精的钟沉。

        他这次到庙宇中,是为了取数年前被其封印的某样东西,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东西还未到手,就先引来麻烦上门,这自然让他郁闷了。

        至于侍武,是他进入钟家时,就开始跟在身边的书童,这次取东西还需要其协助一二,故而早就让其在附近等候汇合了。

        “你说是钟家人,你们就是钟家人了,我还说我们是公孙家的人呢!”牛面人眼珠转动几下后,怀疑的说道。

        “这块仙族世家的身份铭牌,你们应该认得吧。”钟沉目光一冷,葫芦在其手中一闪的消失不见,反手又抛出一块银灿灿的令牌出来。

        马面人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令牌,低首仔细看了几遍。

        只见令牌一面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另一面则是座巨山图案,中间有一个淡蓝色的“钟”字。但让人奇怪的是,此字初看不起眼,但若仔细凝望下去,却顿时有阵阵眩晕之感传来。

        马面人心中一凛,不敢多看的将令牌又抛给了火女,低声冲其他人说道:“不错,的确是钟家铭牌不假,毕竟舍得用天罗铁打造身份铭牌的,也只有那些仙族世家了。”

        火女检查了一番令牌,也目光阴沉的点下头,就将手中之物扔还给了钟沉。

        天罗铁纵然珍稀,但几人也绝不敢扣下不还,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上面是否种下了什么诡异的禁制。

        “阁下既然真是钟家人,那如此年轻便有筑基修为,倒也不算奇怪了。不过这丫头是我们鬼府所逃之兽奴,钟家纵然是天南三大仙族世家之一,总不能阻挡本府捉拿叛逆吧?”马面人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

        “叛逆?我没猜错的话,这所谓的兽奴,应是将妖兽精血强行种入常人体内,才会生成这般模样的吧。你可知道,此种做法在天南是明令禁止的,我现在不追究你几人的罪责就算好了,还敢反过来质问我!”钟沉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融合妖兽精血在天南被严令禁止,是因为你们天南世家早就有了另一种提炼妖兽血脉印记的秘术,我们东窑山所在的西元州,可根本没有此种说法。钟公子如此说,是想要故意为难我们了。”旁边的牛面人听了这话,恼怒了起来。

        “我不管西元是如何做的,但此地是天南,你们在此就要遵守本地规矩,否则我不介意将此事通告族中。”钟沉嘿嘿一声,不客气的说道。

        钟沉这话一出口,对面四人面面相觑了。

        “怎么办,这小子竟然如此嚣张,一点都不给我鬼府面子。要是追不回这丫头的话,上面肯定会怪罪下来。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干脆我们动手将这小子灭了吧,没有人通风报信,就算是钟家又能拿我们怎么样。”那牛面人强压心中怒火,暗自向其他三人传声道。

        “不行,你们怎知钟家没有追魂索凶的法术,抓不回这丫头,我们只是回去不好交代,但若真招惹了钟家,就是回到东窑也难保性命。你觉得那些钟家老怪物真找到府中的话,鬼母大人会为了我们几名筑基去得罪钟家吗?”火女闻言,连连摇头反对。

        “这……”牛面人有些哑口无言。

        “火女说的有些道理,但我们这般回去肯定也不行的,你们忘了新任鬼母大人的脾气了。”

        马面人明显在这四人中地位最高,只是略一沉吟后就有了决断,然后看向钟沉,肃然说道:“就算钟家势大,我们几个也不能单凭几句话就这样走掉,否则以后无法在鬼府立足了。”

        “哦,听道友的口气,是想要一个交代了?”钟沉隐约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双目微眯起来。

        “不错,让我们放弃这次追拿此丫头的机会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接下我们四个联手一击。这样的话,就算我们无功而返,也能向鬼母大人有个说法。”马面人嘶哑着声音的回道。

        旁边三人听到此话,则双目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