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一章 山中除妖
  • 正文卷 第一章 山中除妖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齐剑山,一座仿若半截剑刃般的巨大高山,上半截光秃秃,罕见草丛树木,几乎无路可通峰顶,下半部分却是圈圈山道重重叠叠,入目之处满是葱绿之色。

        此刻,巨山中部某小路边,一条蜿蜒流淌的小溪旁,有两道人影盘膝而坐。

        一人身穿灰袍,头戴斗笠,满脸皱纹,一副老农模样的老者;另一人则一身青衣,双眉如剑,面目清秀,看来只有十七八岁样子。

        二人身下各有一块淡黄色蒲团,中间则摆放着一块丈许大的巨石,上面刻画着一道道互相交叉的直线,摆着些圆圆鼓鼓的黑白子,竟是一块巨大棋盘。

        老者突然一声长叹,将手中棋子往棋盒一抛,苦笑着冲对面青年说道:“佩服,佩服!老朽和小友在此相识已经半月有余,每日都以棋会友,但十之九输。小友棋力之高,真是老朽生平仅见。”

        “晚辈不过是略精通一些算术而已,前辈棋力其实已经十分不弱了。”青年也从沉吟中抬起首来,平静的回道。

        “哈哈,小友真是谦虚啊。说也惭愧,老朽虽然和小友认识如此多天,但还未问过姓名,还望告知一二,不知是何种人家,才能养出小友如此惊人的棋力。”老者闻言,单手捻须道。

        “前辈客气了,晚辈姓钟名沉。”青年微微一笑。

        “钟!”

        老者听了,脸色骤然一变。

        “不错,就是三十六仙族世家中的那个钟家的钟!”钟沉缓缓补充道。

        “钟家!不好!”

        老者面容瞬间苍白无血,大叫一声,就地一滚,化为一团浓浓白雾,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现在还想走,不觉晚了吗?这半月时间,岂是和你白耗的。”青年喃喃一声,单手往身前巨石棋盘上一拍。

        “砰!”

        看似坚固的巨石爆裂而开,从中激射出无数晶丝,纷纷闪动着消失不见。

        轰隆隆的巨响接着连绵而起,方圆十丈内,地面上一座五颜六色的法阵出现,表面灵光闪烁,不时有各色符文浮现而出。

        “啊”的一声惨叫。

        法阵边缘处一团白雾飞射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再次幻化成满脸惶恐之色的老者。

        “不可能,此地若是布下禁制,我怎会丝毫没有发现的。”

        “没什么不可能。这套困妖阵已被钟某提前改良过了,乃是双重法阵,除了有困敌之效外,一旦布下后,在隐匿上更有奇效,除非你是结丹期以上修为,否则很难察觉的。”青年淡淡说道。

        “能改良法阵!你是阵法师?”老者听完青年的话,惊怒交加起来。

        “木奎精,你自从筑基后,为了幻化人形,在三年内接连吞噬齐剑山方圆百里内人家共计二十七户,一百三十八名百姓。我钟家已经传下法旨,你罪无可赦,可当场斩杀。”青年面无表情的说着,单手翻转,手中多出一块淡白色的圆形玉盘,冲老者晃了一晃。

        顿时,“嗤嗤”声大作!

        老者脚下处一根根白色链条弹射而出,狂舞之下,瞬间将其捆了个结结实实。

        “想抓我,做梦!你年纪如此之轻,就算是钟家之人,又能有多少法力在身?给我长!长!长!”老者见此,反而激起了凶性,大吼一声后,顿时皮肤转黄,身躯暴涨起来。

        老者獠牙毕露,转眼间化为了一只三四丈高,仿若半截枯木的巨大妖物,其身上咔嚓声不绝,竟将身上捆束的晶莹锁链给撑得开始寸寸碎裂起来。

        “你半月来都没有回归本体一次,还敢在钟某面前逞凶!”钟沉见此冷笑起来,将手中玉盘往空中一抛,同时,另一手虚空一划,手中顿时多了枚淡黄色符箓,迎风一晃后,就在光芒四射中化为半尺长玉尺,冲附近小溪虚空一划。

        “轰”的一声巨响后,整条小溪颤抖起来,溪水竟活过来般的冲天而起,化为粗大无比的水柱,狠狠撞在了法阵中的妖物身上。

        这叫木奎精的妖物一声惨叫后,感觉根本无法抵挡巨力及身,庞大身躯一颤,如麻袋般的横飞出两丈多远去,同时口中绿血狂喷不已,仿佛再无法动弹了。

        钟沉见此,脸上丝毫异色没有,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玉尺往身前再次虚空一挥。

        “嗞啦”声大作,原本洒落法阵中的溪水,纷纷化为水珠弹射而起,瞬间将手中玉尺包裹在了硕大水团中。

        “血元剑!”

        青年将口中舌尖咬破,张口一团精血化为血雾喷到水团上。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水团将血雾吸入进去后,迎风一晃,竟化为一口丈许长的血濛濛巨剑,以水为刃,以尺为柄,表面隐约可见血色符文流转不定。

        “去!”

        钟沉手腕抖动,巨剑脱手飞出,化为血光冲地上妖物狠狠斩下。

        “符器!”

        看似倒地不起的妖物一见血光斩下,怪叫一声,身躯仿佛木桩般的弹跳而起,张口喷出一团绿气,同时转身向身后跃空逃去。

        “斩!”

        钟沉面容不变,口中沉声喝道。

        血光一闪,就将迎面而来的绿雾一切两半,再一个模糊后,就瞬间没入空中妖物背后。

        “噗通”一声!妖物身形一凝,身躯化为两片从空中坠落而下,大片绿血暴雨般喷洒下来,腥气扑鼻。

        钟沉长吐一口气,袖子一扬,大片银色粉飞出,一根手指冲妖物尸体虚空一点。

        一声闷响!

        银色粉末化为无数白焰洒落而下,妖物庞大的身躯和附近绿血当即滚滚燃起,片刻化为了一堆黑色粉末。

        “总算解决了此獠!这次连准备带赶路,足足花了两个多月,以后再也不能接如此耗时的族内任务了。但话说回来,要不是此次出门其实是为了那事,任务只是顺路而为,否则怎么也不会跑上这一趟的。”钟沉这才面容一松,喃喃了两声。

        随之他冲空中一招手,原本悬浮着的圆盘徐徐落下,被其一收而起,地面法阵在灵光黯淡中,徐徐溃散消失了。

        接着,青年又几步走到黑色灰堆前,捡起附近地面上的一根枯枝,随手扒拉了几下后,就从中捡起一块两寸大小的淡绿色晶石和一张已经残缺了小半的符箓。

        “可惜,这枚血元剑符可是价值十块灵玉的,算是族内性价比最好的一次性攻击符器了,远不是一般法器可比的。不过回到族内后,这块妖晶应该也能换取七八块灵玉,外加此次任务奖赏下的灵玉,也算小挣一把了。这头木奎精已经筑基大成,肉身强横,要不是提前布下禁制,外加故意找了有溪水的地方来增幅我的万重碧波功,恐怕也无法这般轻易得手了。”钟沉掂了掂手中的绿色妖晶,又自语了几句。

        随之他将二物收入袖中,再掏出一只蓝色纸鹤来,往附近小溪中一抛,口中念动咒语。

        片刻后,溪水呼啦啦往纸鹤身上聚去,化为蓝濛濛的水鹤,双翅展开,足有丈许来长。

        青年身形晃动,一个纵身跳到水鹤之上,体内法力略催,水鹤就载着其往山上飞去。

        “木奎精的本体,应该就是此树了。”

        没有多久,钟沉站在山顶一棵半枯半荣的大树前,围着其走了几圈后,就肯定了下来。

        他当即两手一扬,银色粉末再次飞洒而出,化为滚滚白焰燃烧起来。

        惊人的事情出现了。

        看似半死的树木,竟然在烈焰中发出小儿学语般的牙牙怪声,足足持续了一盏茶工夫后,才彻底没了声音。

        但此时,整棵树木已经彻底化为了灰烬。

        青年仔细检查了树木的根部,并取出一个小瓶,在附近泥土中撒入一些黑色液体后,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

        当钟沉再次乘坐蓝色水鹤离开山顶,往远处天边飞去的时候,看似平静的面容下,却无法掩饰心中的丝丝热切之心。

        三年过去了,那样东西应该已经成了吧。

        他只要取回了此物加以炼化后,就可让一身法力再次精进,进阶到比木奎精还要更胜一筹的筑基大圆满境界。

        那时,他也就能正式踏入钟家上层弟子之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