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九十五章 都是天上人,何必说凡间话
  • 第九十五章 都是天上人,何必说凡间话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在她的印象之中,即便是那十年前最后一面,那样诀别,他都一样挂着宽厚的笑。她知道他从来不畏惧任何事情,甚至能够从容淡定地面对生死。总之,冷厉的时候常有,但是这般生气却极少见。

        “易少丞你……”

        青海翼好像也想到了什么,狐疑地看向了外面的罡震玺,又眼神复杂地回头来看易少丞,正好看到易少丞虎视眈眈的眼神,正盯着外面罡震玺的背影在看。

        什么十年前的疼,明明是十六年前的!

        每一天,他易少丞都记得。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每天都会回想起十六年前的那一天,更多的时候会半夜醒来,或发狂,或愤怒,或悲伤,那都是噩梦。天天如此,年年如此,这整整几千个日夜,他每日受着那样的煎熬。

        但他知道自己的弱,需要隐忍。

        只是此时此刻,他再难忍下去……可还得忍,必须忍!

        坐在角落的沈飞,听到争执之时已经睁开了眼看着,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若有若无地落在那大汉镇国罡震玺身上,便觉奇怪。后一眼看到了骁龙将军的面色,心中便起了疑惑。一时间似乎有些事情怎么都想不通,让他皱起了眉头。

        然而,这时候,罡震玺走到了高台之下,遥遥望着高台之上,神龛中的狄王。

        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

        “后生,你来此地,是为何故。”神龛之中,青铜王座之上,持枪的狄王嘴唇未动,声音低宏厚重,宛如嗡嗡的大钟。

        一言已出,声音在整个空间之内回荡。

        易少丞等人即便在金色护罩内,也只觉被这声音震得耳晕目眩。

        “前辈,你就不要与我打哑谜了,都是天上人,何必凡间话?”罡震玺笑了笑,嘴也没动,但那声音却浩浩荡荡充斥着空间,甚至有些刺耳的犀利。

        “既如此,那为何不动手。”

        “动手自会动手,只是晚辈有些许事情还要请教一下前辈。”

        “千年之乱我不甚了解。”

        “哈哈哈哈……前辈误会了,事情都已过了千年,其中内幕如何,后果如何,因由又如何,都与我无关。晚辈关心的是,那艘宝船现在在何方。”

        “那宝船自空冥海出,落于这凡间。凡间之大,我未踏足之处甚多,又如何知晓。”

        “前辈若不知晓,那又为何得其宝藏?”罡震玺笑笑,语出逼人“此地,可不是前辈能够建成的,若非宝船之力,即便前辈再神通广大,恐怕也无法将外面星崖木搬来吧?那星崖木,便是制造那宝船唯一的料子。”

        ……

        后生?

        前辈?

        天上人,凡间话?

        千年之乱?

        宝船?

        星崖木?

        一系列的词落在了众人耳中,众人先是疑惑,随后变得无比震惊。

        “这些人根本不是大地九州之人!”

        念头那么一想,又觉得不准确,确切地,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罡震玺是,那狄王也是!而且都是神人!

        “难道这些人真的都是天上的神仙?”

        “星崖木?”铎娇忽然想到了什么。

        “娇儿,你知道星崖木?”易少丞困惑道。

        这罡震玺外面有星崖木,可是他们一路走来,从未见到什么木头。

        “星崖木恐怕……我们已经见过了。”青海翼眼神也不确定道。

        “嗯?”焱珠也是惊异。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沈飞皱眉问道“哎呀,你们就不要打哑谜了!”

        “我也只是猜测,并不能确定。”青海翼道“就是出了甬道之后,我们不是路过一条峡谷么?峡谷两边的悬崖你可还记得?”

        众人了头。

        沈飞忽然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你是那些白色发光石头,是星崖木?”

        “不是,是那两片巨大的悬崖。”铎娇道。

        “怎么可能!”沈飞吓了一跳。

        “那东西应当是星崖木。上面结的也不是宝石,而是类似树脂样的东西。就像桃树结桃胶,松树结松香。我鹤幽教内有残破不全的古籍零零碎碎记载过星崖木,那里面这星崖木扎根虚空,吸收日月星力,乃为神明种。凡人是以稻谷为粮,神明是以其果为食。如今看来,这些出现在鹤幽教建立之前便已存在的古籍传,怕是真的。”铎娇解释道。

        众人愣愣怔住。

        很难想像,外面两大片宝石一般、星空似的悬崖,竟然是木头。

        而且这么两大座悬崖,仅仅是两位神人口中“宝船”上掉下来的!

        那宝船到底有多大!!!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震撼得不出话来,那样巨大的船只,凭借他们的想象力竟然也难以想象出来!

        “咦,娇儿,我自刚才便觉得这狄王有些面善。”青海翼忽然道。

        “面善?呵呵,青海翼,你要知道,这人都死了几百年,如今之所以能话,并非是因为没死,而是靠着体内的武魂在支撑着念头罢了。难道你与这人几百年前便认识不成?”焱珠似乎总算找到了个嘲讽口子,阴阳怪气怼着青海翼。

        但是她的眼睛却也好像发现了什么,正遥遥打量着那狄王。

        “不错,应当不错,一切都温和,确实是他。”青海翼想了良久,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那么一句。

        易少丞和沈飞一脸雾水,根本不知道青海翼在什么。

        就连铎娇也猜不透青海翼。

        青海翼理了理思绪,开始将猜测与想法结合,解释了起来。

        “我滇国是在鹤幽教成后若干年才建立的,上不可追溯,无法查证。只是根据典籍记载的是,无数年前,那时候还没有滇国,我滇国的先祖也居住在九州之中。但先祖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被一位大帝看上,先祖不交,誓死保护,结果惨遭那位大帝屠城。但屠城之事因为大帝追杀先祖而搁置,剩下的族人一路南迁,后来因为种种缘故,先成了鹤幽教,后来才成了滇国。”

        道这里,焱珠和铎娇眼睛都是一亮。

        “你是,这人是我滇国皇室的始祖,太烬煌阳?”焱珠比铎娇知道滇国的秘史更多,一下便道出了这个古朴晦涩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