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八十九章 方外界
  • 第八十九章 方外界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没错,这就是战意的对撞!

        “焱珠,你再试试看。”

        易少丞落地,身形护在身后的沈飞、铎娇、青海翼身前,眼神冷冽,目光如刀子割开空气,极具侵略性地直冲焱珠看去。

        “哼,易少丞。没让我失望啊!”

        焱珠冷哼了一声,毫无畏惧地与之对视,那目光高高在上,仿佛有着千钧之重,俯瞰众生,看谁不爽就能让谁去死。

        两道目光凌空撞在一起,这是战意的对撞。

        砰!

        传来一声爆响,两人中间的石头地面忽然出现了一道笔直裂缝,就像一把大斧从上落下,狠狠一砍形成。

        以前虽有战意,却无形无质,如今领悟了战意,吸收了战意,虽依旧无形,却也能杀人于无形。

        不难想像,若是站在中间的是个人的话,恐怕此时已经粉身碎骨了。

        这一眼过后,焱珠脸上露出难得的妩媚笑容,忽然身形一动,划出一连串残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那记载着狄王功绩的石头柱子前。

        她手掌落在那雕刻门中心的空槽中,下一刻,石柱变得无比柔软,焱珠身形一下子陷入里面,消失不见了。

        “哼。”易少丞虽只能眼睁睁看着焱珠如此,但心头还是高兴的。

        以前在焱珠面前,无非如苍狗、蝼蚁一样的存在,现在的他可以毫无畏惧地和焱珠对抗,这是实力的象征!

        哗啦哗啦哗啦……

        焱珠刚进入,其余的金人纷纷碎裂,铎娇等人也陆续醒了过来,每一个身上都散发着不同的气势,只是,这气势有强有弱。

        最强的莫过于青海翼。

        她身为滇国唯一教廷鹤幽教的左使,身份地位极高,自以前便养成了那高高在上的气势,如今又通过领悟将这种气势转变为了战意,加之一下子吸收了四尊金人的战意,整个人所展露出来的气势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易少丞见了,虽然不怕,可也心底有些看不透的感觉。

        “这次神人古墓之行,青海翼与娇儿这对师徒收获最大。娇儿如此年纪,便领悟了战意。青海翼巫武同修,殊途同归,这战意怕是巫法的灵魂修行与武道的意志修行共同节点。”

        易少丞看着青海翼的强大,心中开心不说,还有些道不明的惊喜。

        青海翼因为巫武同修,面临瓶颈,无法将武道和巫法两者和转换自如,如今领悟战意,能做到巫法与武道相互融合,想必日后青海翼的前途要不可限量。

        鹤幽教千万年以来,恐怕,青海翼要成为第一人了。

        ……

        此时的青海翼也感受到了易少丞这目光,温暖柔和,心头非常舒适。却又想起刚才,易少丞那畏惧而不敢与自己深层次前进一点点的回忆,青海翼又莫名觉得有些难受。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这易少丞唯唯诺诺,难不成心里还有什么顾及?

        青海翼也看向了易少丞,两人的目光便在空中交错,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是这时铎娇忽然出现在了两人中间,一皱眉头,看了看青海翼,然后看向易少丞“爹,那女人呢?”

        “焱珠呢?”

        “定是害怕将军威严,跑了!”沈飞哈哈笑着道,也恢复过来,自从领悟战意之后,他整个人也容光焕发,性格好像因为战意变得豪放不少。

        易少丞抬眼指向前面的石柱道“焱珠进去了。”

        众人面色一变,二话不说,便来到了这石柱面前。

        沈飞拍了拍石柱“这怎么进去?”

        易少丞学着焱珠的样子,将手按在了那空槽之中。

        “呀……”

        顿时,一股吸力传来,像是里面有只手,一下子把他拉了进去。

        众人只见易少丞像陷入泥潭,一下子消失在了石柱上,三人连忙跟上。

        在他们进入石柱后,那石柱的雕刻上又多了几道人形浮雕,那模样不是别人,正是易少丞、青海翼、铎娇、沈飞,以及焱珠。

        过了不久之后,原本一动不动、惟妙惟肖的兵马浮雕,开始动了起来。

        ……

        易少丞只觉眼前陷入一片黑暗,身体不自觉地在泥泞中穿梭。很快,前面一轻,他差点一个踉跄跌在地上。

        连忙抬头,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再次惊住。

        一片偌大的星空。

        明亮的星辰如同河流一样壮阔,分部在四周每个角落。

        人身处其中,就像踏足虚空,足下地面一片白茫茫,像是用云雾堆砌而成。再往前,那是千军万马……

        这些兵马并非是真正兵马,全部用石头雕刻而成,有上千上万之巨,每个石雕手中都拿着一柄古老的青铜武器。

        看了良久,易少丞才松口气。

        这些兵马石雕身上并无战意,也就是说不会像外面那些镇狩一样“复活”。

        “巫法玄门竟然真的存在……”背后传来青海翼的声音与铎娇的感叹.

        “巫法玄门?”易少丞不解道,走到青海翼身边。

        “我鹤幽教秘典记载的传说中,巫法玄门乃是一种将巫法修炼到一定境界才能领悟的强大存在,用你们汉人的话说,便是芥子须弥。”青海翼一副怨艾的语气解释道“在任意一块载体之中,开辟出一扇门,在门里面造出一个小世界,这便是巫法玄门,也叫方外界。”

        “那岂不是神仙才能做到的?”沈飞哼了一下,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难道世界上真有神仙?”。

        “神仙做不做的到我不知道,但是神人也许能够做到。”铎娇说道“这种巫术已经是我鹤幽教所有记载之中,只流传在传说中的存在,仅次于鹤幽女神的抟土造物。我们,就是身处在这浮雕的画作之中。”

        易少丞与沈飞听得玄乎其玄,不过,两人都看到了铎娇与青海翼紧张的面色,紧攥着的拳头,便明白这巫法玄门非同小可,极为了得,万一出不去岂不是要困死在这里,遂不敢轻举妄动。

        但就在这时,那横在前方无数的石头兵马雕塑之中,一道红色身影闪过。

        “又是焱珠!!”易少丞暴喝一声,吼声如雷,饱含七分战意,狠狠冲了出去。

        所过之处这些兵马哗啦啦破碎,摧枯拉朽。

        眼见这股风暴就要冲到焱珠背后,焱珠忽然转身,张开朱唇,一声清脆凤鸣自空中发出。

        清冽,柔软,却一样饱含战意,浩荡而强大。

        这竟是四种上乘音波之一,龙吟,虎啸,凤鸣,狮吼之中的——凤鸣!

        砰!

        两道音波撞在一起,刚柔相冲,看似是柔而化刚,转眼抵消,除了一声碰撞外,没发生任何爆裂。

        但等音波消失过后,周围看似没波及到的石雕身上,出现了密如蛛网般的裂痕!

        “这婆娘怎变得这么厉害!”

        看来,焱珠比想想之中更为强大。

        其实他们哪里会想到,众人在拔除阵脚时各有奇遇,这焱珠也是如此。她所获得的奇遇,便是所有人想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焱珠遥遥望着易少丞等人,略微皱眉,没想到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只是如今这些人已经不是她想杀就杀的存在,还有更加重要的武魂要得到。

        “先放你们一条狗命!”

        稍稍一想,她立刻不理众人,甩袖冲向了前方。

        在这一大片石雕后面,是一座四面梯形的巨大高台。每一次层台阶都是以汉白玉制成,上面镌刻满了古怪玄奥的文字,一直到顶端,那里有一座巨大、古朴、华丽、沧桑的神龛,其上雕画精美,纯白无暇。

        在神龛里面有着一张青铜王座,上面坐着一个身穿残破战甲的高大之人。

        此人面容严肃,青脸红发,皮肤枯瘦,持着镶嵌一颗天果的青铜长矛,面目向前,浑身流露着无上威严。

        看似像是沉睡,但那一身青色的皮肤明显是因为死去年份太久而未腐烂,尸化了。

        这是……

        “狄王!!!”

        所有人一怔,立刻明白了焱珠所求之事,下一刻也纷纷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