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八十二章 不见王城
  • 第八十二章 不见王城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易少丞一向淡定。

        仿佛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动心。

        即便是当年面对焱珠,把自己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时,都极为冷静。

        可这次一切都变了,自从进入了这神人古墓,无论是初时的那巨大螺旋状打开的甬道,还是之后的巨大战鬼骨剑,亦或者是两面巨大、宛若天空形成剥落下来的山崖,亦或者,此时的巨大城市废墟,他都觉得震撼不已。

        “啊……”

        易少丞感慨,如能生出翅膀,这里应该是天上宫阙,不似人间的存在。

        如此大的废墟,纵然是旁边一根断了半截的石柱,都有五丈高,三人合围那么粗。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原来作何用处,为何会变得这般荒废?”便是连沈飞,心中同样难以自制地发出了心中的疑问。

        同朝为官的沈飞是帝王心腹,此时当然也是拿汉宫作为比较,最后得出结论如出一辙——汉朝辉煌的宫廷建筑,竟然比不上这一半大!

        “这里……恐怕是传说中的不见王城。”青海翼思忖良久,说道。

        “不见王城?这只存在咱们滇国民间传说之中,便是连皇室里的秘典都记载极少,好像……鹤幽教之中的古典也没多少记载。”听到不见王城这四个字,身为鹤幽神教的巫女身份的铎娇也异常惊讶。

        传闻之中,鹤幽女神有一座仙宫,这仙宫随鹤幽女神来去,并无定处。

        据说,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得见,无缘之人纵然出现在面前,也是看不到的。

        又有传说,说这仙宫之内,琳琅满目,气势恢宏,到处是珍宝珠玉做镶嵌,凡人最珍贵的财宝,在这里也不过如泥土一样寻常。而鹤幽女神,便沉睡在这宫廷的最中央,即便有人进来,若心怀不轨也无法接近,因为会有强大的仙宫护卫将之驱逐。

        鹤幽女神,是滇国最高贵的神明,这像大地之母、像创世神、像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是一切鹤幽教信徒的精神支柱。

        铎娇想了许多细节,越发觉得这里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仙宫,于是和青海翼师徒两个自发地双手交叉在胸前,低头闭目,口中发着古怪的话语在祈祷,神情肃穆,直到良久方才恢复过来。

        “我们已经向女神请罪,并且祷告了来此地的原因,希望鹤幽女神允许。”青海翼看着易少丞说道。

        铎娇也面色虔诚地说道:“虽然焱珠长公主在滇国恃强凌弱,就算对鹤幽教也有不敬。这次,看她怎么逃出这里。”铎娇狠狠说完,见易少丞有所疑惑的模样,又道:“爹,这些……你经历此行之后,一定明白我们作为巫女,为何会对鹤幽圣女如此恭敬。她能赐给我们力量,同样也能收回去!”

        易少丞见她们师徒两人表现都一样慎重,只好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实际上他心里仍旧是疑问,这修行的力量不是自己得来的么,怎么说归属于别人所赐??着实不解!

        “那还说什么,咱们赶紧走,这地方虽大,可一眼就能看清布局,我们把焱珠翻出来。消灭掉!”沈飞朝前奔去。

        “这家伙,好像还真有点意思。”易少丞眼中流露出好奇之色,如实说,他对沈飞提防之心丝毫没有削弱,那少帝之人,又岂会真正的和自己一条心呢?

        想归想,眼下还是要找到焱珠,把这个心腹大患铲除掉。

        只是这朝前走了没多久后,众人发现这周围景色有些不对头,再一看——

        “咦?咱们怎么还在刚才的地方?”沈飞停下脚步一看周围,旁边是一根折断的巨大石柱,脚下是一片石块混合着怪异花草的废墟空地。

        这不还是刚才那个广场样的地方吗?

        铎娇和青海翼皱着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同时眼前一亮看向对方,异口同声。

        “巫法幻阵!”

        ……

        “报告将军,前方骷髅海找到大量踪迹……并在那山谷之内找到了一个山洞,但满地焦枯,我们进还是不进。”

        随着斥候详细报告,无涯皱眉听完后,便点了点头。

        这一路上,魂和无涯是死不对付,其实说起来这无涯完全只是想过一过手瘾而已,也没什么坏心眼。

        但那魂就不然。

        什么样的过往,决定着什么样的人生。

        魂虽然年轻,但心性老成,他作为羌族白羌部族的少主,很小的时候连同美貌无比的母妃,一同被焱珠俘虏,过着被囚多年的清苦生涯。

        做俘虏的贵族大部分没好日子,这也不例外。

        由于羌族五部与滇国是敌对关系,所以每当焱珠长公主以摄政王身份接待外国使者,或者其他族群领袖时,为了彰显滇国的地位,就会压低敌国而让魂的母妃——那个极度貌美,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动不已的尤物,前来陪侍、侍寝之类的事情。

        焱珠的话语似在耳边。

        “此乃白羌主母,艳色无边,人人都欲而得之。我若为男,必取其艳。哈哈哈……”

        尊严,毫无尊严。

        焱珠薄情寡义,那手段岂是一般人可以招架?只是焱珠见幼时的魂天赋不错,便以凡人不能忍受的手段训练他……多年以后,才成就今天的魂。

        但他最不忘的事情,仍有两件。

        囚母之恨,和杀父之仇。

        “魂,你又在想什么!”无涯炸裂般猛喝了一句话,唤醒了铁侍卫:“我在问你,你怎么看?”

        无涯用枪指着葫芦谷,由于天气还好,能看到远处染起烟火色的骷髅海,不久前的那把大火,到如今都还没有完全熄灭,有的地方仍旧是狼烟四起,充满恶臭之味,隔得如此远都能闻到。

        “你已有意见,何须问我?”

        “我就是看你闷闷不乐,来,喝一壶。”

        无涯一甩手,一个酒壶飞到魂手中,他望了望这壶身上的绣纹,正是滇国的图腾五色神蟒,思绪再次沉到一个冰冷、昏暗的少年世界……

        这支数百人的队伍又立刻开拨。

        不久之后,便到了那片骷髅海。虽然骷髅海的平原已经一片灰白,被烧成了骨灰,但远处的灰色迷雾依旧挥之不去,诡异非常,无涯看了依旧被震惊了下。

        随后,便沿着山坡下去,到了那洞穴里面,一直走,直到见到弱水河。

        此时的弱水河,不知是何缘故,上面飘着一层白骨。

        “白骨为何飘在水面上,这水有古怪。”

        深谙水性的无涯立刻觉得不对,他人傻心不傻,一招手,立刻让人去外面山上,砍伐树木造建长梯架在弱水河上,旋即又谴人先行,将绳索带过去,不久后,一道悬空着的扎实悬桥便架了起来。

        “走。”一群人轰隆隆地上了桥,平安到了对面。

        只是入这山洞时又疑惑了,因为这山洞有太多分叉,众人不知道那条才能到达底部。

        “看地上。”正这时,所有人在发愣时,无涯又发话了。

        探路斥候立刻看向地面,顿时发现这山洞沙土之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脚印,已经踩成了一条完整的路,眼前一亮,立刻带头前行。

        无涯稳稳坐在高头大马上,享受着这帮军士投来的仰慕目光。

        过后不久,终于来到了那个硕大修长的圆形甬道出口。

        “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无涯看着外面景象,无比惊叹。

        “鬼斧神工。”一向话少的魂,终于开口说了那么一句。

        “魂,你很会说话嘛?”无涯扭头看过去。

        “……”

        “我是说……鬼斧神工这种词语,你都能想到,有知识……不过,这确实是鬼斧神工啊。”

        一众人,找对了路,左看右看,但还是顺着前人走过的足迹,旋即出了甬道,来到了那片山谷之中,就见到了两座犹如星空宝石般的巨大山崖之上,镶嵌着一颗颗白色的发光石头,细一看,这些石头成色极好,里面充斥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虽然数目已经不多,不过一眼望去,依旧壮观。

        “拿袋子来,统统带走。”无涯下令道。

        “这么多,都要带走么?”

        这一次,魂又忍不住的问了,他现在算是看清楚这个红发壮汉的本来面目了。守财奴,对,就是守财奴!

        “你猜得没错,一切值钱的宝贝,或者什么好的战利品,我都要收集起来。日后师妹、师傅需要,都给他们备着呢。”想起师傅和小师妹,无涯脸上露出憨憨的表情。

        但这表情也仅仅持续了一个呼吸。

        随后,他爆炸般吼道:“快啊,还愣什么,这些都是宝贝。宝贝。宝贝。”

        身后士兵旋即拿来麻袋,一边走,一边清洗着这地方,将每一寸土地上的白色发光石头全部装入了袋子之中,过后不久,便有了满满两大麻袋。

        至于这两座巨大的星空宝石一般的山崖,却是无法带走,也就敲敲打打一番,算了。

        众人继续往前行,很快看到了那一具被石笋顶在山崖上的尸体,也看到了这条狭长的峡谷之外的平原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骷髅,当真令人觉得恐怖。

        “报告将军,属下捡到了这个。”

        一名骑兵恭敬地将一柄黄金剑呈上,这剑呈修长的三角形,上面雕刻着无数骷髅。

        “千鬼?”无涯看到了这剑把手处的两个字。

        他把这剑扔给这骑兵道:“收起来,上交给铎娇王女殿下。”

        “遵命!”

        “报告将军。”又一个骑兵走了过来。

        “何事?”无涯虽然问着,但已经看到了这个骑兵手上拿着的骸骨。

        这些骸骨和满地的骸骨如出一辙,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

        “将军你看。”这骑兵拿起大剑往骷髅上用力劈下,只听砰一声,火花迸溅,骷髅竟然还完好无损。

        无涯和魂对视了一眼,心中震惊非常。

        连忙蹲下身拿起来一看,先是发觉这些骨头比金铁还重,旋即又发现,这些骸骨并非像寻常那样是发白或者发黄的,而是森白之上,又有着一层极淡的金色,断口处也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

        “也不知到底是何物,暂且把这些都收起来运回滇国,说不定可以铸造武器。”

        无涯再次一声令下,很快,所有人又准备收拾起了这满地的骸骨来。

        魂吃惊的看着无涯。

        此刻,他终于觉得无涯这个人——不简单!

        ……

        巫法幻阵内。

        “你们等我,我知道怎么验证了!”

        沈飞突然叫停诸人,也不管别人,忽然往前一窜跑了。

        可是没几个呼吸后……易少丞身后,沈飞气喘吁吁的出现了。

        “你……你怎么会从我们身后出现?”

        “我他妈哪知道。”沈飞面露惊恐。

        原来,沈飞一溜烟跑出,一直朝前,结果雾气一起,往前走了很久,最后居然来到众人的后面。

        明明是朝前走,结果却追到别人身后。

        亲身经历了一遍后沈飞不敢再动了,而是把目光看向站在那不动的青海翼和铎娇,现在终于相信这是什么幻阵了。

        “难道……我是遇到了鬼打墙??”

        铎娇笑而不语,青海翼更是倨傲,看得出这沈飞不撞南墙心不死,现在解释多了没用,只能等他实在无计可施,再慢慢破阵好了。

        沈飞瞪着眼,又看了下易少丞,连忙嚷嚷道:“什么不见王城,咱们……咱们再另找出路,绕过去就行了……”

        沈飞边走边说,易少丞又没拦住!

        这次沈飞可认真对待,往前一走,渐渐又被浓雾包裹住。仿佛一下子天旋地转起来,雾霭把人包住,就听到耳边传来易少丞的声音。

        “沈兄……沈兄……”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砰”的像是撞在了什么事物上。

        “沈飞兄弟,你这下可明白了?”

        易少丞笑着问。

        沈飞一惊,不知何时,自己再次来到了易少丞身后。

        “这什么鬼地方!”沈飞一下子咋呼道:“难道,我们撞邪了?”

        “沈兄你别着急。”易少丞按住沈飞,回头看铎娇和青海翼:“有没有办法?”

        青海翼摇了摇头,示意铎娇来说。

        铎娇想了想,如数家珍的说道:“巫法幻阵的本意,是以幻术来形成对方眼耳口鼻舌身六感的假象,从而藏匿住本身,其实并无任何的杀伤力,但阵法一旦触发,便会将对方困住。我们既在不见王城,那么,自然会落入巫法的陷阱之中。”

        沈飞和易少丞听得瞠目结舌,但至少是明白了,他们落入到了一个非常玄妙的阵法中。

        在这里稍不如意,就会面临各种难堪,甚至是强烈的危险。创始者之所以创建这种阵法,其目的,正是为了阻挠可能闯入的外来者。

        青海翼悠悠开口:“也许,这里的主人……不许我们来这里。不如我们回去好了。”

        “他们不希望我们来,我们就偏偏来。”沈飞一拍大腿,把目光投向易少丞。“将军……还记得之前的青皮巨人么,他提到的什么狄王,一定就藏在这里。”

        易少丞心想觉得有道理,那狄王可以轻易击杀青皮巨人,武魂保存得一定非常完整。

        而不是像那个青皮巨人,由于被战鬼巨剑封印了太久,连体内武魂都破烂不堪。刚刚死去,珍贵的武魂就立即烟消云散。

        也就是说,大家还有机会获得完整的武魂。

        “富贵险中求,看来我们不虚此行。”

        易少丞对青海翼摇摇头,执拗的态度让青海翼委实有些不悦。

        “那武魂真的就这么重要。”

        “岂止重要!”

        “既然如此,我便再帮你。”

        “多谢。”

        易少丞和青海翼完全是用眼神来交流,。铎娇见状,心中莫名有了一些奇怪的反应。不知道是不是该用“酸”这个字来形容,但至少已经有些沉重。

        易少丞越是与青海翼走的近,她的这种感情便是越强烈。

        “明明,我是希望他们在一起的。”

        铎娇内心反反复复的告诫自己。但,她却发现压根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窸窸窣窣……”

        就在这时候,草丛里响起了细微声音。

        “谁?!”易少丞猛一喝,身形动,手中钢枪朝前一挑。

        顿时,一条丈长大大蛇被挑出草丛,摔在了地上,扭曲着肥硕的身躯。

        “蛇而已……不对!这是什么东西!”沈飞笑了笑,但细看地上的东西时,顿觉不对头,原来这条蛇通体都是由一节节石块组成,整个蛇头以及身体上的鳞片,都是雕刻出来的,也就是说,这根本就不是真的蛇。

        但是,这条蛇真的在动。

        众人被这怪异的东西吸引住,还没反应过来,这蛇一个翻身腾地飞起,窜射向了易少丞,浑身上下充满了不死不休的疯狂味道。

        易少丞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当即抬枪狠狠一抽。

        啪!

        石块崩碎,这条石头蛇也散为了一地石块。

        这时候又有一只鹰隼一般的大鸟飞扑过来,眼疾手快的沈飞飞刀甩出,当场射中,这大鸟旋即化为了一地的碎石块。

        竟然也是石头做的。

        但更糟糕的还在后面,一蛇一鸟粉碎后,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石头怪物,从四面八方忽然出现,开始对众人进行不死不休的攻击。

        而且,实力越来越强,居然有虎豹狮群,非常的歹毒。

        让众人觉得诡异的是,明明是石头做的,却好像一个个都好像有情绪一样,疯狂无比。

        “是镇狩!”铎娇将一只石头豹子烧成灰烬后,连忙说道。

        “这里必然是传闻中的不见王城。滇国口口相传的传说里,鹤幽女神以泥土造就人类,以石头造就虫鱼鸟兽,其气息与土地结合孕生万物,这才有了古老的滇国。她的仙宫里面安置着无数看守的鸟兽虫鱼,这就是镇狩。”

        “原来镇狩是石头做的,有什么可怕。哼,雕虫小技。”

        青海翼白了沈飞一眼,心想待会再让他吃点苦头,忽然对铎娇道:“娇儿,快算算……”

        铎娇明悟似的点了点头,目光扫过这些镇狩出现的方向,迅速掐着指头算,很快,她脸上露出喜色,就对青海翼说道:“六个。”

        易少丞和沈飞立刻疑惑地转身问道:“六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