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七十一章 巨剑妖坟
  • 第七十一章 巨剑妖坟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这是一个诺长的峡谷,约莫有百来丈,峡谷两边是刀削斧砍般的高山峭壁。

        峭壁颜色乌黑,深沉地如夜空一般,若是细看不难发现,里面还有颜色氤氲,仿佛夜晚天上流动的云雾。

        最离奇的是,这些崖壁润滑至极,灼灼发光,仿佛一块黑色巨型宝石,一颗颗闪烁着白色光芒的石头镶嵌在上面,好似繁星。

        这巨大无比的悬崖,像是从天上扯下的星空幕布!

        易少丞与铎娇也是眼界开阔之人,细细看下就不难发现,这些发着光的石头,便是这两座黑色星空般的悬崖巨石精华凝结而成。

        铎娇捏了一块,望闻问切一番后,道:“这种东西形成过程极其缓慢,就好似桃树松树受了伤,伤口凝结出桃胶松脂。要是师傅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这是什么。”

        易少丞面色有些难看,提到青海翼,他终于知道受人恩惠是要还的!如今想到青海翼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愧疚难掩。

        不过很快,众人的目光就落在这条狭长谷道的尽头。

        可以清晰看到,那里插着一柄巨大的石剑——光高就有十来丈。石剑附着的地方,是一个隆起的石堆,准确地是一大堆崖壁上的晶莹石头砌起来的隆起。

        若细看,一枚青色指节从白色发光石堆里露了出来。这分明就像是一个宝石坟场,在黑暗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就等着众人一探究竟。

        易少丞怀着好奇的心理,凑上前去,顿时就被这剑再次震撼到了。

        原来这巨剑恰好挡在了峡谷的出口,所留的缝隙,刚好能容一人通过;而且这巨剑也并非是石剑,而是由无数的人类骷髅骸骨,像是麻绳一样盘根错节拧在一起,密密麻麻,一直到端,这才形成了这巨大而扭曲的剑形。

        这个宝石堆中到底被巨剑镇压着什么,从这一节指骨就能管中窥豹,不知道是何物一直想要从中攀爬出来一样,既诡秘而又恢弘壮观。

        “这坟墓里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神人古墓,不像,绝不像……一生气都没有,比死人墓还冰冷可怕。”

        沈飞的话,多少透着一些不安的意味。没多久,又感慨起来。

        “好瑰丽诡异的剑,也不知是出自哪位高人之手,栩栩如生,看样子,这些骷髅生前应该都是强大的沙场战士。这骨骼一个个都如此粗壮,即便没有了血肉都比咱们还高大一些,倘若还尚在的话,想必个个都是威猛的大力士。”

        沈飞虽是笑着,可眼神的震撼也丝毫不掩饰,只是他绝不相信,这些是真的骷髅、骸骨。

        若是真的,谁又能鬼斧神工造就这般模样?那得是多么强大的存在!

        易少丞微微一笑,“沈飞兄弟,此言不妥。虽然我也觉得这像真的,不过细想一下,这么多的骷髅,足足有上千吧。若是真的话,如此体格的战士,上千人,那岂不是能媲美传闻中始皇帝的铁甲重骑?这种军队一出,便能横扫当今诸国,若在过往之时真出现过,岂有史书没有记载流传下来的道理?”

        “嗯嗯,将军所非假!”沈飞直头,仰望着巨剑道。

        不过他也有所耳闻,始皇帝嬴政有一支铁甲重骑,虽只上千人,但却所向披靡。

        这铁甲重骑每个人都是秦军之中万里挑一出来的,他们必须抑制自身的修为,单凭肉身力量,身穿百斤重铁甲、手脚捆着沙袋的情况下,背百十斤重物,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几十里的山坡、丘陵、坑洼、泥沼地形;在秦军大牢里承受三天三夜酷刑,如此才算通过初次选拔。而对待重骑兵所用的战马,也用一样的手段选拔、训练。

        最后一步,是让人与马训练到人马合一,运转自如。

        遥想那时,各国战事频繁,秦国乃是天下霸主,何其雄壮。为了培养这样的队伍,单单第一轮选拔,十人便会死掉七人,那也是最正常的事情。

        此等人一旦投入战争,那将是无所不往的利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就算今日的大汉朝重铁骑,也无法抵抗一二。

        在场所有人都更愿意相信,那只是被古人夸大的传罢了,根本不可能的存在。

        然而今日所见,却又不得不让人遥想当年秦军铁骑的风采。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呆了。”铎娇皱眉道,眼前事物太过奇特,先是螺旋通道,再到这把奇怪的巨剑拦路,后面是什么,神人古墓中的武魂又藏在哪里?岂能在这地方徒增麻烦。

        沈飞头表示同意,也道:“将军,我们不要多做停留。”

        其他几个兄弟,也都正有此意。

        到了现在,包括沈飞在内,所有人都默默的遵守着一个不能破的秘密,那就是——易少丞已经带领他们误打误撞进入神人古墓了。

        也就是,铎娇取走的幽牝天果对于汉朝皇帝已经没有意义。

        更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入宝山而空手归。

        “沈飞。”易少丞沉默半晌,抬头看向沈飞。

        “将军可是想,该如何回到朝中复命?”

        易少丞头,这确实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将军这是多虑了,错不在你,我们都没想到,只要携带天果就会被引导到这儿,虽然玄奇,我却一路陪你亲历过来,到时候我定会将此间事情,如实禀告陛下。不过……”沈飞顿了下,仔细的盯了易少丞一眼,语气有些镇定:“骁龙将军,我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若我们得到了武魂,你可有愿意献给陛下?”

        易少丞闻言后马上对他作揖,抬起头道,“沈飞兄弟怀疑我有异心?若得武魂,我以性命担保绝不染指……你,多虑了。”

        易少丞目光里带着一股愤怒。

        沈飞心中一动,他知道也是时候要测试一下易少丞的心思了。就算在关键时候,动用一些必要的手段也在所不辞。

        “那最好,将军要知道,我们是大汉的子民!到时候我一定会禀明殿下,厚赏将军。绝不让将军今日的付出付诸东流。”

        “多谢沈飞兄弟!”易少丞干干。

        沈飞道:“我们快快走吧,想必那神人墓葬也就在前面不远处!在场的各位兄弟,无论是谁,定会加官进爵……”

        话音未落,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沈飞。

        “走,你们走得了么。”

        冷冷的声音,顺着漫长的峡谷通道传入众人耳中,不由神情一怔。

        “焱珠!”

        ……

        枣红马越过陇头,坐上的红发少年,挎着青铜古战枪驰骋。当那微风徐徐来之,清透的这双眸闪耀着山林间树木重影。

        尚有一人同行,身披铁甲,背着霜绝大剑纵马驰骋。

        这两人身后还跟着一大群战马战将,每一个都身穿皮甲,腰胯长枪,身背强弓大剑,带着青铜面具,约莫有三百人。

        这支队伍正是滇国骑兵,乃是冬岭山部落培养出来的最精锐战士。

        至于领头的两人正是无涯与魂。

        滇国朝中,已经有过两轮激烈的大清洗,整个滇国已在王子少离的掌控下。

        无涯几番请求,终于动了少离派遣最强兵伍给他,让他出来寻找铎娇与易少丞。让无涯略感不爽的是,这个看上去就一直怪怪的魂,竟也主动请缨前往。

        “喂。”无涯突然停住了脚步,回眸看了眼紧随而至的魂,道:“子,虽然你很厉害,但我的级别要比你高一级,对不?所以,这次队伍我是老大。”

        魂冷漠的看着无涯,不话,也懒得话。

        无涯冷哼一声,不久前在那个阿泰选拔赛就打得不尽兴,魂不是厉害么,老子早就想和他打一架了。要不是着急找师傅和铎娇,恐怕在皇宫里就等不及动手了。

        现在的无涯眼里一股红光,就像发春的猫深藏着狂躁,总有想比试一下的冲动。

        无涯随便找了个借口:“这都半天了,还没有斥候回来禀告踪迹,你就去跑一趟,把前面打探一番回来告知我。”

        无涯一挥古铜枪,颇有几分自得。

        魂的脸颊上,露出一丝咬颌时的青筋,却没有立刻回答,这立刻让无涯蹬鼻子上脸,心想这无聊赶路,动手打一架也蛮爽快,便嘿嘿笑道:“子,怎么,你这刚来就不服管教了?是不是要来一发我这长枪?”

        “不,我只是讨厌你这个话的语气。”魂终于开口:“如今找王女殿下事大,等过了这茬,再与你分较量。”

        魂人狠话不多,但所之话却无疑正中要害。

        这上来一句话,便给崩了个二踢脚,让无涯无言以对,彻底噎住。

        “吆?!”

        那边,魂已经策马跑出一丈多远,只听见无涯声音,“算你这个秃孙跑得快。”

        魂的脸颊上,露出一丝厌恶。

        ……

        神人古墓内。

        远处,风声袭来,一身金甲戎装的焱珠越走越近,在她身后,是清一色身穿皮甲,背负弓箭,腰悬弯刀的女兵——龙射手。

        “是焱珠!”铎娇震惊,“你怎么跟来了?”

        “你能来,我为何不能来?娇儿,姑姑我真的看你了,竟然趁我不在在雍元掀起如此的风浪,不错,有皇兄的风采。但可惜的是——你们这群人,今天都要给我留在这里。”

        焱珠看向铎娇的目光,近乎能喷出火来。

        多年以来,焱珠一直在为少离留下称王根基,那便是朝中的文武大臣,心腹谋士,还有许多精锐卫队和龙射手。然而万万没想到,这次她的外出,却阴差阳错的给少离留下了一个空档,又阴差阳错的让少离把那群本应该是自己人的人,亲手给铲除了。

        这一切,焱珠能不气急败坏?

        所以早在骷髅海,焱珠听到铎娇激将的那番话,便推断出现在雍元城内的变化,她在恼羞成怒的同时,又何尝不想着消灭了铎娇?只要消灭了铎骄,这些损失都不算什么。等她取得武魂回到雍元城,母子重逢,一定会好好安抚少离,这些都是过往云烟罢了。

        “快走!”易少丞发现焱珠的脸色在变化,便知不妙,沉喝一声的同时,又在想青海翼此时在哪里。不过焱珠能到此,她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里,易少丞心头就像被人猛击了一样难受。

        “爹,我们快跑!”

        铎娇拉扯着易少丞,沈飞和其余几人转身便要穿过大剑与崖壁的缝隙,只是路狭窄坎坷,又急促,沈飞脚崴了下,伸手摸向骷髅巨剑想要扶住。

        嗤啦……

        骤然间,巨剑上爆发出无形的锋锐力量,一下将沈飞手掌弄得血肉模糊。

        沈飞惨叫一声,滚地而过,捂着手掌惊骇地看向那巨剑,上面溅满了他的血肉。

        “将军快走!”沈飞猛撕衣服胡乱包扎,“兄弟们快走!”

        这些人个个都经历过生死,深知焱珠的厉害,顿时兔子般窜出。

        然而就在他们接近巨剑和石壁的夹缝时,一个个就像风筝般,被一股神秘力量撕碎。

        原来,只有强者,才能保住性命。

        沈飞之所以不死,完全是因为他隐藏的界主级别的修为,其他人就惨了,一个不留的都成为了这把巨剑的祭品。

        易少丞和铎娇对视一眼,就在他们出事的瞬间,清晰看到了这巨大剑上有一层无形幽暗的剑气旋涡,猛地一吸,将修为低的人血肉搅碎。

        “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