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六十八章 火烧罗森号
  • 第六十八章 火烧罗森号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黄泉路上过游魂,阴间河里渡死人!

        人们飞纵而过,脚踩着浮空之石,就像一只只受伤的小鹿被迫无奈,而必须跨越一条至深的大河。

        谁都异常紧张。

        铎娇手结法印,继续输送着一股股深蓝色的能量。

        “你先过。”铎娇焦急的看了看剩余的渡河之人,已经没几个人了,而她也快到了巫法枯竭的时候。

        易少丞执拗不过铎娇,微微一腾,踩踏着几块石头,便到了对岸。

        “只怕,想要渡河还是没那么简单。这些石块是悬空漂浮,根本就没有重心。好在兄弟们都是百战之兵……”

        就在易少丞即将松口气的时候,忽然间,这队伍中的最后一人猛的栽倒,落水之前这人也惨烈吼叫了起来。

        吼叫连绵不绝,声音巨大,很快在这山洞内回响,就像夏雷一样滚滚而来。

        弱水河上面的石笋,这些悬挂亿万年的密集石笋,跟着左右晃动起来。

        没两下,便有几根碰撞在一起,顿时碎掉,石砾混合着尖锐,唰唰唰如万箭齐发往下沉入了水中。

        但是一切并没有停止,才是开始,接下来无数的石笋倾泻得更为狂暴。

        易少丞看着极为着急,当下用钢枪跳起身边一块块石头,将那些飞向铎娇的石头打碎。

        然而这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随着无数石笋疯狂砸下,易少丞的帮助再也无用,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根修长石笋戳向了铎娇天灵盖。

        “不!!!”易少丞惊恐大叫了起来,当下飞身而起——

        不管那石笋雨有多大,他都要过去,绝不能让……不能让娇儿受伤!

        ……

        “不要过来!”

        易少丞的步伐猛然停住。

        只见一丝蓝色火焰忽然从眸底深处涌出,忽然之间,铎娇全身的衣衫披满了纯蓝火焰,一头长发也为蓝焰渲染,周围温度暴涨。

        身形一动,铎娇飞步冲向了前面。

        所有的钟乳,还未靠近铎娇三尺距离,便纷纷被烧成了灰,噗噗地落下。

        没过几息,铎娇冲上了岸,终于安全到达。

        易少丞松了口气,一把搂住,紧紧抱着。

        易少丞,是真的害怕了。从项重死的一霎那,他就发现,自己是孤独的。

        周围之人,认识自己的,理解自己的,半掌可数,基本也就是眼前这些人了。

        无论是谁阵亡,少一个人,孤独就多了一分……他已经无法再独自一人去承受那样的孤独了。

        就算彼此不见也好,只要知道心中的挂念还好好生活着,他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在那边,有了依仗,有了支柱,有了依托,做任何事情都会无惧。

        可是自项重死去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孤零零的。

        没了项重,他的计划要与何人说,他复仇之后的痛快要找何人倾诉,谁伴自己左右,谁能当自己的矛与盾和手足?

        他才发现,自己一人背负着仇恨,背负着信念,背负着的一切都是多么沉重!

        不久前又见到了青海翼,十年未见,一如初见,一见又是故人。

        可也匆匆一瞥便过了……青海翼为了自己,她决然冲入了最危险的地方,与焱珠单打独斗。而是把生机,让给了自己和这些兄弟!

        铎娇并不知道此刻,易少丞为何眼眶含泪,被抱住时身体一怔,稍想反抗一下,可旋即便感受到了这个拥抱之中所饱含的浓烈情绪,心不由地颤了颤,也轻轻地抱紧了易少丞。

        直到良久后,易少丞才主动与之分开,宽大的双手握着她削瘦肩膀,沉稳温和的面容挂着些许笑意。

        铎娇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是一改。

        “爹!”这场景铎娇看在眼中,一如十年前那时的风雪天,他眉头挂满着霜雪。不同在于,他比十年更加沧桑,细细看上去铎娇忍不住有些伤感。

        这又是为何?

        铎娇并不知道,连她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

        男子点点头,算是回应了铎娇的目光。

        随后转头阔步往回走。

        “真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

        铎娇有些无奈的想到。

        ……

        夜黑,风高,从雍元皇城的湖面,一阵风吹,形成的波纹涟漪一直延展而下,最终影响到太阳河面的某一节航道上,此时这地方烈火熊熊,火光与微波交互相应。

        被火焰包裹着的不是别的,而是一艘汇刻着五彩大蟒的巨船——罗森号。

        河岸边,两位纵火者的脸庞被这熊熊火焰映照的通红,不是别人,正是红眸红发的魁梧少年无涯,与滇国王子少离。

        “真过瘾!”

        无涯咧嘴一笑,大嘴都豁到耳根了。

        少离不解,“不就是放了一把火吗?有那么过瘾!?”

        “嗯嗯嗯。”无涯的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想当初,自己在太阳河曾经率领水鬼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覆盖甲板的舱底凿穿,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师尊。

        想起那场景,无涯心中只有一个恨字!

        “我早就发誓,迟早有一天烧了这船,你说过瘾不?”

        “什么?”

        少离试图从无涯的眼神里捕捉到一些信息,但无涯对他也极为谨慎,立刻闭嘴,再不言语,怎么看都像一个傻小子。

        少离见状只好叹口气。

        “多亏了你无涯,如此一来,事情已完成一半,接下来就要开始最重要的事了。”少离沉着说道。

        说着,将手中的三个锦囊丢向了那烈火之中,很快烧为了灰烬。

        如今的他刚刚肃清了焱珠老妖婆的老巢月火宫铜雀台,同时也斩灭了宫中所有的龙射手,并且把有靠着那五个师父的关系,发动军变,将整个滇**中依附焱珠的武将纷纷屠掉。

        这一切,他自己是完全没有能力办到的,之所以如此顺利地在一天之内快速完成,还多亏了那三个锦囊。

        当初在十里坞向姐姐铎娇讨教,铎娇便将所要做的事情和如何做的方法写在锦囊上,告诉他,等他需要的时候一一拆开,自会有人帮助。

        第一、二个锦囊,他拆开后,依计找到了姐姐的师叔曦云和停留在宫中的哈鲁族长,靠着他们的帮助才全部灭杀。

        让他吃惊的是,第三个锦囊上,姐姐只告诉他要收拢兵权,至于手段却没有说。军权在哪里?

        当是在城中的各个府衙长令武官手里。

        杀。

        杀光这些人,是最简单的办法。

        这第三个锦囊的下面的事,焦点就挪到了大船罗森号。此时少离找到无涯。他原先不知道无涯有什么能耐能做到这样,但是抱着相信姐姐的想法,请了这位看起来野蛮的少年汉子,结果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将这罗森号付之一炬了。

        两人短暂停留,少离打开了最后一个锦囊。

        内容只有一个:诛杀珑兮。

        站在河边的草丛里,少离与无涯脸上都充满了一丝丝不解。

        按理说,珑兮职位并不高,甚至来说,更像是焱珠的私兵统领。如此大费干戈去消灭她,是不是有些不值?

        红发少年挠了挠蓬松松的头发,反问,“那王子殿下,除了珑兮还有什么敌人值得,值得让我们动手?”

        “珑兮也确实该死。”

        少离想到了焱珠老妖婆代言人一般的存在,自己每次见到了她都不敢喘大气。

        这个人是老妖婆最厉害的刀!必须杀!但此人实力高强……

        一念定了,少离立刻让无涯支会了曦云和哈鲁,让他们一同去截杀。

        少离去而复返,却不料在半途反而被珑兮所跟踪。

        百密一疏,此时,大批亲卫以及那铁甲侍卫,杀向了少离所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