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六十七章 焱珠又来了
  • 第六十七章 焱珠又来了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要知道,这箭矢从高空击坠而下,又急又快,每一箭都是特殊打造,蕴含着至少是半步皇者的力道,说有射虎之力丝毫不过分。就算铜制的军中厚盾都无法抵抗,能被瞬间射穿。

        易少丞挥舞着寒铁长枪,搅动着蜂群般的箭矢,这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几个呼吸,汗液从易少丞背上、脖子上流出,易少丞咬着牙死死抵挡着。

        “爹……”

        铎娇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龙射手果然厉害。焱珠,又是焱珠!”铎娇看着在那里强行撑着的易少丞,眼神焦急。

        “焱珠,有本事出来单打独斗!黑夜放冷箭算什么本事!”想了想,铎娇目光露出凶狠之色,传音道,“老妖婆,你倒是说话啊!看你这些废物龙射手,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哈哈,着急了吧!”

        铎娇这两声传出,没有半点回应,箭雨依旧在攒射不已。

        “焱珠,你还是赶快回去看看雍元城吧,你若不想自己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赶紧撤回去!否则,滇国再也无你容身之处!”

        铎娇一计不成,却将皇城中她交给少离等人的清除任务,全盘说出。

        事到如今,她也不害怕焱珠能再以强盛姿态返回皇城了。

        此刻,在百里外的雍元皇城正面临着另一场大清洗,少离,无涯,曦云甚至哈鲁族长,应该已按照自己此前的吩咐,以雷霆之火般拔除一根根钉子。若焱珠在皇城中还留存着部分龙射手,此时也应遭受灭顶之灾了。

        这些,都是铎娇的手段。

        “唰唰唰……”

        回答铎娇的,依旧是漫天箭雨。焱珠并没有任何的回话!

        铎娇能想象出,此时的焱珠是不消灭自己这些人,决不罢休了。但又有什么办法……那边,师尊青海翼深色的瞳孔中,也清晰倒影着易少丞挣扎的身形,与铎娇比起来,她更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易少丞的体能在逐渐变弱。

        最终,青海翼一咬牙,朝易少丞又看了一眼。

        “但若再见,又能怎样?”

        青海翼流露出一丝丝凄然,手一挥后,无数的冰霜花瓣从袖口涌出,飘向了天空,撑开一条冰冻之路,当这所有冰霜之花与弓箭接触眨眼间冻结在一起,形成一道冰霜与花瓣和箭矢形成堤坝。

        那飞箭依然没有停息下来的样子。

        青海翼动用更强的冰冻能量,一脚踩在堤坝上,飞身而起,延着它冲向了那茫茫夜色之中。

        这条堤坝轰然倒下,大地震颤,青海翼不见其踪,是朝远方架设而去。

        “焱珠!来与我一战!”

        昏暗中响起了青海翼的声音,过了几息后,箭雨骤停。

        众人有种窒息般的疼痛。

        而易少丞望着那身形一愣,痛与焦虑,在心头并起。

        “师父为了我们争取时间,咱们快走!”铎娇沉声催促呆住的众人。

        “走?往哪走?”

        “这箭雨的规模太大,可见焱珠带了更多的人来,就算我们反杀过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那……那她呢?”易少丞心中担心青海翼的安危,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呆主了。只恨自己嘴笨。

        铎娇一把拽过易少丞,道,“我师父和焱珠是老冤家,又怎会轻易有事?”

        易少丞目光看向铎娇,见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再看看身边挂彩的兄弟们,只好一咬牙。

        “大家伙。还是去山洞,想办法越过那条河。”

        易少丞冷声喝道,踩着尸体率先转身进入了原先的山洞。殊不知,铎娇望了易少丞的背影后,却又把目光看向了远方,默默念道,“师父啊,青海翼,你可要好好保护自己,若真是出了什么问题,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会恨我。”

        入这谷中路,只有一条,易少丞的抉择也没有错。队伍早已呈衰竭之势,绝不可能与那滇国最厉害的精锐相交手。这也是易少丞说服自己的唯一因由。

        唯今,只能退入这瓮形的山洞里。

        众人进入山洞后,再次来到了弱水河畔,看着那水流微动的河面,大伙儿心事沉沉,无论是谁,目光都飘向了易少丞轻轻放下的包裹上。

        这是项重的尸骸,易少丞在对战时就小心翼翼的保存着,他还要将其带回河畔镇,安葬在真正骁龙的坟墓一侧,也算是易少丞满足了项重多年来的一个念想。

        这种感情,常人难以理会,而且非常苦涩。

        但项重之死,也同样提醒着众人,想要迈过这条河真是很费劲!再等下去,一但那青海翼抵抗不了焱珠和龙射手卫队,众人还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不过去。”不明白先前之事的铎娇,轻声问着面色有些哀伤的易少丞。

        “很难!”

        易少丞把前因后果说了一变,包括项重之死,最后沉沉一叹。

        “包括我在内,无人能够在二十丈的河面上停留,一旦落在水中,血肉就会被侵蚀殆尽,化成项重兄弟一般。”

        “等等,我觉得,这渡河的方法,可能没这样难。”

        铎娇目光清透,充满了一股狡黠之色。这让众人眼前一亮,但随着她又陷入思考,来回走了几步。这些汉子们见状,一个个又心神不宁起来。

        易少丞充满希望的看着铎娇,喝了口水,闭目养神。

        这小妮子向来诡计多端,虽然这次两人重逢并未接触多久,但易少丞对她实在太了解了。别人捉急害怕,她却——稳如泰山。

        没多久,铎娇停下脚步,易少丞也睁开眼,两人对视了一个眼神。

        铎娇没由来脸红起来,微微问道,“我是说……如此可好?”

        就见铎娇捡起半截掉在地上的石笋,微微闭眼,指尖的天果戒爆发出一股淡蓝色的能量,石笋借助这股力量悬浮御空,横在了河面上方。

        “你们实力最弱之人,需要几块这样的石笋作为落脚点,横跨这条河呢?哼哼,我都能做到!”

        又一道光芒从铎娇指尖绽现,支撑着第二块石笋悬浮起来。

        此计一出,众人立刻明白了铎娇的意思。

        说起来这群修武之人最弱的也是一品宗师、半步王者,随便一窜都能掠地数丈,所以铎娇只需悬浮三四枚石笋给众人接力,就打通这条沟壑。

        当下,在铎娇的安排下,四块石笋,悬空而立。

        “还是丫头厉害。”

        易少丞站起来后,在铎娇肩膀上拍了拍,以资鼓励,随后示意身边的兄弟们快速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