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六十四章 项重之死
  • 第六十四章 项重之死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项重……”易少丞脸上这喜色很快消失,变成了惊愕,不可置信,变成了讷然,一丝痛楚在易少丞眼眸深处涌出,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易少丞的面色变得无比痛苦、狰狞。

        众人连忙轻跑过去看,就见易少丞正抱着一具森白骸骨仰面无声痛哭,他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因为一发声音整个洞顶的倒悬钟乳便会掉下,那时候结局可想而知。

        可那热泪,却滴滴答答落入了弱水河中,像银珠似的沉像了水底。

        “怎、怎么会这样……”

        “不、不、不……不会的……”

        “这不是项大哥……”

        没有一个人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眨眼就变成白骨,这怎么可能?

        可是那骷髅的裤子,腰间绑着的绳子,以及众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大拇指戴着的黄金指箍——这是只有弓手防止射箭时被翎羽刮伤才会佩戴的东西,寻常弓箭手只戴铜的,整个大汉有资格戴黄金的也只有一人,那就是项重……

        这一切的现实,都像万发利箭、千钧重锤抨着心脏,告诉众人——

        这就是项重!!!

        噗通,一个跪了下来,脸色木讷,仿佛丢了魂。

        然后其余人纷纷噗通噗通跪下,不少人趴在地面,脸埋在柔软冰凉的白沙之中痛哭,却没有一个人敢哭出声来,没人敢带头,也没人敢那么做。这些倒悬的钟乳石就像是万万千千的悬顶之剑,稍不留意,就会将下面这些人纷纷射杀。

        一时间,整个山洞里弥漫着悲哀至极,压抑无比的沉重气氛。

        悲恸的情绪把这些一品宗师、王者、半步界主强者,摧残得浑身无力,再无丝毫斗志。

        这比死还难过!

        “我下去了,你们等我好消息。”这句话是项重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想到却成了遗书,下去前那桀然一笑,也成了最后的遗音。

        不少人想着当年一起参军入伍时,初次见项重的画面。

        那时候魁梧的年轻人喝醉酒了对众人道:“你们记住了,我叫项重,霸王项羽的项,重如泰山的重。日后,我必定会成为前锋大将!”

        又想到了那时候有人犯了军戒,骁龙将军要责罚。

        于是,那个已经长了老腮胡的青年走了出来,一脱衣服面不改色地对骁龙道:“要罚便罚我,我与他们是兄弟,罚他们与罚我无异,纵然要杀了我,我也无怨!”

        后来,这个莽撞的青年为了救同僚陷入重围,被射瞎一只眼睛,差点死掉。

        他躺在床上,嘴唇面色都发白,看着担忧的众人哈哈一笑道:“大丈夫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人总归要死的,你们哭丧着脸作甚!我项重这辈子已经活了二十几载,杀过的敌人不下三百,救下的人却超过上千,值了值了!幸好我快死了,不然你们一辈子也甭想超过我!哈哈哈哈……”

        然后便是一别若干年,十年里众人偶有碰面,喝酒,那时候的粗莽豪放的青年,已经逐步步入中年,脸上却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自信与笑容。

        十年之后再见,众人终于发现了他那颓丧多年的脸有了笑容,也很开心。

        当年一日是兄弟,日后一生是兄弟!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可是……可是谁都不会想到,这一次短短相聚才几个月……生死一瞬,天人永隔!

        易少丞的痛苦不比这些人少,相反更痛,他多少年的仇恨憋在心里,没人愿意帮他,也没人体谅他,直到碰到了这个大汉,一路都想着他,帮着他,像他的亲大哥。若非是他帮忙,昨日晚上自己就要死了,可他最终是耗费全身元阳救下了他。

        当为一世人,岂无两兄弟。

        昔年宗门被屠,他能找凶手,徐徐图之。

        骁龙之仇,他也能找凶手,徐徐图之。

        当年在滇国备受折磨,凶手再强,亦能徐徐图之。

        可是!

        可是现在他最重要的兄弟死了!

        他能找谁?!他能怪谁?!他现在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拦下项重,然后大家拼死一搏冲出去,只是一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项重下去前一番话。

        是啊,项重是为了他们才下去的,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所有的希望吗?

        可这希望没找到,项重也死了……

        项重死了,死了!!!

        他现在连放声痛哭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风声渐渐止了,一些零碎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厉害,妙极,竟然能够想到用火箭点燃远处骷髅,借风势烧过来,让他们自己往回跑。”

        沙哑笑声响起,枯瘦男道:“可惜,他们到底也没跑出来。都被烧死了吧?”

        “这里有个洞,他们肯定跑到里面去了。”

        “进去看看,抓住这帮人,我咬死他们。”另一个凶狠的声音道。

        山洞内,易少丞这一行人面若死灰,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悲伤,彷徨。如今,队伍中最重要的兄弟就这样去了,他们身心所承受的煎熬,确实还不如死来的更爽快些。

        “弱水河又叫阴间河,冥河,忘川河,但实际上,它真正的说法叫黄泉路……黄泉路,嘿嘿,倒是真的好去处。”队伍中一人颓笑两声,满脸凄然。

        易少丞认出这人并非己出,而是皇帝的心腹。他垂眸看了眼项重骸骨,莫不吱声,用衣裹好形成一个包袱。

        “兄弟,我知你一生之中,最念骁龙将军,从来不离左右。哪怕像我这样的冒牌将军,你也不离不弃。兄弟,若我还能活着,一定将你安葬在真正骁龙将军的身侧。项重大哥……”

        想到这里,易少丞泣不成声,捧起骸骨包裹。

        “我定然不会再辜负你。”

        众人抬眸望去,只见易少丞又找来皮带,将包裹牢牢束在背上。他们又看到易少丞眼中升起一股凶猛的火焰。

        “众兄弟,有话我就直说,一会儿那些人若是进来,我们就算身死也杀他几个,就当贡品祭奠项重兄弟。你们看如何?”易少丞站起来,缓缓朝洞口走去。

        “大丈夫,当如此!”有人沉声道。

        “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了。”又有人站起来道。

        “不弄死他们,我们哪有脸去地下见我这项大哥!”有人站起来一拳砸在山壁上,脸上愤愤之色。

        “杀!”

        “杀!”

        “杀!”

        ……

        先是陷入决死之地,再有项重之死,这两件事情,狠狠的刺激了众人。

        众人一个接着一个靠拢起来,此时此刻,作为第二波出使滇国的大汉使节随军队伍,才是以易少丞为中心完整的一体,不再有彼此间隙,也不再顾及谁是谁的人。

        “将军,若还能活着回到洛阳,我当将徐胜那老匹夫的斑斑劣迹之事面呈圣上,为项重兄弟报仇雪恨。”某人说道,作为皇帝的特派使者,他身份也非常特殊,可以说是队伍中另一波的头目。

        “沈飞兄弟,多谢了。”易少丞对这高阶武官点点头,面色欣慰,又看了看其他几个皇帝心腹,俱充满鼓励之色。

        易少丞当知,项重死后,此时大家确实凝聚成一股绳了。

        振奋起来的人们相继拿起武器,分队展开,面朝洞口,那微微光亮虽让人有些凄迷之感,却又那么的真实,那么让人感到充满一股浑厚的精神力量。

        易少丞站在这支队伍的最前面,手中的长枪,微微的一颤。

        作为领袖,易少丞感受到了大战前的肃穆,曾多少次,他有过类似的感觉,那是惴惴不安中又心存一丝嗜血的兴奋,只是……脑海之中,却不知因何蓦然想起在十里坞与娇儿分别时的场景。

        那句话,仍然响彻耳边。

        “易少丞,你对我不公平!”

        还记得铎娇分别时的决绝,凄然远去的身姿。

        易少丞心中莫名一痛,有些失魂落魄。

        他当知,恐怕此生,再无下一个十年可盼。

        易少丞慨然,随着一阵风来,他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在洞口。

        远处,光线微暗,偶尔有些风动落叶的影像,飘然而静寂。

        洞外,却又忽然传来了其他声音。

        “你们是谁?”

        “想干什么……啊!”

        “偷袭!偷袭!”

        “兄弟们杀!”

        “竟然是两个娘们儿!?”

        一阵躁动过后,外面响起了惨叫与剧烈打斗声。

        众人一怔,当知是有援兵来了,却不知这援兵又是谁。

        “哈哈,这叫天无绝人之路。”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些人经验老道,也不用得到易少丞的应允,便纷纷冲出山洞,喊杀声接踵而至。

        倒是易少丞慢了半拍,心中一动思忖着,“来了两个人就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波?难道是娇儿来了,那另外一人又是谁?”

        易少丞在绝望中没由来的一阵欣喜。其实**不离十,他也猜到是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