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六十三章 弱水三千蚀骨魂
  • 第六十三章 弱水三千蚀骨魂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这山洞果然就和预想的一样。

        让众人惊奇的是,山洞里十分干燥,地面都是松软洁白的沙土,石壁上嵌着无数荧光石头,不用火把也能看清四周。

        众人顺着山洞一路走,一路走,不过几许,终于到了一处宽阔至极的地方。

        “将军你看!”一阵微风吹在脸上,有人眼前一亮,指着前面道。

        众人连忙赶过去一看,原来这是一条地下河。

        这条地下河也奇特——众人走到河畔,河畔是断崖,河面距离笔直的断崖足足有二十丈,河面死寂而平静,但能看得出来有些许流动。

        再往上看,离地面有十五六丈高的山顶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细长尖的钟乳,每一根约莫有五六丈长,钟乳的末端尖儿地方,闪耀着神秘的猩红光泽。

        这条河面宽,距离对面目测一下,有足足五十丈。一滴一滴的血色水从钟乳上滴下,落入了河中。

        众人虽是王者,却绝无法飞过这么长的河面,但就算是界主境界能飞过,这山顶的高度与钟乳,也告诉众人,不要再想动这念头,否则纤细的钟乳一旦触碰到了一根,其余纷纷落下,还没过去,就会被落下的钟乳钉成筛子。

        “将军你来看!这里有阶梯!”有人喊道。

        这一喊,声音便在山洞内回荡,顿时山洞里产生了叮铃叮铃的响声,众人抬头一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了。

        原来是那一根根钟乳正在摇晃!

        项重急了,连忙上前一把捂住这人嘴巴,指指上面,这人一看,脸色都白了。

        众人走到了这人所在的河畔,往下一看,果然,这河畔有一处人工凿成的天然石头台阶,台阶往下,一直深入到水里,消失不见。

        “你看对面也有这样一个台阶,说不定是这水涨了,才把这台阶给淹没了,只要我们走着下水,想必能到前面去,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能走出这山洞。”项重笑声说道,说着,便让众人让开,脱了身上被烧烂的衣服,准备下水渡过去。

        易少丞眼睛一瞥,正好看到角落里的山壁刻着三个字。

        弱水河。

        他心头一怔,一把将项重拉住,拽了过来。

        “将军?!”项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明所以看着易少丞。

        易少丞对众人使了个眼色,众人便看到了那三个字,脑海顿时浮起了一句话——

        “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浮不起,芦花淀底沉。”

        当下有人拿出了一只毽子来,这东西是滇国特有的鸿毛毽,据说是用特殊鸟儿的绒羽制成,极为轻盈,取一小撮放在空中都会自然摆动,坠落不下。

        这人把毽子递给了易少丞,眼中极为不舍。

        易少丞看了眼,便知这兄弟定是打算把这毽子留给家中小孩。于是只取下了一撮,笑了笑,又将毽子扔给了此人。

        众人看着易少丞,易少丞一步步走下去,到了近水的地方将这一小撮随时飘飞的绒毛放到水面上。

        顿时!这绒毛像铅铁一样,笔直沉了下去!

        众人再次变了脸色,纷纷看向项重,十分后怕,幸好没下去,要不必然上不来。

        “总不能这般耗着”项重皱眉道:“这水就是太轻了,拿根绳子来,我水性好,我下去看看。”

        “你别去。”易少丞摇摇头,皱眉道:“另想办法。”

        “将军,请听我一言,你现在重伤未愈,外面的大火因为风向有灌入到了这里,等烧得差不多的时候那些人便会发现这里的,到时候都得一死。这里都是老兄弟,我都清楚,就只有我水性最好。”

        项重向来非常有公信力,众人无可反驳,易少丞虽然心里有些担忧,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顿了顿,项重又说道:“这水若真有问题,将军若下去,到时候便是群龙无首,剩下的兄弟也只有死路一条。我若出了事……”

        “莫要说些不吉利的,闭上你这鸟嘴!”有人低声怒喝道。

        这人说完,从腰间解下来蛇骨绳做的裤带,又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这也是一条极其修长的锁链,两两一绑,便有了一丈半的长度,剩下的人或拿出了头绳,或拿出了裤腰带,所有的绑在一起,凝成了一条将近十二丈长的牢固绳子。

        “你们等我好消息。”

        项重咧嘴一笑,偌大的汉子脸上充满了一股光辉。他把绳子绑了三圈,牢牢的,然后对众人粲然一笑,众人却紧张地看着他,心里不知为何笑不起来。适才绑的时候,易少丞嫌一圈太少,便要多加两圈,加成了三圈,其余人也不放心,还要加,却被拒绝了。

        用项重的话来说,他又不是被浸猪笼的猪,绑那么多作甚。

        项重踏入了河水,众人全部紧紧攥着绳子一头,随着他一步步踏入,最后猛地吸一口气消失在河面上,众人的心瞬时提了起来。

        随着绳子一点点从众人手里放出,水下的项重也在一点点往下潜入。

        水底下还是台阶,台阶延伸向水底更深处的黑暗,仿佛无休无止。水底下四周的崖壁上,生长着一颗颗发光的萤石水晶,虽然不多,但也能勉强让人看清四周景象。随着越来越深入,台阶忽然断了,于是他便直接潜了下去。

        结果他发现,这一走下水底台阶下潜,身上的压迫力道顿时变得极大,压得他的骨头生疼。

        本想着调头就走,浮出水面好。

        “不行,我若不探出个究竟来,岂不是无功而返。再往下说不定还有发现。易兄弟是个热血恳然之人,他得了将军传承本可以一走了之,如今却要为了替将军报仇落入这般境地,真是难为他了。”

        他一想到了一些事,更加坚定了下去的信心。

        “若是真的要死,也是我们这帮人,毕竟我们都受过骁龙将军最大恩惠,而易兄弟不一样,他不用趟这潭浑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对,就算为了他,我也要坚持下去。”

        项重自顾自的想着,他一个猛子继续深扎,没过多久,便惊喜地发现,水底下竟然出现了一点白光。

        那是什么?

        项重连忙深入,随着深入,这白光也越大越亮,直到过了不久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终于到了这河的底部。

        而所见的白光,却是一具骷髅。

        这骷髅就这么躺在河底,周围长满了骷髅海中所见的那种红色丝状花朵,只是这里的花朵开的无比鲜艳,鲜艳的像是在滴血,还以他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朵朵生长着,盛开着。

        此时此刻,他双眼之中已完全被这种景象所充斥。

        ……

        河岸上的众人随着绳索不断放长,越发感到不安起来,特别是放长到五六丈时,忽然感觉下面变得沉重异常。直到这绳索快放完时,那沉重忽然一顿,好似见底了。然后过了好几息功夫,众人感到绳索那端便轻,变轻,不断变轻。

        顿时一个个大喜,知道这是项重上来了,连忙收绳索。

        一丈,两丈,三丈……终于,快到水面了。

        易少丞让众人抓住绳索,自己跑到近水之处,准备在项重出水时把他拉上来。

        但听得哗啦一声,绳索终于被全部拉起,绳的末端也出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