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六十章 凌迟之刑
  • 第六十章 凌迟之刑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易少丞这队伍里,虽然人少,可一个个实力至少都达到了宗师境一品,甚至是半步王者境,实力强大可见一般。不过九头尸鹫的队伍更不一般,虽然人数比易少丞少一些,一个个境界却都更高。

        好在,易少丞知道兄弟们还可以抵挡片刻,趁着九头尸鹫还未恢复过来,易少丞浑身气息一凛,指尖拂过枪身,顿时钢枪便化为了墨黑色,枪头红的如烙铁,整把枪雷霆扇动,易少丞全身也时不时雷蛇乱舞,就像是雷神化身一般。

        刹龙神枪!

        易少丞直接动至强杀招。

        身形化为无数残影,从四面八方攻击着无法睁眼的九头尸鹫。

        九头尸鹫虽然气急,无奈,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多少实力。黑暗之中本就看不清,睁眼与闭眼相差无几,再加上他境界高,血腥杀戮的经验尤为丰富,在短短一阵狂乱之后便适应了不睁眼的状态。

        烹人大鼎,在双臂挥使下轻如鸿毛。

        每每与易少丞的枪碰撞,都会爆发出剧烈冲击,周围卷起厉风。

        “死!”

        交手良久,易少丞终于找到了九头尸鹫的破绽,提枪前冲,一下便要把枪从九头尸鹫侧耳掼入,当场将其脑袋戳穿,脑浆搅烂。

        然而这一切都在九头尸鹫算计之中。

        九头尸鹫忽然转过身来,一大鼎抨向易少丞,与此同时这青铜大鼎骤然间变红,呼一声烧了起来,这黄色火焰转瞬便化为了红色。

        四野为此鼎照亮。

        “不好!”易少丞心头一紧,被火焰大鼎砸中同时,但那锋利的枪尖带着凌厉的枪劲,一瞬也将九头尸鹫的半张脸连通耳朵一同绞烂。

        “噗……”落地的易少丞靠着钢枪撑住身体,体内逆血喷出。

        另一边九头尸鹫一手擎着大鼎,一手摸着自己半张骷髅森然的脸,痛疼龇牙咧嘴,却又狂笑不止,格外阴森可怖,氛围恐怖到了极点。

        “滋味如何?”九头尸鹫撕下骷髅脸上粘着的一点点碎肉,放到嘴里嚼嚼。

        易少丞冷冷看着他,只觉得头皮发麻,这还是人吗?。

        这人果然很恐怖,一开始便卖了破绽,故意让自己攻过来,而且还给自己限定了攻来的方式。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就等着自己上钩……自己,也果然上钩了。

        “吃了我这一招‘尸火焚鼎’,滋味不好受吧。”九头尸鹫桀桀笑着,朝易少丞走了过来,他手抓着鼎足,一步一步,每走一步,那火焰便涌出数分,不过一会儿,九头尸鹫便化为了一个火人,而鼎也变成了火鼎。

        但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那火焰从他脚下弥漫,冲向四周,铺天盖地,很快把易少丞给包围住了。

        火焰的形状在扭曲,变成一张张狰狞的人脸,惨嚎挣扎着。而九头尸鹫的脖子后面,一而再,再而三地长出了具有长长脖子的火焰骷颅。直至长满九个。

        界域!这就是界域,领域!界主境强者的象征!

        九头尸鹫!这就是九头尸鹫!这就是九头尸鹫名字的由来!

        易少丞明白这都是幻觉,然而背上好像有千斤大山压着,让他倍感难受与煎熬,他看向九头尸鹫,此时的九头尸鹫在火焰界域的承托下,身影已经变成了两丈高的巨人,而那只鼎也变得如房屋一般大小。

        “放心,我会把你砸成肉糜,然后煮汤喝个干净,不会浪费一滴……死吧!”

        九头尸鹫狞笑着,举起巨鼎朝易少丞轰来。

        “原来动用了界主的压制,还好……谁说半步界主,就不能蕴含界域之力”

        易少丞咬着牙,眼神坚定,一闭眼一跺脚,张开胸膛猛喝一声,顿时浑身化为黑色,眼睛泛红,黑发也变成了赤红色根根竖起,全身上下被一条银白色巨粗无比的雷蟒缠绕着,这时那柄钢枪也开始变得巨大,枪身充满了银白雷光,耀眼、刺目。

        “半步界主,竟也能动用界域之力。”九头尸鹫心里一顿,显然易少丞的界主之力也让他非常的困惑,毕竟成名多年以来,这还是头一次看到一个半步界主的强者,动用了界域之力,这点让九头尸鹫都不得不服。

        “虽然你是半步界主身!但一样得死!”那巨鼎已到了易少丞头顶,呈现出一路碾压的雄姿。

        大天雷尊!

        这是易少丞界域的名称,不过因为只是半步界主的境界,之能够爆发全身元阳,凝练这大天雷尊之身,而无法像九头尸鹫一样展开强固的界域之力。

        易少丞提枪朝上一戳,大鼎与雷电蟒蛇顿时撞在一起。

        咣!!!

        时间仿佛慢了一拍,停了停,两人动作都僵了一些,然后一阵前所未有的气劲在鼎与枪的交接处绽放。

        雷电裹着火焰,化为一圈圈粗硕涟漪,不断朝外冲开。

        弥漫四周的火焰也摇晃不止,即将破灭——这一击,竟然撼动了完整的界域!

        直到——

        砰!!!

        对抗中,一阵炸响在交接处爆开,两人各自后退数丈。

        “没想到这小子,竟以半步界主之力撼动我,这凝聚的界主神识刚猛强大,竟然能够镇压住我的尸鹫阴火,再下去情况不妙,必须拿出全部实力速战速决!”主意打定,九头尸鹫抡起大鼎画圆一挥。

        呼——

        四周火焰被其卷动,凝成了个火焰漩涡,火焰漩涡中,一个又一个火焰凝成的九头尸鹫出现,分不清哪个是真,那个是假。九个身形从四面八方,又抄向易少丞。

        手足挥舞,持鼎轰砸!

        这正是九头尸鹫与之同名的成名绝技——九头尸鹫!

        易少丞咬着牙低吼一声,鼻孔喷出两道气柱,喉中发出了类似龙吟的喘息,身体越变越大,竟然以半步界主的实力,再次化出一个分身,这个分身全身漆黑,红眸赤发,犹如一头凶蛮战神。

        这是易少丞的极限战力了。

        两尊持枪战神,杀向了九座尸鹫化身。一时间巨鼎淹没易少丞的身形,大地被砸的龟裂,无数火焰涌入裂缝又喷出。

        “桀桀桀桀……”九头尸鹫狂笑,笑话,毕竟还有一定的差距,九头尸鹫胜券在握,然而就在这时。

        “我在这。”

        易少丞冷冷的声音在火焰人形九头尸鹫背后响起。

        九头尸鹫一愣,但觉胸口一凉,低头去看,那柄雷芒凝成的巨大银白钢枪,穿透了他的身体。

        “你……”声音好似从喉咙中磨出来似的,艰难地只磨出了这沙哑的一个字。

        然后,忽然间,所有火焰界域消失,九头尸鹫恢复原样。

        嗤——

        易少丞站在九头尸鹫背后,抽出钢枪,九头尸鹫胸口血液喷溅,整个人仰面倒地。

        “没想到,怎会是这样?”九头尸鹫艰难喘息道。

        “因为你一开始就低估了骁龙!”

        易少丞冷然一笑,话中多少有些一语双关之意。今日的自己,也许不如当年的骁龙那么不可一世,但有一点,论武学的高地,只怕也不逞多让了。

        易少丞说完,抬起钢枪往前一挺,枪尖自九头尸鹫脑袋开始,沿着中线往下划,手头枪劲迸发,所过之处,九头尸鹫在杀猪般的惨嚎声中,全身血肉呈块状朝外飞出,最终成了个粘血的骷髅。

        “凌迟!”

        “竟然是凌迟之刑!”

        交战双方,此时竟不约而同停止下来。到底是何种仇恨,竟让向来沉稳的易少丞如此惩罚九头尸鹫?

        “骁龙前辈,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易少丞将钢枪往九头尸鹫骷髅头上一插,以枪代香,缓缓闭目,此番仰面向天,心中发出这样的祷告。

        是啊!

        能有今日,若非当初在九州洞府的偶遇,易少丞绝不会成为半步界主的强者。也绝不能周护铎娇的安全。

        这一切的安宁祥和得来如此不易,虽其中风波连连,冥冥中却是骁龙本尊在护卫着自己,护卫着易少丞心中一直执着坚守的祥宁之地。所以,他要以这种方式报恩!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劲风袭来。

        快!

        易少丞猛一睁眼,拔出长枪朝着那方向匆忙戳出。

        叮!

        黑暗中,火花骤亮。

        这竟然是两把钢枪枪头相抵,另外一把长枪也是一把银枪。

        “死。”

        黑暗中传来满是戾气的一声。

        顷刻间,这银枪之上强大的暗劲爆发,顺着易少丞的枪传了过来,等易少丞反应过来已然不及,这暗劲汹涌地搅动着,穿入了易少丞的身体,易少丞只觉天旋地转,五内翻腾。

        “咳咳……”

        绝对实力的压制下,易少丞捂着胸口,几口鲜血遏制不住地涌出。

        “把天果交出来。我可以不杀你!”黑暗中又走出来了一个人,瘦骨嶙峋,眼窝深陷,行家看门道,此人手掌尤为干枯和巨大,这都是因为常年苦修而带来的副作用。

        易少丞挣扎着站起,看着他不语,暗暗动用雷电心法,一口鲜活的气息从经脉中缓缓流动,滋润着受伤的身体。

        “你是界主境?”

        这个界主境,肉身极为强悍,一击之下,连易少丞都觉得有些扛不住。

        “是。”这人点了点头,道:“老将军说过,九头尸鹫若不能胜任,我便可取而代之。”

        “又是一个硬茬,比九头尸鹫还要强。徐胜那老家伙果然留了后手啊。”易少丞心头一颤,顿时心凉半截。刚才他和九头尸鹫激战,已经油尽灯枯算是惨胜。

        易少丞连挪动一下身体都觉得非常艰难,就算动用雷电心法,也至少需要两三个时辰才能复原。如今又来这么一个硬茬,看来,取胜无望了。

        见易少丞没有动静,这人也不废话。

        提起长枪,对准了易少丞的脑袋往前一送,顿时强大气势席卷而来。照此下去,易少丞必然灰飞烟灭,连肉泥都不会剩下。

        然而就在这这人即将下手的时候。

        一道箭矢陡然射来,穿破黑暗,目标是这人持枪的手。

        这人极为警觉,连忙抽枪横扫而去。

        叮!

        整把枪被利箭钉住,弓箭的力道传在了枪上,让银枪颤抖跳动不已,好似银铃响动。

        “将军!”

        黑暗中传来项重的声音。

        一阵马蹄声急促响起,风一般穿过所有人,顺手掠起地上的易少丞,将其扔在了另一匹马背上。

        随后,十来匹神俊马匹飞纵而出,冲破黑暗,向着易少丞所在方向逃窜了过去。

        原来,项重在易少丞对九头尸鹫实施凌迟之刑时,便已唤来这群良马,只为后面能突围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