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五十八章 别离十里坞
  • 第五十八章 别离十里坞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此夜注定不凡,易少丞在焱珠的铜雀台做客,晚归的曦云奉铎娇之命作为策应,秘密前往月火宫铜雀台保护易少丞安全,就是怕其中出了什么岔子。

        虽然身在十里坞,铎娇已经做好随时破釜沉舟的准备。

        而另一边,少离率这数位宗师,乔装前往城外。直到翌日清晨,他们才抵达目的地。

        杏花如绯,目不及边际,处在其中微有暗香,此地便是十里坞了。

        每每到了季节时,这里数不清的杏花就会盛开,只是今年天气稍寒,这里仍旧是白色的花骨朵儿。

        铎娇身着朴素的衣裙,很好的衬托出她的形体,素颜妆容略显焦虑,也是很早便来到此地。

        “好美的景色。”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铎娇身后,“少离!”

        这一次,少离的仆从都停在外面,而是一人进了十里坞的杏花深处。

        铎娇皱了皱眉,但不等她开口,少离迫不及待又道:“姐姐,你真有信心,击败焱珠那个老妖婆么。为何这般急促,我们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铎娇自然不会告诉少离,这一切都是拜焱珠所赐。

        眼下焱珠对易少丞已蕴含杀机。

        时间拖久,局势更加难料。

        所以早在今天比武时,铎娇已暗暗与少离见过一面,准备随时起兵。浑水摸鱼也好,雷霆一击也罢,一切的手段都只是为了保护易少丞的安全。

        隐藏了真正的目的,铎娇挤出一丝苦笑。

        “弟弟,船大难调头。你想一想,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活在她的阴影之下,我们就应该突然袭击,打她一个措手不及才有胜算。”

        “那,那如何才能突袭?”少离追问,“莫说她麾下那些神射手们,一个个非常难对付。就焱珠一人站在那里,也没人敢去动她。我实在不知,姐姐怎会这么心急啊!”

        少离说完,把后面那句“这不像你啊!”收回去,而是看着铎娇。

        铎娇从怀中拖出那枚散发着浓郁气息的幽牝天果。

        “一切都因为这个……”

        少离看着这枚六眼天果,知道因为这个已经引起了汉朝和滇国的冲突。至于深处的秘密,少离并不知道,如实说也不想知道,无论是雍元皇庭还是整个滇国,少离还是很清楚自己的分量,还没有强大到觊觎此等宝物的地步。

        “我会用此物调走焱珠。只要她一走城内必然空虚,你必须即刻铲除焱珠在雍元的所有根基。我也会派人帮你!”

        “姐姐若能调动身边的好手……”少离沉默片刻,又道,“就算不能连根拔除,也能做个七七八八。”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只能如此。在我书房中早有一份名单,都是焱珠派系的得力干将。曦云师叔知道这东西所在,她会倾力帮你,还有哈鲁族长,无涯,都能任你调遣,如何?”

        “这是最好,所有余孽都不能留”少离听完后激动不已,随后俯首一拜:“姐姐,我是你的亲弟弟,血亲为最。何时动手,这番都靠你安排。”

        两人目光相触,铎娇郑重的点了点头。

        “少离,我还查出焱珠身边那个铁甲护卫,名叫魂,是羌族的少主被焱珠训练成为王者境高手,你在行事过程中,切记防备。”

        “明白!”

        “你先回去吧,时间久了必然会被眼线发觉,告知了姑姑。曦云会去找你的。”

        ……

        少离离开后不久,铎娇的面色才舒缓,直到看着这杏花漫天时,心情才彻底变好。

        “不管了,随风而去也好,随风零落也罢……”

        自言自语了一句,铎娇抛却了一切烦恼,看着天上的太阳逐渐西沉,她的身心不禁踌躇起来,人也变得有些忐忑。

        不久后,一抹清秀宛如道姑的身形携着无数杏花,飞进了林子,落在铎娇身边。

        这是曦云。

        “他们来了。”曦云一见铎娇又道,“那焱珠好生可恶。”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他倒是没什么事情。”说到这里,曦云脸上却生出一番绯红之色,铎娇细问才得知,原来昨夜一晚上,易少丞饮酒不下五斛,焱珠没有刺探出易少丞来这里的目的,最后无计可施,竟然让……让……让一票宫女,假借舞蹈之名,诱惑易少丞。

        想想这其中过程,令曦云也支支吾吾,铎娇也害羞问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那曦云最终还是拍着胸口说,“易少丞倒是蛮有几分能耐,让焱珠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哈。”

        闻此,铎娇也嘻嘻笑出声,最后假装不悦的问,“他真的没有……”

        “没有!”

        曦云郑重的说。说完,曦云心里还在想,世界上还有看着一群花枝招展极尽魅惑的美娇娘,却能无动于衷的男人。

        铎娇又问。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可有安全离开?”

        曦云回答,“车马队伍,正朝十里坞而来。无涯那浑小子,也一同来了。”

        铎娇点了点头,目光流淌出等待之意。

        很久之后,金红映照的杏花外,终于迎来了一队驰骋骏马,这行人当然就是汉朝队伍了,为首者易少丞,面色红润清透,左边脸颊上生长出一道细小的印记,正是当初受辱留下的火毒疮疤。

        不过也好,这让他的儒雅中凭空又多了几分桀骜。

        “易少丞!”

        铎娇迎出,站在路径一侧眺望。她虽早就想轻唤一声爹,但不知道又因何却一直无法叫出口,等了这么多年,心底的某种念想却是在改变。

        “是娇儿。你们等我一下。”易少丞远远看到那边的可人儿,将马停在十里坞外面的树林下,回头望了眼同行而来的无涯,拍了拍肩膀,道:“小子,别忘记我刚才和你说的,待我离开后,要好好保护你师妹的安全。”

        无涯湿润的眼睛夹着一丝不愿,“我知道了。只是……师傅可别让她再哭了。”

        “傻小子。”

        易少丞步行来到铎娇面前,道,“丫头。”

        铎娇淡淡一笑,她现在却是非常的矛盾。明明知道易少丞不能留在这里,却又想不到什么办法挽留他。这种痛,说不出口,无言中又极为的沉重。

        易少丞率先打破尴尬氛围,道,“想必你那曦云师叔都告诉你了吧,焱珠碍于我是汉朝来使的身份,根本不敢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

        “嘻,我倒是听说,焱珠对你使过美人计。”

        “噢?这你都知道。”易少丞脸色微微一红,挠了挠脑袋,正色道,“爹爹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咳咳……好了,此行来滇国,能与你再见一面我也无憾。只是……”

        铎娇闻言察觉出一丝不对劲,连忙问,“你……你现在就要走吗?可不可以多待一段时间。”

        “呃?”

        易少丞心中一动,他当然知道这十年之后的重逢,得来不易,但如今摆在面前的事情却更重要,他需要把幽牝天果带回汉朝。

        不然的话,铎娇也会处在更加危险的境地,连焱珠和九头尸鹫这群人也会纷沓而至,到时候无论是自己还是铎娇,只会忙于奔命。

        “爹……”

        铎娇又轻轻唤了一声易少丞,含着泪花,将手中幽牝天果递给了易少丞,“你走吧。走吧……走了,以后就不要回来了。不要打乱我清幽的生活。”

        易少丞顿首,想要安抚伤心的铎娇,手还没抚到铎娇肩头便被拨开了。

        铎娇已经转过身,朝杏花林中走去。

        易少丞微微一愣,万万是没想到铎娇说变脸就变脸。

        诚然,铎娇有一万个理由要将易少丞留下来,她却知道这样做是万万不能的,因为她还要指望着易少丞带着幽牝天果离开,吸引紧随而至的焱珠等人,唯独这样,才能和少离联合起来,铲除焱珠深藏在雍元皇城里的爪牙们。

        这个小小的计划,甚至连易少丞都不能告诉——因为铎娇知道,他是万万不会带自己前往大汉朝的!

        或者,即便不要此地江山,自己随易少丞去了大汉朝,又能怎样?真的是,去做他一辈子的女儿么?

        滇国是家。

        滇国才是自己的家!

        铎娇嘴唇发白,颤颤的反复告诫着自己,尽量忍住不哭出声。

        易少丞看着铎娇落拓的背影,虽相隔三四丈远,却如同相隔了千山万水,他心里空荡荡的,既不知如何去安慰,又不知该不该去安慰。

        铎娇却停下脚步,语气像是下定了决心,道:“爹爹。”

        “怎么,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易少丞欣慰一笑,却难掩其中的苦涩。

        铎娇背对易少丞,一边说一边流泪,说:“我师尊——青海翼,这多些年来,一直不能忘了你。那时候我尚且年幼,不知其中是什么感觉,后来,后来,后来我长大了,渐渐明白这是一份爱慕之情。你若有心,应当在离开之前,与她一叙!”

        提起青海翼,易少丞的心情再次微微一颤。

        易少丞唯一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便是她了,说实在的,自己在大汉朝这些年来生活也有诸多不易,并非没有想过安家立命的事情。

        但易少丞多年来未见铎娇和无涯,心中早已把他们当成家人,除了青海翼以外,恐怕也容不下别的女人了吧。

        “就麻烦你和青海翼说一句,多谢这些年来,她替我照看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娇儿,我走了。”

        “真的要走?”

        诚然有一千次准备,但到了此刻,铎娇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转过头噙满泪水道:“爹,要么,你带我走吧。回汉朝也好!我再也不要做什么王女了。求求你,带我走吧,爹!”

        “不行!”

        易少丞斩钉截铁的拒绝。他觉得这样说又有些不妥,伤害了女儿也是件他做不出的事情,改口柔声道,“你相信我好吗,我一定会回来。”

        “不,我再也不信你了,永远不会再那么傻傻的等着你,就为了等你见这两面么?不,不,这不是我要的。上一次,十年……你对我,易少丞,你对我真的不公平!”

        铎娇苦笑连连,她仿佛在诉说着人间最为悲苦的一件事。

        易少丞确实不懂她。

        不懂过去这十年,她是怎样熬过来的。

        终于赢得繁华绽放,再见到易少丞时,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世间最开心的人儿。可是呢,幸福来得太突然,转眼间又将面临暗沉无日的深渊,这一次,铎娇再也不愿意面对了。可想而知,此刻的心情有多么低落。

        看着易少丞决绝的表情,铎娇越来越失望,终于下定决心掉头小跑,入了杏花林中不见了。

        “你说不公平!不公平!哪里又有公平?”

        易少丞自言自语,一声长叹,神态黯然,归队后骑马远去。而无涯听了他的话,只好前往杏花林去追铎娇。

        不远处的曦云看着这场景怅然所失,喃喃自语:“师姐啊,这丫头也……和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