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五十六章 一刀断山河
  • 第五十六章 一刀断山河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想不到我桐木帢竟然会被你逼到这个地步,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桐木帢状若疯癫,话毕,大喝一声:“能让我用出这招,这是你的荣耀。此招过后,你成败由命,生死在天,接招吧!”

        断山河——

        斩!

        偌大而又辉煌的弯刀,悠悠竖起,无可匹敌地一斩,空气如凝。

        让人无法呼吸。

        置身于风暴之间,无涯面色凝重起来,高高举起了手臂,竖起两指。

        臂做枪杆,指做枪刃。

        粗硕的肌肉虬结宛若盘龙,整只手臂的颜色在飞快变黑,没多久便状如黑炭了,而那竖起来的两根手指,从黑色之中褪掉,慢慢亮起,变为红色,兀蛇般的雷电从猩红之间绽放,很快便缠绕住了整条手臂。

        然后,密密麻麻的雷电裹住了指尖,化为一道长长的、状如枪尖的锋刃。

        台上易少丞,微微点了点头。

        “这小子的领悟力出乎意料,竟然这么快就能灵活运用“刹龙神枪”。”

        无涯猛然睁眼,心中低喝一声,身形一动犹如离弦之箭,刹那迎向了这断山河。

        此刻,观战之人,无论是寻常百姓,还是滇国的武者,更或是焱珠这种高手,每个由衷觉得此时无涯手中早已有枪,他们震撼目光都带着期待。

        到底是这虚拟而出的神枪厉害,还是宝刀更加锋锐。

        “刹龙神枪……杀!”

        一刀,一枪,终于狠狠撞在一起。

        砰!!!

        一瞬间光芒如华,闪耀天地,声音轰然,宛若天崩地裂。

        这一瞬,一切都被无比刺眼的光华吞没。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闭上了眼,直到良久后光芒消散,这才睁开眼睛看向台面。

        这一看,所有人都窒息了,发不出一点声响,一双双眼睛瞪成了圆,丝丝看着。

        他们的身形僵住了。

        放眼望去,台面上的无涯和桐木帢两人,都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无涯站着,一条手臂垂下,浑身衣物破碎,裸露的身体之上血肉模糊,那是被无数暴散刀刃之气卷割成的。尤其是他那条垂下的手臂,上面血痕累累,没有一寸皮肤是完整的,血液滴滴拉拉连成线往地上淌,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洼。

        他满头红色的长发已经被卷走一半,剩下的乱糟糟披在身上。

        至于桐木帢,更惨。

        他半跪在地上,用弯刀强行撑着身体,喘息中带着咳嗽,咳嗽中带着血沫,原本一头镶缀无数宝石的小辫子,此时此刻也被去了八**九,那是被强大的如龙雷霆枪气卷走的。一身雪白上等的羊绒衣物都破碎,只留了些许兜裆布遮挡着体躯。

        他的身上,同样有无数焦黑的血洞,焦黑的血液正从里面汨汨流出。

        他在颤抖,眼神畏惧地看着前方无涯。

        然而无涯纵然变成这样,面色一动不动,就像铁浇铜铸,没有悲喜,也没一丝痛楚。

        “认输吧。”无涯声音里没有一丝波动。

        “认输?哈哈哈哈哈……”桐木帢笑了。

        山地族的少主,是绝不能输的。

        无涯此时此刻的话就成了最大的讽刺,反把他的心火吊出。

        “去死吧!”桐木帢狰狞着脸,什么荣耀,什么阿泰,什么王子,什么比武,一切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了,此事的他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赢。

        望着桐木帢冲来,无涯叹息一声,低垂着眼皮,另一只手的手指变黑,指尖变红,丝丝雷霆乍起。

        纵然比原先微弱不少,可此时此刻,也能完胜神兵利器。

        “可惜了。”无涯抬头睁眼看着杀过来的桐木帢,再没犹豫,戳了过去。

        这一招击中,神兵利器无法阻挡,桐木帢必然被贯穿。

        “尔敢!!!”就在这时,那边一声大喝蓦地暴起,声音如洪钟,震得四周嗡嗡作响,不少观众当场被震晕。

        桐木帢和无涯的身形都被震得一僵。

        那台下观看的老头再也忍不住,一跃上台,手呈掌刀,劈向了无涯,速度之快一闪就到。

        “哼!”

        一声冷哼乍然响起,同样,静观其变的易少丞飞身直上,

        两根手指并成的枪尖率先截在掌刀前。

        一指一掌,一瞬间便碰在了一起。

        啪!

        震耳之声响起,一圈圈气劲涟漪状吹开,一下盖过比武台,扩散向了台下。

        数不清的观战百姓被这圈涟漪荡得不住向后。

        看台上的焱珠见状,再也忍不住的站起来了,目光里透着一股光芒,准确的说,易少丞的强大已经让她有些匪夷所思了。

        “看来,这易少丞必须死在我手里,才不枉此生!”

        焱珠旁侧,铎娇微微闭眼似乎古井不波,心中又何尝没有在想,此时是否需要偷袭焱珠长公主,偷袭的话又有几分胜算。恐怕如此,这才能护住易少丞的周全。

        ……

        “嘿嘿!来得好!老夫魁暮狼来领教一下阁下高招!”老头一抖身体,浑身衣物震开,那麻杆似的枯瘦身躯正以肉眼可见的飞快速度膨胀起来。不过半会儿,一个瘦弱的老头变成了魁梧壮硕不输无涯的强者。

        “魁暮狼!他就是魁暮狼!”

        台下一片惊呼。

        魁暮狼手一卷,弯刀便从桐木帢手中飞出,落在他手上。

        “断!”

        “山!”

        “河!”

        弯刀,仍是那把刀。但在被灌入元阳过后,似乎让它一下子增长到一丈之长,虹芒蹭蹭加剧,最后变得如凝血墨一般。

        台下已经屏住了呼吸。

        这是断山河,真正的断山河,威力之强大,远远胜过刚才的桐木帢。

        魁暮狼旋转着身躯,飞斩一刀,劈下。

        这魔幻的斩杀,宛如是一尊古老的神灵降世,斩下杀灭天地万物的一刀。

        所有人都觉得似乎心猛然一沉。

        仿佛,他们看到了整个山河天地,将要被凄寒黄昏带入到永恒的黑暗之中……在这种特别的氛围中,有人陆续倒下,这都是因为心中绝望无比而昏厥了过去。

        易少丞面色毫无波动,长长唤了一声。

        “枪——”

        一道银光如龙,忽地从台下人群中跃起,咻一声落入易少丞手中。

        易少丞拎枪,甩手一拂,指尖所拂过的每一寸枪体,凝成墨汁般的黑。

        直到指尖一扫,这枪刃迅速又化如烧红烙铁般猩红之色。

        易少丞眼神猛然一凝,骤然之间枪上雷芒绽放,短短一霎那,所有爆涌而出的雷芒裹在枪上,这长枪便化为了三丈长短。

        这长度,要比对方一丈大刀,更长,更大,更出色。

        易少丞的枪,稳稳刺出。

        在刀与枪交接刹那,碰撞产生的一连串无数的气劲在比武台四面八方爆开。

        天地之间,犹如一轮温暖的烈日缓缓升起,驱逐对方所带来的黑暗和阴冷。

        所有人看到,雷霆大枪摧枯拉朽地破掉红色巨刀,一路无可阻挡地扎入魁暮狼身体,然后在洞穿魁暮狼身体的一瞬间,那枪上所有光华消失,露出了银枪原本的面貌。但银枪仍在咻咻转动,它好像化为了一条银龙,搅碎了魁暮狼胸口正中所有骨头与血肉,洞穿身体,冲了出去。

        当所有光芒消失,魁暮狼与易少丞一错而过,换了位置。

        人们再次产生了错觉,看到了一条银龙从他后背心钻出,飞到了那个儒雅男人手中,直到被那人牢牢攥紧良久后才平息下去,慢慢露出了枪本来的形状。

        铮!

        宝刀从魁暮狼手中滑落,径直插入地面,清冷的月色落在刀面上,一片凄然。

        魁暮狼身体并没有倒下,就那么站着,但脑袋已经垂下,还睁着的眼睛里失去了所有光芒……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人们,昔年年少成名、纵横滇国无敌手、只活在传闻中的一代刀王魁暮狼,被一个看似儒雅的年轻人提枪绞杀,不过对方一合之力。

        传说,从此再无传说。

        此时,全场默然,无涯也收起了攻势,也不再去打桐木帢。略显寒冷的夜风,在呼嚎着——

        ……

        看着台面上出现的易少丞,铎娇的心也紧张了起来,但当她看到易少丞只一招便杀了魁暮狼时,心中震撼,眼神却又时时刻刻提防。

        啪!

        魁暮狼的死,让坐下没多久的焱珠重重一拍座椅副手再次站起,冰冷的脸色,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一股强烈威压当即散发了出来,周围除了那个铁剑铁盔的侍卫外,所有人都心惊胆颤,再也无法抵抗,纷纷跪在了地上。

        这股震慑人心的威压,不是单纯的武力,还有一种来自于上位者长期给人带来的压制感觉,这点连铎娇也感受到了,眼神里不可遏制的出现了丝丝惊恐,颈项上沁出丝丝汗晶。

        这便是焱珠!

        这便是滇国高手第一人。铎娇这才明白,若真是动手偷袭,自己必死无疑!

        “易少丞,你这个罪人,竟敢来我滇国捣乱,你可知这是我滇国最神圣的比武?”焱珠遥遥看着比武台上的易少丞冷冷道。

        声音所过之处,台下的滇国百姓一片接着一片跪在了地上。

        易少丞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慢慢转过头,淡淡然的眼神回过去,遥遥望着那至高看台上的滇国的长公主。

        这是多么熟悉又精致无双的脸庞,多么嚣张又不可一世的气焰,这一刹那甚至让易少丞对其产生一种无法遏制的摧毁**。

        但易少丞目光仍然淡漠,他不说话,冷冷观望。

        几个呼吸后,焱珠心生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困惑,“这十年,台上这男人莫非已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