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磕头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阿泰选拔,下半场即将开始开始。

    “我现在的模样可真惨。”无涯躺在比武台一角,喘着气休息着,他看着浑身破碎的衣物,散开缭乱的头发,以及满身伤痕,口中是一嘴血腥味,心里有些不舒服。他连忙向观台看了一眼,发现观台上,只有那个坏女人在看着他。

    他知道,那是师妹的亲姑姑,是坏女人,所以感觉更加不舒服。

    但让他松了口气的是,师妹不在看台上。

    “这就好,要是被师妹看到,可就是丢脸死了。”其实一心专注比武的无涯根本不知道,铎娇从头到尾都在关注着他,若非那黑甲护卫表现出太强的煞气,定然不会离开看台半寸。

    另一边,桐木帢就要好得多。

    他本身是山地族的少族长,身份显赫,又蝉联两任阿泰,荣耀无比。这一休息,周围嘘寒问暖的人无数,有的帮他捶背,有的帮他捏肩,有的帮他擦汗擦背,有的帮他整理容貌。

    同样是躺在角落,桐木帢若是土皇帝的话,无涯就是只红毛土鸡。

    还好的是大滇国名分好战,崇拜勇士强者,作为本届的黑马,人又年轻,自然收到其余百姓的爱戴,即便没有特定的人来帮他,周围百姓都自发地为他送来了水和食物,帮他擦拭身上的泥灰与血渍,甚至帮他拿来了整洁干净的好衣服。

    无涯心里很温暖,这让他身上伤痛有了缓解。

    这时候,一只大手按在了他后脖子上,一股炽热如岩浆般的暖流,顷刻间从这手掌之中溢出,涌入了脖子之中。脖子乃是脊椎的顶端,这暖流一涌入,眨眼工夫便淌到了全身四肢百骸,五脏六腑,让他浑身的经络舒展开来,那刚才一战被打得闭塞的经脉也被再次冲开。

    于是,浑身的元阳纯力再次汇聚在一起。

    在这股强大无比的暖流带动下,仿佛产生了共鸣,也跟着开始运转。

    不过片刻,无涯只觉全身伤痛好了七八不说,就连原本被严重消耗的元阳与体力,都恢复了个将近十分。

    “醍醐之法!”

    无涯一怔,这是那五个老头说过的醍醐之法!

    ……

    所谓醍醐之法,便是将一个人的元阳倒入另一个人体内,帮助另一人元阳运转周天,让经脉、气穴恢复顺畅,这样便能治好体内的伤,恢复体力,与消耗掉的元阳。强大的人,甚至能够直接将全身元阳修为传到另一人身体之内,让另一人转瞬成为高手,这便是醍醐灌顶。

    元阳纯力这种东西,每个活物体内都有,只是多与少的差别,想要利用起来,非得是武道高手。可若非至亲之人,谁又会傻得用这种方法?

    ……

    无涯身体在恢复的同时,眼睛一点点睁大,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他不敢去猜测,传给自己元阳之人会是谁?

    天下偌大,谁能赐自己这番恩情?

    那就……只能是他!

    这一刻,无涯瞪得像卵泡般大小的眼睛,突然流淌出一丝丝温热的感觉。

    这是噙满泪珠的感觉!接着,这盈盈雨滴的感觉一滑而下,无涯一咬牙,怀揣着实在无法说服自己的想法,在那只手撤离自己后脖一刹那转过身去。

    他低着头看着眼前,眼前的确有一个人,这个人穿着双皮靴,身材并不高大,重要的是却没他一点熟悉的感觉。他的心在颤抖,情绪在紧张,他的眼睛还在持续地从这人脚起,一点点往上看,目光路过这人的脚,小腿,膝盖,大腿,腰腹,胸膛,最后是……脸。

    可是,这人穿着一身黑色斗篷,面孔遮在防住沙尘的大兜帽下,什么也看不见。

    能看见的,只有对方微微露出的下巴与嘴巴。

    这下巴上没有一点胡须,和他记忆里那十年之前南源河畔,大雪纷飞离开时的模样一点都不一样,他是胡子拉碴的……

    “不是他……”无涯有些失望。

    正失望之时他眼睛一瞥,看到了这人嘴角慢慢上扬了起来……这种上扬带着些许桀骜与戏谑,让他感到无比熟悉。

    他再次抬头瞪大眼看着这人,这人伸出了手,将兜帽慢慢掀掉……

    顷刻间,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眼中,尽管他不再像当年那样扎起长发,英气勃发,而是一头长发散开披在肩上,面孔满是儒雅,但他忘不了这双凌厉澄澈的眼神,这对利剑一般的眉毛,以及脸上尚存一道细蜈蚣似的疤痕……

    “许久不见,无涯。”这人声音温和道,“还好吗?”

    无涯激动无比,眼睛里的光芒在颤动着,眼泪在眼窝里盘旋。

    本就不擅长表达的他,这一激动到无以复加时,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啊啊啊地发着声音,不知该如何打招呼,也不知该如何表达。

    好像,开倒车了,这几个月来,铎娇费煞心思来训练他说话,到关键时候竟然还是掉链子。

    无涯一阵手忙脚乱后,突然想起什么,他在比武台上退后两步,双膝一跪,扬起脑袋来狠狠磕在地上。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九个响头,每磕一个,比武台颤抖一次。

    习武之人本就根骨强健非常,如无涯这般已经超越了一品大宗师,修为仅仅逊于真正王者境,再加上天赋高,这铁铸铜浇的比武台即便撞到也不会受伤,可是此刻,九个响头过后,他额头已经一片血肉模糊,所叩头之处也凹陷了下去,地面更是血溅五步!

    “师父。”

    响头磕完,无涯终于想起来,该是说话了。

    大音希声,莫过如此,吼得再亮,叫嘚再响,也不如这沉沉的两个字。

    易少丞的大手轻轻的拍打着他,似乎在安慰,又似乎在表示他的感同身受。

    这一刻,易少丞又何尝不是心中悲恸无比,过去这十年的时间里,虽然远在万里之外的汉朝,却常记河畔日暮,自己带着铎娇和无涯练武、游泳的场景。那些年,那些事,那些美好的,还有那些挣扎过的,都已经物是人非了。留在心里只有这沉甸甸的一片!

    一时间,易少丞也不知是喜是悲。

    “好好打,再有人使坏,我来对付。”易少丞最后道。

    ……

    “师父?原来这个人是这无涯的师父!”周围百姓一看如此,当下为易少丞让开了不少空间,再看易少丞时眼中敬重无比。

    无涯的实力他们是见到了。

    年纪还没满二十,天生体格高大如牛,威猛非常,能和蝉联两任阿泰的英雄桐木帢打平手,再加上一头罕见的红发,除了强大之外,浑身都充满着危险气息,这人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头怪兽。

    这头野兽,他们从阿泰比武开始就关注着,他们发现,原来他也只是个少年而已,就是长相有些奇特罢了,但那喊师父两字时所展露出来的性情,都让人感到无比亲和,因为那纯真的像个孩子。

    不过,这个师父……

    更多人的目光注意到了易少丞身上,身材不算高大,相貌潇洒,就算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痕,都破坏不了他一身汉人独有的儒雅气息。

    这样一个人,竟然是这头洪水猛兽的师父?!能够调教出这样一头怪物的家伙,这人该有多强大!

    一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理慢慢从那起初的敬重,变成了敬畏。

    ……

    易少丞欣赏地看着无涯,长长松了口气道:“你长大了不少。”

    被师父这么说,无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面色不开心地跃下比武台对易少丞道:“对不起师父,我把您用的那杆长枪给弄坏了。”

    说完,无涯摊开了手。

    手上是几块金属碎片,那正是枪头崩坏时产生的,原来他还一直攥着几片,在手心中咯出了血印。

    “无妨,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没事就好。”易少丞宽慰道,心里好气好笑又感动,又道:“你可想过接下来怎么办?”

    易少丞说完,眼神看向了比武台一角的桐木帢,以及他身后的那个瘦小老者。

    桐木帢此刻正半坐半躺半假寐,眼神也在看着这边。

    没过多久,那瘦小老者已经将一柄崭新的弯刀递到了他的手中,同时目光也凛然看向易少丞。

    桐木帢却不管这两位前辈级别的无形对峙,接过弯刀,坐起来,慢慢拔出,只见这镶嵌着宝石的刀鞘里,那弯刀的刀刃竟然没有一丝装饰,只是上面寒光凛冽内敛,如镜的刀面上有着不少雪花般天然细微花纹,刃上锯齿密布,若不刻意去看还发现不了。

    连那边的易少丞也感慨,端的,这是一把绝世好刀!

    “嗯,真可惜了,钢口能现雪花纹,刃头能有织密锯齿,这样的料子与锻打技艺,怕是少有,却落在了手脚不净的人手里。”易少丞微微笑着,语气淡然平和,但隐隐中似有着鼓怒意。

    这股怒意,无涯感受到了。

    无涯遥遥看着摆弄刀具的桐木帢,收回眼神,对易少丞一抱拳道:“确实是好刀,一会儿开始了无涯就把它枪过来,送给师父。”

    “哈哈哈哈……”易少丞高兴地笑了起来,良久后道:“无涯你看这人身后。”

    无涯不明所以,循着易少丞所说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如乞丐瘦鸡似的糟老头子拄着拐杖站着,头上毛没几根,嘴也因为没牙瘪了下去,弱的好像放个屁都能把他给倒崩三尺高。

    这又有什么好看的?无涯疑惑的看着易少丞,实在不明白。

    易少丞接着道:“你被偷袭的这几下,就是这人搞的鬼。”

    一听这个,无涯当即大怒了起来,他就知道那牛毛有古怪,当场,无涯就要撸起袖子去把这老头给拨皮拆骨了,只是师父易少丞淡淡的话把他给拦住了。

    “摘叶飞花杀人,这是使用暗器的最高境界,花最软,叶最脆,能将这两样东西杀人,你想想看,实力该有多强?这人用的却是牛毛,软的不能再软,细的不能再细,可一出手就将你经脉戳伤,气血封闭,你可想过这人实力?”

    “王者境?”无涯立刻明白了过来,见易少丞承认,又跟着道:“真是王者境吗?”

    “至少这个境界了,这人许是这小子师父。你刚才所用的一切招式都被这人看在眼中,此时恐怕他早已想出了应对你的破解招式,传给那小子。我为你用醍醐之法,本有拔苗助长的嫌疑,按照平日,就算你半死我也不会用。但今天我若不助你一把,恐怕你一登台就要被他给斩杀。”

    “他也配当阿泰?还有这不要脸的老匹夫,安敢欺我!”无涯一听,气得咬牙,恢复如初的他,说话竟也渐渐流利起来。

    易少丞笑了,问道:“想不想狠狠教训一下他?”

    无涯点了点头道:“想,可是,我没有称手兵器。”

    “兵器哪里都有,重要的是使用兵器的人,你看。”

    易少丞伸出两根手指,在无涯疑惑的目光之中,这手指颜色竟然逐渐变黑,指尖泛起了微微猩红,几道兀蛇似的雷电乍然跳跃。

    易少丞忽然出手,戳向了比武台铜铁浇注的支柱,这一招又快又疾,无涯一点都没看清。

    在易少丞收回手时,他就看到那支柱上面有一个洞,洞口周围都被烧红了。

    这正是易少丞那一下杰作。

    无涯当即瞪大了眼睛,这一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师父的修为该有多高、多强?!

    无涯又惊又喜又雀跃。

    “这就是如龙枪决和雷电心法两者修炼到融会贯通后,所产生的‘雷龙真义’,在秘笈之中,又被称之为‘乌云龙降’或者‘刹龙神枪’。是用枪的至高境界,是人枪合一,但并非是手中枪与人成为一体,而是身上无论何处,都能成枪,只要心到意到元阳到,无论是指,是脚,手肘,膝盖,还有……总之,无处不是枪,无处不能用。我这就将要诀传与你。”

    不久之后,当钟磬之声再起,随着中正上台,比武终于到了最后一段……

    也是到了雌雄分决之时!

    ……

    观台之上,易少丞的出现,自然而然也吸引了焱珠的关注,确认这就是让她受过奇耻大辱的人时,焱珠竟然“呵呵,呵呵”这般自嘲的笑起来了。随后突然想起什么。

    “铎娇,铎娇呢。”

    一旁的侍卫道,“方才便离去了。”

    “哼。看来我对她确实心存幻想了,如今这人来了,她不上房揭瓦还是铎娇吗?”

    虽然侍卫听不懂其中利害,但焱珠却又在摇头。

    “我要看看,敢来我大滇国的易少丞,到底想玩什么花招。这次……可别想再那么轻易的逃走了。”

    虽然无涯和易少丞就在那边,但焱珠只猜对其一,不知其二。

    当年在河道上凿船救走易少丞的,正是这个在打擂台的水鬼头子——无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