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五十三章 戮君之刃
  • 第五十三章 戮君之刃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无涯只觉后背一刺疼,整个人身心顿时一松,元阳纷纷流失。

        “成了!”

        桐木帢大吼一声,终于抓起了无涯将其狠狠掼在了地上。

        砰!

        一圈气浪卷着灰尘从比武台中央冲出。

        “咳……”几颗血珠从无涯喉中飞出,无涯的脸已疼得狰狞,然而更重要的是,他眼神中的光芒正一点点暗下,这是即将昏厥的征兆。

        “意守心神,风雷不动。”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脑海,无涯恍然间,回到了小时候陪着师父易少丞修炼时的情景。

        意守心神,风雷不动——这是雷电心法真义中的一番话。

        念头一动,无涯运转起了心法,顷刻间全身枯竭的元阳,再次流转全身,最终汇聚到了胸口膻中穴。这一聚,让他心头一热,全身打了个清醒的哆嗦,适才打斗时的伤与痛固然更加强烈,却也让无涯在一个翻身后,更加聚精会神起来。

        然而刚站起,桐木帢一拳就朝他面门砸来。

        你要战,那便战!

        无涯眼神一凝,抡起拳头轰出。

        两只拳头砰地撞在一起。

        这一拳之后桐木帢神色震惊地看着对面的无涯,满是不可思议。

        刚才他这一拳已用全部力量,比武到现在,实打实过了八十多招,直至此刻他已经感觉疲软……就算是服用了少离的隆脉丹,也已有枯竭之势。

        桐木帢想到这里,眼神一凝,看向了无涯身后的台下人群……然后,他再次提拳冲了过去。

        无涯在此刻闭目想了想,伸手在后背一摸,咬牙一拔,放到眼前一看。

        “毫毛?”无涯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扎得自己心神失守的东西,不是利器,不是飞针,而是一根细的不能再细,软得不能再软的牛毛!

        无涯并不傻。

        自己实力到了这种地步,就算寻常钢针都不容易轻易扎入身体,更何况是这东西?

        “竟然使诈,我得打死这家伙。”

        无涯的火性终于一下子被点燃开来了,你说比武就比武,打斗就打斗,胜负倒也无所谓,关键是玩阴的,这是无涯这种直性子最为忌讳的一点。

        于是乎,浑身元阳爆涌而出,整个人就像着火了一眼,轰轰轰,连踏散步,提拳,猛砸……

        呼!

        桐木帢被这一拳,砸得身体摇晃不止,就像是风中的小树苗,那种血肉裹着骨头在身体上碰撞炸响的声音,听得台下百姓头皮发麻,一个个亢奋无比。

        这才是战斗!这才是男儿本色!这才是爽!

        战至未久,无涯便凭借雷电心法支配身体内的元阳,涌现了压倒性的实力。

        砰!

        这一拳砸出,桐木帢也一拳砸过来,但是碰撞过后,桐木帢只觉自己打的不是人,而是一堵磐石,受伤的竟是自己的拳头。

        “不好……”桐木帢心中焦急。

        就在这时,无涯的拳头忽然停了,在桐木帢惊诧的目光中,无涯身体突然伫立不动,就像是一只鼓足气息的大蛤蟆。

        人群中也有见多识广之人,见状立刻大喊:“那无涯一定是在蓄力,要发大招了。”

        这么一喊,也牵动了至高台上皇族的眼光,连焱珠都不由得凝视起来。

        战台上。

        “看来得速战速决了。”

        无涯蓄力完毕,没有丝毫犹豫,举拳对桐木帢砸下,可就在这时,一阵巨疼从他手上传来,他疼得面红耳赤,一霎那便冷汗淋漓,定睛一看,原来手上经脉要处被扎着一根纤细之物,仍旧是那牛毛!

        愤怒的无涯知道自己被人暗算了,立刻四下扫视。

        只是这一扫,便错过了打败桐木帢的最佳机会,桐木帢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抬腿一挥抽在无涯脖子上。

        砰!

        无涯当场整个脑袋被砸进了比武台之中。

        “呸……”桐木帢浑身狼狈,吐掉带着碎牙的血水,抓起半昏聩的无涯拳打脚踢,无涯从昏聩之中又被打得清醒过来,清醒之后便感到浑身无力与巨大痛楚。

        再这样下去,他马上就落败了。

        自己不能输!

        “可是,这牛毛竟然这么厉害,一而再,再而三的穿透过来。我该怎么办?”骨子里的野性爆发了,无涯咬着牙狰狞着脸,凭借最后一点力量抓住了桐木帢的拳头,身体内鼓足元阳,一拳挥出。

        桐木帢嘴角掀起讥讽的笑容,目光游走,迅速避开这一下。

        噹!噹!噹!

        比武台一角,钟磬忽然响起!

        这钟磬响起,便表示这比武到了一半,双方需要中场休息。

        无涯生生收回拳头,冷眼看着桐木帢一眼。

        ……

        事出反常必有妖,由于那牛毛极为纤细,又隔着那么远,不说普通的观战百姓,就连铎娇都看不出,无涯其实已经受到严重的干扰。

        铎娇并不知道这场战局,对无涯已然极为不利。

        此刻,铎娇正被另一件事情所吸引。

        准确的说,她是被焱珠身旁的铁甲侍卫那冷冷的眼窝,散发出的某种光芒所吸引。身为一个青袍巫师的阶位和实力,铎娇在感知力方面尤为擅长,恐怕在整个场地,也不弱于焱珠长公主多少。

        “是他……他为何要看我?”铎娇心思急转。

        感受到那人的这种目光,并非像寻常人那样的艳羡或者仰慕,而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冷冷的,嗜血的,这人铎娇感觉自己像是被猎豹盯住的猎物。

        “我倒想看看,此人到底意欲如何?”

        再三思索,颇感不适和不耐烦的铎娇,忽然间转头,目光迎向了对方。

        她终于看清楚了这人的全貌。

        几丈外站在卫队之中的这人,浑身裹在铁甲之中,一双眼睛也藏在了里面。短短的目光相触,这奇怪的不适感就已经消失了。

        铎娇松了口气,旋即目光落在了对方伫持的大剑上。

        这把大剑极为精致,外形也很独特,冷酷的血槽和斑斓色宝石并存,铎娇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把大剑散发的威势,似乎一般人根本不入它的眼界,而专杀功成名就之人。

        这种威势,好像是对她这种身居高位的存在,有着一种独特的杀意。

        “我记起来了!”

        铎娇心神凛然,画面又在脑海里浮现,心中喃喃自语了起来:“十年之前,南源河畔,雪飞万里,火光映天……”

        在记忆中的冰天雪地,确实有一柄大剑插在地上,是易少丞战胜了那汉人护卫江一夏后,年幼的自己曾见过一面,这把剑的名字叫……霜绝!

        “霜绝,专杀西域诸王诸君侯,所以,又称戮君之刃。当年易少丞并未拾取这把剑,后被焱珠缴获,这才传到他手里吧——这种宝贝竟会流落到他的手里,想必,此人定有什么过人之处。这焱珠手下还真是人才济济呢,看来还是必须要调查一下。”

        “姑姑……”铎娇起身,微笑对焱珠道,“师兄看来就要落败,实在有些无聊了。”

        焱珠笑了笑,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

        “休息去吧。”

        “娇儿告退!”铎娇离开观台后,却是返回宫中,紧急唤来文大人。

        “文大人,拿着这个去十里坞,那里有我的一支斥候营,将这个交给七夜。”铎娇把书信交与了文大人后,又道,“此番是机密之事,无人知道我有这样的一支卫队,你知道怎么办,对吧。”

        铎娇盯视文大人的眼眸,期待回答。

        “老朽丢不负众望。”

        “多谢大人!”

        文大人离开后,铎娇这才松口气,这老臣她虽极为信任,但若非刚才感到那森森杀意,她也断然不会冒这个险,把自己的看家本钱都告诉了别人。

        没过片刻,乔装后的文大人便到了十里坞。这有着一大片野杏树林,远处有条小河,水源充沛。但之所以人迹罕至,是因为此地不远处有一大片荒坟,幽静如寂。

        文大人远眺,这一大片林子里,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那杏花随风摆动尚是白色的骨朵,寒鸦哀鸣,极是凄婉。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块石碑前,捡起旁边的一块响石,在上面敲了几下。

        “什么人……”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戎装的少女走出,她目光如箭,气质出众。谁能想到,这里果然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老朽,受人之托,来这里找一个叫七夜的姑娘。”文大人自报前来目的。

        少女目光在文大人身上游走了一下,接过递来的信笺阅览一番,收起傲慢之色,道,“文大人,方才冒昧了。请随我走。”

        “无碍,无碍……”

        文大人走入杏林腹地。

        谁能想到,这里竟有一支铎娇的私军,虽铎娇当初依靠青海翼的帮忙所建,只有百八十人,每一人都不饰脂粉,身穿戎甲,腰悬佩剑,手执长矛,英姿飒爽无比。若是战起来,绝对算是一支精锐之师。

        铎娇便是需要她们为自己侦查出,到底那黑卫到底是何许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