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五十章 莫名其妙的重赏
  • 第五十章 莫名其妙的重赏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经过昨一晚的狂风暴雨,整个雍元城都被洗涤得干干净净。

        第天一早,太阳从东方升起,宫里一切照旧,什么事也没发生,大臣们该上朝还是上朝,铎娇殿下与少离殿下依旧并列在王座上听取朝政。

        昨夜易少丞的出现,铎娇心情好到极致。

        只是,铎娇的额头眉骨上,已敷上一贴草药,脸上也还有其他挂彩之处,这反而让她动人明艳的颜值直线提升。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些臣子们,特别是年青一些的,抬眉看了眼高座上的铎娇,心中莫名觉得有些荡漾起来。

        “摄政王驾到——”

        在早朝即将结束时,这声传谕让所有大臣分列两边,跪在地上。

        “这老妖婆怎么又来了?”

        铎娇与少离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生出这种感慨,不过还是连忙下台阶往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雍容而威仪的女人迈着步伐也走了过来,铎娇连忙和少离一同行礼。

        “长公主殿下!”

        “姑姑!”

        “都是自家人,就免礼了吧。”焱珠面色和蔼,扶起铎娇,又看了眼少离,说:“听闻你姊姊昨夜遇刺,幸得逃脱。你可多要上点心啊!”

        “侄儿明白,已经吩咐禁卫加强戒备。”少离有些惴惴不安的回答,他虽知道姑姑对自己不错,但却从未真正的相信过这个女人,更不需要她的施舍。此时低眉顺眼,早已让这少年内心生出强烈的叛逆。

        “光靠你那些人,哪能够呢?”焱珠点点头,朝身边的珑兮看似随意的吩咐,“可调遣二十名龙射手到少离殿下这边,以后若再出这般漏子,可就是你的问题。”

        “喏!”

        珑兮退下,铎娇和少离又不约而同的心想这焱珠好生厉害,不动声色之间,就以此作为借口,又多了更多爪牙。铎娇也很清楚,这些龙射手啊,作为滇国最为强大的战斗序列,非焱珠不能调动,二十个名额一下子投放过来,到时候真有什么冲突起来,很可能就成为翻盘的存在。

        想归想,脸上却依旧是笑颜如春。

        “姑姑,还请移步殿上。姑姑这么担心侄儿们,哪怕是怕侄儿们被这些大人们欺负了?”

        焱珠微笑,目光扫过众臣,道:“就你机灵,我是怕——我是怕,这些大臣们被你给欺负了。”

        “哈哈!”

        姑侄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

        少离也面露笑容。

        大殿上的大臣们,长吁一口气,谁都知道,如今的滇国皇庭,若说焱珠是只母夜叉,那铎娇也好不到哪儿去,谁都怕她们见面掐架弄得鸡飞狗跳。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还不如眼前这么滴,哪怕是她们互相假惺惺的,也让人省去许多麻烦。

        待焱珠坐到王位上,这两个小家伙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众多朝臣也平身而立。

        铎娇又道。

        “适才,我还想等早朝结束后,去给姑姑请安,然后一同去看阿泰选拔的比武,姑姑长居铜雀台,该是出来走走了。”铎娇亲昵说道。

        要说起“请安”这两个字,完全是随口胡诌,从小在这么大,铎娇可是从未主动去过一趟长公主的月火宫。

        “噢?”焱珠也是一愣,回过神道,“娇儿你是有心。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一同前往吧。”

        姜还是老的辣,焱珠说到这里,停下来望着铎娇,竟出手帮铎娇整理了下头发,原来是那簪子与髻子有些歪。

        “你要是姑姑女儿该多好啊,这样就能不用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能整日陪着姑姑。随着我这年纪越大,越是觉得有些孤单。”

        铎娇愣了愣。

        未曾想到,假戏真做,竟然也引得心间微微一颤,一种异样的错觉涌上心头。

        对于铎娇来说,从小到大,哪个姑娘不希望得到母爱,哪怕是一丝,对铎娇来说也格外珍贵。铎娇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便被焱珠这么三言两语一下子戳中了。

        可惜,铎娇也清楚,面前这人可是蛇蝎心肠的焱珠长公主。是铎娇曾在无数个日日夜夜中,盘思怎样扳倒之人。

        一时间,铎娇不知该如何回答。望着笑盈盈的焱珠长公主,她怔住了,眼角处生出一丝晶莹。

        “怎么,委屈了?”

        焱珠微微一颤,令人不敢直视的目光中多了份柔情。

        “殿下与摄政王姑侄情深,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只教老朽感动啊。如今我滇国皇室虽人数稀少,可却这般紧密,实乃皇家大辛,也是我滇国之大幸呐!王女殿下英明,摄政王殿下慈睿,何愁我大滇国不昌盛长远!”立在众臣前的文大人笑了笑,连忙拱手向前。

        焱珠听完,豪爽地笑了起来:“文大人不愧深得汉人儒家之精髓,这话不光说得好,还极为在理,说到本王心坎儿里了,来,重重有赏。”

        “多谢殿下——”

        这样就能得赏了?还重赏?

        周围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齐看向那文大人,心中一个个都呸了起来,大骂这文大人是奸诈狡猾的汉人,是草皮上的狐狸,油嘴滑舌、花言巧语、马屁精之类的,一下子看不起他来。

        可心里骂归骂,这些大臣附和得比谁都要殷勤上进。

        顿时满朝文武都拱手齐声喊了起来:“摄政王殿下慈睿,王女殿下英明,我大滇国昌盛长远!”

        铎娇在不经意间与文大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透露着感激,文大人低头,不动声色地拱手作揖一礼。

        笑过之后,焱珠长公主脸色渐渐平静下来,她挽住铎娇的手往外走了几步后忽然停住,微微转头对身后的少离说道:“少离,也和我们一同前往,观看阿泰选拔赛吧。我还记得,此前要你多加准备,成为阿泰,你都准备得怎样了?”

        “姑姑,我定不会让您失望!”

        “那就好!”

        焱珠说完,挽起铎娇的手臂一同走出。

        铎娇回头看了一眼少离,目光中带着一丝鼓励。

        ……

        这一路上姑侄有说有笑,身后几位大臣也只能远远跟着,不敢靠近,铎娇和焱珠周围,也只有几名焱珠的侍卫。

        “对了娇儿,整日里跟着你的曦云哪去了?”焱珠看了看周围忽然问道:“好似从刚才就一直不在。”

        铎娇闻言心中一颤。

        是啊,曦云不在,自己的保护就没有,该不会是长公主此时,就要对自己下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