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四十六章 山地族少主
  • 第四十六章 山地族少主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师兄,今日辛苦你了。不过,此次我们还是要拿到阿泰的资格,同时也好好磨练技艺!”

        “嗯嗯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选拔结束后,铎娇亲自接无涯入了皇宫,吩咐宫女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糕点肉食,顿时一桌子美味便呈现在了无涯眼前。

        早就饿了的无涯一下子就无法镇定了,囫囵吃了起来。

        “吃相真难看!”

        永远靠着柱子的曦云额头多了三道黑线,无奈至极。这么长时间与这少年的相处,她才发现这少年心思澄澈,内心善良质朴,并非外貌这般的野蛮,有很多事只是没人教他他才不懂,有人肯耐心指导的话,学起来还是一点就通。

        铎娇亲自给无涯倒了杯酒,无涯一饮而尽,又说:“师兄,明日这十二人的第一场赛我不担心你,只是这第二场赛我心里总放不下。也是我这段时间有些忙,还没有将桐木帢的事说给你听。”

        “桐木帢?”无涯一下子想到了今日比武时看到的一人。

        那人年纪显得有些大,人倒是长得很精神,身穿一套雪白的羊皮大氅,一头细碎的辫子上绑满了红蓝珠玉宝石,看起来颇有派头,身份理应尊贵。

        但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人和自己一模一样,不需要武器,赤手空拳,一招制敌。

        无涯向铎娇形容了一番后,铎娇点头道:“便是此人。”

        原来这桐木帢是滇国部族之一的少族长,这个部族很富裕,故而能够收集到更多的秘笈药材来培养此人。在过去的十年之中,曾经以十九岁的年纪夺得了阿泰,连续蝉联两任的阿泰。

        如今年纪未满三十,自然可以继续来参加这种选拔。若是连续三届的话,此人甚至能得到受封,拥有开创新部落的特权。

        正如此,桐木帢在赌坊是押赌最多,也是最为热门之人。

        ……

        “桐木帢见过王子殿下。”

        少离寝宫内,身穿白色羊皮大氅、满头小辫子缀满琳琅珠玉的青年人,对着少离拱手一礼。

        “桐木帢,别来无恙啊!”少离起身哈哈大笑,拉着他就坐到了自己的桌旁。

        桐木帢被王子的热情弄得浑身不自在,由于身份悬殊,又不好拒绝,于是也只能听之任之。

        原来在十年前,少离六岁不满,那时候滇国正好举行阿泰选拔。

        年幼的少离被滇王拉着登上台观看,便一路见证了这桐木帢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赢得阿泰的整个过程,那时候便对此人仰慕不已。

        “原来如此,在下受宠若惊了。”桐木帢连忙抱拳称谢。

        少离眯眼笑了笑。

        十年,那时候少离不过是个懵懂少年,而如今的少离更明白,自己是王子,对于面前这样一位他曾经景仰的阿泰,看的角度也自然发生了变化。

        在寒暄一番过后,少离直接切入了正题。

        “桐木帢,我景仰的阿泰,现在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殿下请不要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够被殿下信任帮忙,那是我桐木帢的幸运。”

        “那我就直说了。凭借你的实力,进入前三是肯定的事,但是明天你将会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

        “是谁?”

        “那是我姐姐的师兄,叫做无涯。”

        “那红发少年?”

        桐木帢眉头凝重,此人出手果决稳健,凭借赤手空拳便入围了,所以给桐木帢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桐木帢还暗暗比较一番,如果是当年遇到无涯,恐怕都赢不了。

        “不错,就是他。你根本就赢不了他。”少离一针见血的说到。

        “殿下您的意思……”

        “在我的帮助下,你可以赢过无涯,但我——必须是这次的阿泰!”

        桐木帢站了起来,他不是笨蛋,一下子便明白了王子少离的意思,无疑是让他做一场戏,最后把自己给捧上去。

        可身为阿泰,身为武者的荣耀,决不允许他那么做。

        “抱歉王子,我曾经向埋葬在大山的祖先发过誓,必然会堂堂正正面对每一场战斗,认真对待每一个对手,绝不故弄玄虚,我要成为阿泰,顶天立地的阿泰。如果违反这个誓言,祖先就会把我脑袋拽下来,拒绝我进入大山祖地,并且成为孤魂野鬼。”

        桐木帢豁地站了起来,身形挺直犹如枪杆。

        然后,少离拍着手笑了。

        “这才是我欣赏的阿泰吗,不过……”少离眯起眼看向桐木帢道:“桐木帢,我记得你们山地部族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愿望。我记得当年阿泰选拔时父王曾经说过一件事,那就是无论谁能够连任三次阿泰,那他将帮助完成一个心愿。”

        桐木帢神色一凝,低头看着地面:“不错。”

        他抬起头看向了宫殿外的远方,那里似乎有他的部族与家乡——百年前,部族犯了大错,被逼无奈下远离了赖以生存的故乡,迁徙到了荒蛮的丘陵,福兮祸所依,没想到新地方居然盛产宝石。

        但,他们山地部族最大的愿望,仍是重新迁回去。

        为此,桐木帢非得夺得这次阿泰不可。

        “可是,你必然赢不了我姐姐的师兄无涯,那怎么办?”少离走到桐木帢面前淡淡问道,与他并肩一同站着,看向远方天空,接着柔声说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美好:“你看,你的祖先英灵徘徊在大山,而你们的祖地失落在草原河。因为你的失败,你们山地部族注定将无法回归到背靠大山的草原河怀抱。”

        “我们祖先说过,美丽的蝴蝶,漂亮的花,娇柔的美人,这三样和鲜艳的蛇是一家人。”桐木帢不为所动。

        这是山地部族古老的谚语,意思是越是鲜艳美丽,越是蛊惑人心,就像毒蛇,越是毒越是漂亮。

        言下之意,王子正在蛊惑自己。

        王子少离哈哈大笑:“你不必不相信,我清楚你,擅长防守消耗,上次阿泰选拔你也是这么赢得。我姐姐聪明无双,看人透彻,自然比我更加清楚。再者,那无涯如今刚晋升到一品宗师的境界,而你,据我所知晋升入二品也才没多久。唉,你们的愿望在你身上要落空了,我替你感到不值。”

        “殿下,请不要再说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桐木帢面色急切的道。但此刻他心中已隐隐有些动摇。

        少离苦笑摇头,全力以赴就能赢得比赛了?那是瞎扯,阿泰选拔赛,哪一个不是全力以赴,用硕大的拳头狠狠教育对方?

        他拿出了一颗丹药,放在掌心,递到桐木帢面前。

        “隆脉丹。”少离道。

        “汉人的东西?”桐木帢惊讶道。

        “比武前服下,全身血肉在接下来一个时辰内会硬如金铁,战力至少提升五倍。我们做笔交易吧,你打败无涯,再输给我,我便以王子的名义完成你的心愿,日后,你们山地部族依旧是滇国的贵族部落。如何?”

        望着少离,最终,桐木帢接过了少离手上的丹药。

        单膝跪地:“桐木帢愿拼死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