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四十五章 阴魂不散
  • 第四十五章 阴魂不散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哦?”易少丞没想到还有这事,眼前一亮,连忙应允了。

        只是事情已经过了十多年,当年的那些老兄弟并不好找,有些卸甲归田,有些入朝为官,有些已在军伍中做了掌权者,还有一些当起了刀客剑客,四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还有一些中日里落魄非常,甚至有些个已经死去多年。

        易少丞是顶替了骁龙的身份,并不是真正的骁龙,不认识这些人,但项重认识。

        而项重只有一人,把这些人召集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的,零零总总花了许久时间,才勉强凑齐了二十个人。

        这里面和项重关系最好的,是个独臂刀客,名为甘臣。

        和项重一样,他是骁龙昔年的左右副将,只是在战争之中,一个用弓瞎了左眼,一个用刀断了右臂,两人日子都不好过。

        在项重和这群人联系的同时,易少丞也没歇下。而是连续三个夜晚,佐以一些炼汞丹方,炼化了体内那条火毒无比的九火天蜈,雷电心法再进一层,很快到了第六重天,就连呼吸也似乎蕴藏一股雷电的气息,这种征兆说明,雷电心法距离最后的大圆满还有一步之遥。

        易少丞脸上的火毒伤疤,蜕皮心生,渐渐好了,但他给人的感觉,除了英武不凡之外,眼中还有一种如剑般的戾气。若不收敛起来,一看就是个由死而生的狠角儿。

        不久之后,这支总数二十一人的队伍便出发了。

        马是最好的马,配备的干粮也是最好的,虽然人数少,一切条件却都优渥异常。

        ……

        “什么?”

        洛阳徐府,得知骁龙出使滇国的徐胜满脸震惊:“陛下当真糊涂,怎么能让他去呢?!”徐胜压低声音,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这段时间以来他走的每一步都不顺,出兵滇国被阻,三子徐蒙被杀骁龙至今逍遥,属下赵松明出使滇国又遇这般事,连那徐天裘也还死了!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心中急迫,无奈到了极点。人有时候就这么背,喝水都可以塞牙缝,这一连串的事情出来,徐胜只觉自己的地位在那皇帝心目中正日益消减,甚至一度生起告老还乡的想法。

        如今一听这事,他心就感觉被火在灼烧一样。

        自己没完成的事陛下让骁龙去做,这可是自己的死敌啊……这足以证明陛下的心意……已经不再依靠他了。

        “来人!”一念至此,徐胜大喝一声。

        “桀桀……徐大人有何吩咐?”阴冷的声音在徐胜话音刚落时便出现在房内。

        徐胜一怔,怒气压下几分,冷着脸道:“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是那骁龙的事吧?”

        这人满脸阴鸷,一身黑色大氅,背上还带着一个古色犹如青铜甲鼎,看起来颇为怪异,不是别人,正是那九头尸鹫,对于徐胜他也并不高看。

        “机会有两次,第一次我们失败了,但这一次决不允许失败。”

        “什么意思……不妨直说。”

        “这次出行最重要的不是陛下所谓讨一个说法,调查两位使者死因,而是……神人古墓。”

        九头尸鹫一怔,原本阴冷玩味的眼睛立刻停下,专注地看着徐胜。

        事到如今,徐胜也不怕把原本绝密的事情说出来,毕竟现在他周围可堪一用的也只有这九头尸鹫。

        “老兄弟,你继续说。”

        徐胜只好将这次事件圆盘托出。

        “神人古墓之中藏有武魂,但所在之地镌刻在钥匙上,确定在滇国境内,皇帝老儿为了这才放弃了那原本让他震怒的两成商税,派人以为太后贺寿的名头去征雪羊绒,去找钥匙。”

        “那钥匙呢?”

        “如你所见,就连你那小小小师叔徐天裘,和我那副将松明都死了,也没留下一个活口,但我有种感觉。”

        “你是说……滇国也知道了,所以杀人灭口?”

        “是。朝中李水真使坏,竟让陛下告诉了骁龙,让他携精锐出动,假借调查来探求那钥匙。”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骁龙得到钥匙后再出手?可那骁龙已经走了许久,行进路线我也不得而知,又如何去找?”

        徐胜停下踱步看向九头尸鹫,低沉着语气道:“骁龙携带了二十人,这二十人中也有我的人,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这些我都交给你,到时候你便能清楚地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了。你要做的只有两件事,找到钥匙,再活剐了骁龙!”

        最后“活剐骁龙”这四字一出,徐胜全身都散发着浓烈杀意,九头尸鹫看得阴森直笑。

        “我这口锅,就是给他准备的。”

        ……

        时近年关,又一年的元岁,滇国上下也忙碌了起来。

        比起汉朝来,滇国的年关气氛更浓,坊间例外都热闹非常,特别是到了年底总有一次举国欢庆的比武。

        此地武风盛行,人们在并不富裕的环境下生存,就需要极强的生命力。人们相信,守护好自己,保护好家园,戌卫住美好,必须要有强大的武力。

        只有强大的武力,才能让自己保护的土地发展得更加繁荣,才能让子孙茁壮成长。

        每每年关的比武,就成了整个滇国最为重要之事。

        今年不同于往年,五年一度的阿泰选拔比武,更加热闹,更加有看头。就冲着“阿泰”这两个字无上的荣耀,整个滇国的少壮武者对此趋之若鹜。

        今天,是正式比赛的开始,也是百位入围武者的真正第一战。

        无涯的修为本就极好,隐藏得又深,再加上铎娇为其讲解雷电心法,他的进步非常神速。再一个是少离的五个师父都不是等闲之辈,对于无涯的所有能力在实战上的体现尤为看重,为此专门为其特训了一番。

        另外,还有曦云这样一位高手在旁,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指点一二,他在修炼上的许多闭塞之处,都迎刃而解。

        如今无涯所拥有的条件,某些方面来说,略胜王子少离,起码比他的师父易少丞当年要好得多。

        昔年,易少丞也只是个外门弟子,因为天赋高,入门没多久便受到指点。凭此易少丞便进入了宗师境,后来机缘巧合得到了骁龙的遗宝,这才得意步步生莲,在那短短六年之中晋入王者。

        这修为越往上,便越难。

        无涯从五品宗师晋升一品,没用多长时间。

        但从一品晋升到如今半步王者境,却耗费了许长时间。

        阿泰百强赛中,无涯赤手空拳下,没有花多少实力,仅仅一拳便将那百强入选者给击下了台。

        接下来,一路高歌猛进,顺利进入前十二之中。

        这百强赛本就精彩,越到后面越生猛、燃爆,所有人都不遗余力的爆发最强战力。

        台下乌泱泱一片全是观战的百姓,起喝声音如雷,看得人热血沸腾。

        城里城外,酒楼茶馆,处处都在讨论这十二谁能进入三甲,谁又能最终夺冠。

        最热闹的地方要莫过于赌坊。

        每次的阿泰选拔都是赌坊的头等大事,诸多赌坊都会联合起来举行压赌。如今所有的话题都聚焦在了三个人身上,这三人便是桐木帢,少离,无涯。

        人们一边押注,一边讨论着选手的背景。

        “那这桐木帢又是何人?”人群中不知有谁问了那么一句,周围气氛先一冷,随后立刻哄笑了起来。

        “问这话的肯定是外乡人吧。”那讲解着每人背景的赌徒笑道。

        “就是,竟然连桐木帢都不知道。”赌坊内一阵唏嘘。

        随后,众人又议论起了桐木帢,接着又谈起少离和无涯。

        有个身穿黑袍斗篷的人一边喝酒,一遍静静倾听,每当听人提及无涯时,目光会突然发亮,脸上拢起淡淡的笑意,又像是某种满足和欣慰,此人,正是从大汉而来的骁龙中郎将。

        未久,易少丞已经无法打听到更多信息,便戴好黑色罩帽,重新走到在雍元城贫民区的幽暗的小巷内,他步履看似漫不经心,在路过一个包子铺的地方,还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吃起来。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两名同样伪装的斗笠剑客,一路尾随。

        “哼,看来九头尸鹫也来到这,不能再等了!”

        易少丞目光一寒,身形一闪,借着一棵枯树的遮掩突然就失去了踪迹。

        “跑了!”

        两名斗笠剑客对视一眼,随后分散而走。

        半刻之后,这两名剑客来到贫民区青瓦房的地下,水流声断断续续,原来这里是一个被人遗弃的破败建筑,靠近着雍元城的排水道,此时传来九头尸鹫幽沉嘶哑的声音。

        “桀桀!我已查出那幽牝天果就藏在皇宫铎娇之手,该你出马了!大功告成时,我定要拆了骁龙的骨头,熬汤煮肉,你们都有份!”

        另一个声音道:“我对骁龙没兴趣,我只对神人武墓有兴趣,对了,还要了这个小妮子。”

        “嘿嘿,雅兴,雅兴,老兄你从墓中呆了这么久,倒是没忘记这人间极乐之事!”

        “桀桀……”

        易少丞早已暗中跟随这两个剑客来到九头尸鹫的巢穴附近,自然也听到这番对话,杀意顿显。但最后还是趋于平静下来,无声息的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