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三十五章 死无全尸
  • 第三十五章 死无全尸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没一会儿,铎娇便用小狼毫在这羊皮上,按照字帖上的字迹写了起来。

        无涯一边磨,自然一边看着铎娇写,随着一行字写完,无涯的眼神渐渐亮堂起来,显然这些字迹引起了他的兴趣——准确的说,是勾起了他的某些回忆。

        曦云一看无涯的样子,就觉得奇怪,细细一想,连忙凑上前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也和无涯一样,呆了。

        铎娇所写的这篇字帖,正是当年在九州洞府小洞中隐藏的那副“雷电心法。”

        想当初,每逢夏日,四五岁的铎娇,便和父亲、无涯徜徉在太阳河的清凉河水中,也经常去九州洞府,她小时候记忆就很好,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如今铎娇所写的字迹,便是将石壁上雷电心法原封不动的抄了一份。

        “我……我要学……学这个!”

        无涯激动地蹲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字迹,小时候的他也曾在石窟中凝视过这些字迹,总觉得这其中隐藏着一股未知的力量。

        如今,当他看到由铎娇写出的字迹后,再结合起最近修炼的心得,某种要破茧般的感觉简直就要呼之欲出。

        令铎娇也匪夷所思的场景,就这么出现了,没过多久,无涯坐在这字迹前面的地砖上,渐渐的陷入到某种禅定状态,面容严肃,身体自然松弛,就像是一个沉淀多年的水下木桩,沐浴着缓缓流过身躯的平稳力量,这是一种进入先天顿悟的修行。

        “只见其形,便悟其意。师兄果然很有天赋。”铎娇知道,就算是这样,师兄所需要的还远远不够,因为她的字帖只有当年石窟中的三分意境,即便全部领悟了也并不完全。沉思少许,铎娇便打算待师兄醒来,就给他细细讲解这文字中的内容。

        于是,铎娇便拉着吃惊非常的曦云悄然离开了屋子,给无涯修炼腾出空间。

        ……

        徐蒙很生气,他要气炸了。

        几日之前,一切还好好的,他不是喝酒贪欢,便是驰骋打猎,日子过得何其逍遥?常山郡山高皇帝远,却真是个府邸,此处的军备虽说属于大汉朝,可在这里因为他老爹徐胜的关系,和他家的私兵没什么两样。

        几天前,他还和狐朋狗友打猎正欢呢,却被匆匆忙忙跑来的管家告知了一系列事情。

        两件事,一件是一个自称骁龙的人把他的房产地产给夺了,另一件事情,就是这个骁龙不光夺了他财产,还告了御状,让他老爹在朝中处境极其难看,现在皇帝已经派人彻查此事了。徐蒙知道,接下来若处理不当,会有更恶心的事情等着他。

        但他现在气啊!

        比起第一件事,第二件事自然更为重要,可是第二件事爆发也是因为第一件事,第一件事在半个多月前就出了,可管家现在才跑过来告诉他。

        “你为什么不早说!!!”

        原野上,年迈的管家在徐蒙耳边将事情说完后,徐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天生体格魁梧非常,以前没练武的时候都能徒手扔动百斤石板,后来练了武更是进步神速,那足有九尺高的体格就算是头熊见了都要掂量掂量,更何况这瘦鸡似的老管家?

        老管家被这么一吼一抓,人当场白眼一番便晕死了过去,嘴角流出了黄色胆汁。

        “唉!”徐蒙狠狠叹了一口气,面色由青转红,把老管家一甩,拨马掉头便跑。

        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就要把这个叫骁龙的干掉。只要这人一死,那什么都没了。他徐家在朝中势力极大,只要解决了这个叫骁龙的,剩下的事情都是银子的事,花钱打点一番便好。剩下的,若是有人询问,他直接说这人是假的便好。

        反正,人都被弄死了,还能查出个什么来?

        实际上这也是他徐家的一贯作风。

        于是,回到家后,徐蒙找了些人,拿了兵刃,来到了那大宅院前,本想轰门将人叫出来的,但一抬头便见那“骁宅”二字,顿时气由心里起,怒从胸中生,当下二话不说,一脚就将这朱红老门踹得四分五裂。

        “骁龙何在?!”

        这一声四个字,如虎啸豹鸣,吼得老宅房梁颤动不已,灰尘簌簌。

        在门口弥漫的烟尘中,徐蒙便看到一白衫长发披肩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起来长得既像仙风道骨的方士,又像温文尔雅的儒生。

        “本将骁龙,你是徐蒙?”

        “狗日的骁龙,看老子今日不活剐了你!”说罢,徐蒙一晃那足有两百斤的镔铁砍刀便要冲向易少丞。

        “慢着。”

        刀刃嗡一声落在他额前一尺处,然而锐利的刀风已将他一丝头发斩断,即便如此,易少丞的脸色依旧淡然。

        “怕了?”徐蒙仗着那九尺身高,微微抬着下巴,居高临下看着易少丞。

        “呵呵。”易少丞摇了摇头,两根指头在额前刀刃上一敲,只听当得一声,刀刃剧颤,徐蒙眼神一凝,他竟觉得手臂发麻,手不受控制地握着刀偏向了一边。易少丞走到大门前,与徐蒙背对站着,看着外面。

        这时候,由于徐蒙巨大动静,周围村里的人都跑了过来看热闹。

        外面乌压压一片,很快聚集了人无数。

        “我这是为你好。你看,如今外面有这么多双眼睛,你无缘无故地来踹我家门,又要将我砍杀,到时候圣上御官下来了,就算你徐家家大业大,又如何堵得住这传出去的悠悠众口?”

        徐蒙神色一凝,待他想明白后当下只觉背后冷汗涔涔。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确实如此,他这次事情做的有些莽撞了,如果处理不好,只会让朝中的父亲更难堪。

        “你找我,无非是想发泄心中不满,对不对,根本不是想杀我。”易少丞对着外面朗声说道。徐蒙头微微后转,睨了一眼那乌压压的百姓,一双双眼睛,当即明白,只要自己说个不是,恐怕这话就会成为不久之后的证据,连忙点头道:“不错,这宅子本无人,只是我景仰那骁龙将军,想修缮一番替他做些事罢了,大家同为武人嘛。但是你一出现,自称骁龙,不光打了我徐家的人,还霸占了这宅子良田,我怎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这才心中有怒气罢了。”

        这话漏洞百出,本就是他胡诌的。本就是他为骁龙设下的陷阱,只待寻找机会,将面前这个骁龙挫骨扬灰,又岂管他是真是假。

        “那照你的意思是,还是不相信我喽?”

        “你当然不是骁龙。我听闻那骁龙何等威风,岂会是你这样的文弱书生,除非你能打赢我。”这话落下,徐蒙便让随从研磨写了一份状子,写下自己名字拿到了易少丞面前道:“骁龙将军是吧,可敢签下这武状?”

        易少丞接下这武状朗声读了起来。

        “未月廿三午时,徐蒙与骁龙比武,公平对决,点到即止。然刀枪无眼,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有差池,双方不得再究。否则,五雷轰顶,天诛地灭。”落款处,徐蒙名字已经写上,就差骁龙二字了。

        “啊,生死状,将军,这有……”

        项重一听连忙上前,却被徐蒙一把抓住了衣领推了出去。

        “我与你家主人说话,没你这条看门狗说话的份,再敢阻止小心爷爷的拳头。”徐蒙低吼,满怀杀意警告完后,又扬起了那砂锅大的拳头,恶狠狠地看了所有百姓、随从一眼。

        那些随从还好,至于百姓顿时被这眼神威胁得不轻,一个个都后缩了起来。

        收回眼神,徐蒙讽笑着看犹豫的易少丞道:“骁龙将军,就这点胆量?”

        易少丞一咬牙,写下了自己名字,然后那作为公正的老人举起了状子,示意给众人看。

        接下来要画出场地,双方准备一下了。

        徐蒙扭动手腕走向,嘴角露出了一丝隐现的笑。

        小鳖崽子,只要签下了这份东西还不是任由我宰割?反正戏也做足了,眼下大爷是一点点耐性也没有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将把人剁了所有人也无话可说。不光如此,现在的所有观战者还是我最好的证人。

        “哼哼哼哼……如此一来,所有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徐蒙低声呢喃了一句,差点得意得笑出了声来,他这事做了,日后在家族之中便能扬眉吐气,也能与那族中大哥相比肩,再也不用看那些家伙鼻孔朝天的脸色。

        易少丞往宅子里走了几步,与徐蒙擦肩而过。

        他走到项重不远处,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露出了淡淡笑意。

        片刻后,这比武就在骁龙府上外面的校场台开始了。

        易少丞他大手一挥,几丈外的项重只觉一股强烈的力量从枪身传来,握枪的双手就像触电一般,再也把持不住飞了出去,速度极快,带着一身轻吟,仿佛就是条银龙。

        唰!

        银枪,稳稳落在易少丞手中。

        徐蒙眼中瞪得大大的,在这一刻他突然萌生退意。

        “不可能,骁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