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二十三章 强大如她
  • 第二十三章 强大如她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易少丞无地自容啊,但也只好长叹一声:“既是如此,那为何不请客人进屋呢,这可不是我平日教你的待客之道!”

        “大姐姐说,药瓶一旦揭开之后,药效就会渐渐消失!爹,我要先给你上药。”

        “好吧。”

        一会儿后,抹上了这种神奇疗伤药的易少丞,觉着整个脸颊都清凉了起来。

        连脸上创口处裂开的皮肉组织,也似乎因为药物的滋润,紧密的黏在了一起,恢复了许多活力。

        易少丞心情颇好,但也不愿意白受别人的恩惠,自然就不会怠慢青海翼。

        于是亲自走出,恭恭敬敬的将这位面容严肃,但目光中已不再拒人千里之外的左圣使者,请回了屋中。

        虽然无话,易少丞却没有停下,又架起铁锅,在火盆上煮了一锅滇民喜欢的糍粑粥。

        直至铁锅内鼎沸不已,糍粑粥的香味飘了起来,屋内蒸汽腾腾,易少丞脸上才多了一丝喜悦之色。

        他先是盛起来一碗,双手端送到青海翼面前,才缓缓说道:“多谢左圣使者的药物,我易少丞无以为报!”

        青海翼凝视易少丞。当然听得出来,这易少丞话中有着双重含义。

        只要你接过这碗粥,就代表着他并不欠自己什么了。所以,对于要带走铎娇这个关键性问题上,可以预见到易少丞是绝不会退让半步。

        于是这碗粥,就这么凝空端着。

        说实话她很少如此近距离的与男人接触,在闻到异性身上一丝特有的汗味后,她下意识的后挪了半尺距离,继而冷冷地说:“好一个无以为报,这碗粥的价格,也未免太高了!”

        易少丞只是淡淡看着她,两人目光都带着坚持和对抗。

        坚持了一会儿,青海翼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苦笑,选择接下这碗粥,摇摇头说:“你当知道,这都是碍于王女,我才赠你良药。但话说回来,想必这些年来,你对她亲如嫡出,抚育之恩又重如泰山。我只能代表她的生身父亲感谢你。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再欠我什么。”

        青海翼早就看出来,这对父女感情很深。

        “那就好,阁下请慢用!”

        易少丞知道青海翼还有话要说,默默等待的同时,又低头去给铎娇盛饭。却发现这小丫头因为今天遭遇太多事情有些累了,早趴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睡着了。

        易少丞摇摇头。就在这时,却听屋外传来一阵脚踩积雪声。

        众人侧耳,兀自觉得心口堵。

        这踩雪声一直到了门帘外方停下来。

        谁都知道,这河畔镇经历了羌族劫掠,现下遍地都是尸体,并没有一个活口。

        易少丞目光一沉,修长的手指微微攥起成为拳头,他缓缓站立起来,朝着卷帘外沉声问:“谁?”

        经过短暂的沉默,外面有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回答道:“我家主公焱珠长公主,有请滇国王女铎娇殿下,圣教左圣使者青海翼阁下,以及木屋主人,一同前往罗森船!”

        “若一刻后,我主未见诸位大人,屋外射龙手将火烧此间,万望速速前往罗森船。”

        此话说完,说话之人踩着积雪,缓步离开这里。

        青海翼和易少丞闻言,对视了一眼,说到底,外面这敌人绝不是那么好对付,言语中根本就没有给他们留下第二个选择。

        那离去之人这番话,足以让易少丞心凉半截。

        “两千个日夜过去,这恶魔终于又回来了,丫头啊……就算这焱珠当年的实力,也要比我现在厉害许多啊。我们该怎么办?”

        六年前,是自己从焱珠手中,冒死救下了小铎娇一命。

        这期间易少丞不敢有半点浪费时间,每天都在刻苦的修炼着雷电心法和如龙枪诀,就是为防止会有今天这样被动的局面。

        说实在的,易少丞能有今日修为,多少都是被逼出来的。

        但终于,这个恶魔还是回来了!

        还说去什么罗森船,易少丞清楚记得当年看到的那条大船模样,它就像是一座河上移动的坟墓,只有死路,没有生路。

        此刻,易少丞目光瞬息万变,层层思量着该如何脱困。

        这番神情,自然也难逃青海翼的法眼。

        但青海翼却闻所未闻般,她将一缕发丝别到耳后,再将手中木碗挪到美唇之前,细心品尝易少丞熬制的糍粑粥。

        半个呼吸后,易少丞决定把难题推到别人身上,于是轻声问到:“左圣大人,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青海翼略带赞美的品味粥品,回应:“手艺不错!”

        “我是说,这焱珠公主,到底是何人?难道你就允许她带走铎娇么?”

        眼下到这种关键时刻,这女人竟还有这样的好心情喝粥,他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易少丞的耐性已经彻底消失,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问。

        然而青海翼随即而笑。

        她站了起来,眼神蓦然变得异常凶狠。

        这一刹那间,易少丞突然有种失重感——青海翼仿佛一下子把他带入到了另一种环境,自己来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云端之上,可以看到身下有一个气团圆圈在缓缓转动着。

        “我们是在云端之上,风暴之巅?天啦……你也是界主强者?这是你的空间!”

        易少丞大惊失色。

        其实他并没有动,这情景就像白天与江一夏的那场战斗一样,界主境强者是完全可以将对方带入到自己领域之中。

        易少丞已经进入了青海翼的冰雪领域后,他有着一种介于真实与虚假之间的感触。但当他的手掌触摸到一块封冻的浮云,感受到极致寒冷时,他才知道,这个领域要比江一夏的更逼真,也更牢不可破。

        几乎可以肯定一点,青海翼已经抵达到界主境中期,实力远远超过江一夏。

        神秘强大的气息在周遭舞动着,呼啸的风声无比寒冷,这里果然是高寒的天宇,缥缈流动的气流之中,只余白茫茫一片。

        易少丞对于高度的认知却未曾改变过,因此落入眼界尽头,便是天地微微弧形的运转轨迹。但那轨迹无法触摸,只能感受到是宏大广阔天幕与无尽厚土的接壤。

        这时,一个端丽女子,似乎跨越了无尽时空,从天地尽头的寒冷云层中突然来到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