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二十章 挣扎纠结
  • 第二十章 挣扎纠结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他刚才一直在和铎娇交流,确实有些忽略了周边。

        但谁又能做到踏步无声,潜伏在自己身后而不会有任何察觉。

        这绝对又是一尊恐怖的存在。

        易少丞转瞬回头,果真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子,她精致的五官早已扭曲在一起,眼神寒冷若霜,似乎想瞬间就吃了小铎娇!

        “你这个臭丫头!”

        青海翼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若非有所顾忌,又因为这是个少不谙事的少女,换成别人早就被她一巴掌抽飞了。

        铎娇才不管青海翼气得半死呢。

        反正仗着自己老爹厉害,更是肆无忌惮的不把青海翼放在眼里,朝着青海翼吐了吐舌头。

        “你这个大骗子,疯婆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爹一拳,能打死一头老虎呢。你要是识相抓紧跑吧。要么……”

        小铎娇并没有感受到空气中凝固着一丝不寻常的压抑。

        她思考片刻,手背在身后,像模像样走在两人间来回踱步。

        最后扭过头,对青海翼露出两排小白牙,微笑灿烂,“看你长得还比较标致,身段也不赖。要不,就委屈你一下啦,留在我家做个仆人吧?”

        此刻,铎娇回想刚才青海翼对自己的威胁,终于把她骗到这里,那口恶气现在不报更待何时?于是她就想变法儿的,惹青海翼生气愤怒起来。

        果然,青海翼一听马上就气炸了。

        “让我去做仆人?小丫头,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你真以为,你面前这人能保护你周全吗?哈……哈哈……真是可笑。滇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笨女儿!”

        青海翼冷笑不已,易少丞闻言后却大惊失色,这女人是怎么知道铎娇的身份?心中一直担忧的那根弦一下子紧绷起来。

        没错,六年前,易少丞还是个没长大的毛头小子,因为去抓水鬼而意外救回来了铎娇.

        那天晚上月朗星稀,太阴高悬,自己从滇国长公主焱珠眼皮底下,冒死抢回铎娇的性命,这场景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易少丞不由得仔细看着青海翼,因为这女人绝不是焱珠公主,紧张的心情稍微松弛一些,但他也明白了,来者不善,恐怕今天还不止是这么简单。

        “娇儿,不要再闹了。”易少丞将铎娇护在身后,朝青海翼行了一礼,随后正色说道,“这位小姐,小女年幼,还请海涵。但我有句话也要说,你既然称她为王女,为何不鞠躬行礼?”

        青海翼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易少丞,冷笑不止:“行礼。你这汉人,看在你养育铎娇多年的份上,我恕你无罪。你当知就算铎娇之父,离真大王在世,我也相逢不相拜。废话不多说,我乃鹤幽教大巫女——青海翼,你也可称我为左圣使者。”

        “原是这样,鹤幽教是滇国国教,阁下又是左圣使者,身份非常尊崇,自然可以对王女不拜。请原谅在下冒昧了,那不知您此番来到这里,又有何目的?”

        言语之中,易少丞默认了铎娇的王女身份。易少丞望着对方,当然也知道她的目的,但这句话本来就是打太极。

        想轻松带走铎娇,也要问我手中这把枪干不干。

        所以,易少丞同时也做了两手准备,一边相谈,一边备战。现在体内的经脉又开始抽动起来,经过刚才多重杀戮,易少丞确实非常虚弱,但他也丝毫不惧,为铎娇再打一场。

        青海翼说道:“我要带她走。”

        “去哪?”易少丞眉头一凝,杀意顿显。

        “当然是去滇国宫廷,她从哪里来,就要回哪里去。我想我们之间,应该好好相处。你看,你受伤了,实在不应该再调动力量。”

        青海翼一眼看穿易少丞已经是强弩之末,也许他还能爆发出一阵战力,但此后绝对是油尽灯枯。

        她越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说,易少丞越是感到自己已经被一览无余了。既然这样还不如干脆放弃这种偷袭的打算,而是让身体自然松弛一些。

        这样两人之间的氛围,也就渐渐的缓和了一些。倒是被护在易少丞臂弯下的铎娇,越听越不解。

        “爹……她说我是滇王的女儿么?这不是真的!”

        易少丞没有回答铎娇的话,而是摩挲着她的头发,温柔的道:“闺女,我们家今天来客人了,带她回屋,温一壶酒,我要好好唠一唠这事。”

        青海翼闻言略松口气。

        她看得出这对父女情深,易少丞为了保护小家伙已经杀了不少羌族勇士,这其中更有白羌的一个大头目——白狼,所以能不动手,最好不动手。

        “既然你都邀请了,盛情难却呀,我就与你一叙。只是这小家伙没怎么调教好啊,脾气还真够倔。”

        青海翼带着玩味的表情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铎娇,见她警惕非常,就像一只小鹿寻求父亲的呵护,心中又多了一丝怜爱。

        先前的恼意,也随之消解。

        只是现在,害苦了铎娇,她确实想不通,为何会有现在这结果。

        这完全不是自己要的那个画面啊……

        她现在更加害怕这个女人所说之事都是真的,万一自己不是爹爹的女儿,那么……以后怎么办?

        铎娇试探性的,语气怯生生的问:“爹,真的要……要让这个美丽的大姐姐去家里么。”

        称呼已改,可见机智。

        “当然,尊贵的客人来了家里有酒喝,要是狐狸或者野狼来了,就只有用弓箭来对付。不怕!”

        易少丞一语双关的说,他一把抱起铎娇,扛着长枪,步若流星走在前面。

        青海翼没有立刻跟上易少丞的步伐,而是弯下腰,从地面上捡起来那个“招魂瓶”,摇晃了两下,心中一动:“这个招魂瓶里竟然收集了我河畔镇一百多条冤魂。羌族杀性太重,这白狼果真该死!”

        青海翼脸上露出忿忿之色,当下手中凝起一股纯白气息,随后念诵咒语,就见水银面的招魂瓶里传来一阵嗡嗡之声,随后许多灰暗色的幽影从里面钻出,化成人形形状缓缓消散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