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八章 羌族首领
  • 正文卷 第十八章 羌族首领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转头看去,原是白羌族大首领,带着王妃和王子,以及一众勇士渐渐走近靠拢。

        这位大首领年约四十岁,身材宽厚披着金甲,随风而动的大氅上面是一枚白狼印记。他满意的看着江一夏。

        江一夏没有让他们失望。

        包括绝色王妃在内,众人算是松口气,白羌的面子也算挽回一些,其中只有小王子魂有些失落。

        “我该怎么奖赏江侍卫?”羌族首领笑着问道。

        “您过奖了,一切都是尽我本分。”

        江一夏转变的非常快,他迅速收起所有的高傲,恭敬的对首领行了一礼。

        “本分?江侍卫,这不叫本分。你不负我意,打败了此人,就该记一大功。等这次回到部族中,我会答应先前对你的承诺,交给你四道修罗轮回战谱。等你领悟出修罗剑意的最高境界,可别忘记,还要帮我一统大业!”

        大首领重重拍了江一夏的肩膀,语气柔和、鼓励,也期待着答复。

        “我绝对不负主上厚望,一定会协助主上剿灭滇国!”江一夏即刻表明立场。

        “嗯,好,很好!”大首领露出一丝微笑转过身。

        江一夏松了口气。

        这种害怕是有原因的,这位大首领身份特殊,虽然他并不懂武学,却在五色羌族群内,有着极高的威望。这种威望甚至可以支撑他成为下一位掌控羌族五大部族的唯一领主,享有整个族群至高无上的权利,而这一切——源自于他得到了一个神人宝藏的传闻。

        可怕的是,这个传闻并非是假的。

        这点江一夏能够确认,他追寻多年的“修罗凝霜剑意”的最后半部,便存在首领之手。

        同时,这大首领还是现任白羌氏族主的亲弟弟。当年若是他愿意,如今白羌族主之位,一定也是他的。这也就不难揣测,为何王子魂的母亲,对这位小叔叔一直暗送秋波的原因。

        想到自己,为了得到那本剑谱,江一夏唯有忍耐,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跟着大首领走到冰雕前,陪伴观望易少丞至少持续不下三个呼吸之久。

        最终,这位羌族巨头,未来的羌王,字字诛心咬牙切齿的说:“汉人们常说,无知者无畏。江侍卫,我命令你把这个无知之人的脑袋,穿在枪杆上带回部族,立在我帐篷之前。我要他永远这样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也许只有这样,他的灵魂才会明白,得罪我羌族的下场是多么可悲!!来,把这个给我拿着,吸干他灵魂!”

        这席话杀意太浓,恨意太强。

        以至于让一旁的绝色美妃,连忙将王子魂搂在了怀中。

        众人的目光,绝大部分都注意到大首领转过身,交给江侍卫一个水银色骷髅瓶。

        招魂瓶只有五寸余高,显得比较小巧。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强如江侍卫也脸色大变,手掌不断颤抖着,这竟是羌族的违禁品啊——招魂瓶。从江一夏接触到瓶子这一刻起,似乎就来到墓穴深处,浑身血液冻僵,难以移步。

        江一夏心中暗忖:“虽是个宝物,对身体却损伤不小啊。”

        连平凡羌人都知道,招魂瓶能收集人类冤魂,用来铸造出的武器自带诅咒效果,因为这对锻造神兵有神奇功能,所以才称为宝贝。但由于这东西太不人道,往往招致没有约束性的杀戮,所以羌族各部首领不约而同下了死命令,对于这种绝对危险、绝对禁用的物品一经发现,即刻将持有人除灭。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招魂瓶,感慨和震惊着。

        白羌大首领当然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毕竟——可以使用这种肆无忌惮的违禁物品,也是一种身份的体现。

        人群之中,只有羌族的小王子魂,仍把目光停留在冻僵冰封的易少丞身上。

        不一会儿,王子目光中竟有了一抹喜色。

        原来易少丞并没有放弃,他身体外围的冰层从内而外开始裂开一丝细微的纹路。

        这纹路就像一朵希望之花,在缓慢地舒展着,慢慢绽放。

        既是易少丞自己的希望,也是魂的希望。

        此时小王子比易少丞还着急,真希望他能赶快冲出来,与江侍卫再次大战一场。最好胜了江侍卫,这样就能印证出自己刚才的推断——这汉人杀了可惜。

        可幻想终归是幻想。

        当易少丞眼球一动,裂纹瞬间密密麻麻遍布全身,王子魂看到后立刻受到惊吓,忍不住惊呼:

        “咿,他活过来了。他真的活过来。”

        这一叫不要紧,吓得众人魂不附体。

        诸人凭着感应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没错!

        逃并不耻辱。

        易少丞是头冰冻的猛虎,是尊落满尘灰的杀神。他先前已经用行动告诉了他们——枪头之上,曾经挑着**位勇士的头颅。对于这种凶残的敌人千万不要冒险,只有先拉开距离,再进行反杀才是最优选择。

        只是,这种害怕持续的时间太短暂了。

        因为在这一刹那间,易少丞破僵而出,挣脱冰封,冰渣轰裂就像是碎琉璃一样纷纷落地。

        他没有多做任何停留,体内经脉就像是无数条狂龙,呼啸而动,疯狂抽搐。同时也调动了他体内刚刚被冰封时恢复的些许能量……手中长枪,从背后将白羌的大首领的黄金铠甲穿了个透,随后进入胸腔猛然一搅,大首领内脏立刻全部破裂,血水滋滋喷溅,又从前胸豁**了那美艳王妃一脸,吓得她一阵哆嗦。

        大首领并没有即刻死透,但他却发出比死亡更为惊恐的尖叫声。

        “不!不要……拿开招魂瓶。啊……我不要堕入地狱……我不要……”

        这时候,托在江一夏手中的瓶子越来越重,完全就成为了一个聚风口,疯狂吸纳着大首领的灵魂碎片。羌人所传并不假,一个人灵魂的重量,源自于一个人的成就……

        大首领一生,实在创造了太多的成就。

        这些所作所为都在灵魂被招魂瓶吸纳时一一呈现出来,譬如,他带人屠灭了盟军句町国的一个偏远城市尸横遍野,再譬如,他曾扣押外族供奉,中饱私囊……但这一切都比不过他做的最辉煌的一件事,那就是——

        与这位绝色美妃**享尽人间至美容颜,没错,魂不是他哥哥的孩子,而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