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七章 界主境现
  • 正文卷 第十七章 界主境现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界主境!

        达到这种级别,已经化实返虚,不再追求实质性的剑诀,其神念自辟空间,引动某种绝对力量来增强自己——像这江一夏,就是通过“修罗凝霜剑意”的修炼,神念通天,操纵起“地狱规则”。

        在这地狱之界中,江一夏化身为魔,便是绝对主宰,金口玉言,一言可为法!

        这里白骨盈野,烈焰滔天!

        ……

        骨翼恶魔当空一击,看似不动,实则摄人心魄。

        凝霜剑气贯穿而来,断绝了易少丞与人间的所有关联,五年修炼,又有着顶级“如龙枪诀”和“雷电心法”的双重加持,仍然有着重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一切的一切,让他失去拼斗的意志和一切求生的希望!

        易少丞觉得这一次,可能真的要死了。

        “但也许现在出手还有一丝可能。”

        他的长枪紧贴腕部皮肤,闭目凝神后,松了一口气,但手却将长枪握得更紧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凝聚到了长枪之上,好似百川归海,一刹那纷纷涌入其中,整个一杆普通枪的颜色,在逐渐变得阴沉,仿若狂风雷霆前到来的乌云。

        可是……还不够!

        易少丞总觉得不够,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他在想,在回想。

        而当阴沉枪杆上一丝细微的雷霆啪然乍起,易少丞脑海陡然间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

        “刀道之心在劈砍,棍道之心在点扫,枪道与剑道虽一个是长兵一个是短器,不过何其相似,其道之心在于刺。刺一道,发于心,着于眼,动于身,形意相合时,便是以面化点之时。这个点,便是刺。”

        年幼的声音又在耳边紧接着响起:“点便是刺,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所有声音在脑海化为画面,傍晚悬崖山头老松树下,和蔼的老者捋着胡须笑,连连摇头对一旁年幼的孩子说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可说呀不可说。”

        尔后老者忽然抽出手指点向三丈外的合抱粗大松树,一阵风过后,好像什么都没有。

        一旁眉清目秀的少年连忙跑过去看,发现这上面什么都没有,不免有些小觑。

        “师父你又骗我。”少年转过身去不满道。

        眼角扫过松树背后的山壁,上面一个深邃的小洞却被他忽视了。

        ……

        “我明白,师父,谢谢你。”易少丞的心里涌出了一丝感动。

        正是这一丝感动,让易少丞手上的长枪,在转瞬之间所有阴沉之色褪去……准确地说,应当是所有阴沉之色都推向了枪头,很快那枪头便黑得犹如墨汁能滴下来似的。但还没完,直到这种墨色黑到极点时,一丝银白的光华从枪头之上亮了起来。

        “这样,就够了。”

        心与身合,身与枪合,枪与剑合,三元合一,易少丞举枪朝凌空的白衣剑客刺去。

        这一刺,只是平凡的一刺,并无任何波澜。

        天空中的白衣剑客江一夏举剑朝天一指,剑散开,化为喜、怒、哀、悲、恐、惊这六张修罗脸,每一张都奇形怪状,但却比先前凝实了数倍。

        “同为汉人,你这样的年纪有如此修为也不错了,既如此,便给你个痛快吧。”江一夏朝易少丞一挥手。

        顷刻间,六张修罗脸并列冲向易少丞。

        每一张脸在天空中落下时,一张叠着一张,最终化为了一张巨大的修罗脸扑向了易少丞。

        轰!!!

        无数剑刃气息瞬间爆开,地面、房屋、草木、尸体、火焰……以及易少丞的衣服、血肉在转瞬之间,被剑刃气息撕裂割碎。每一丝剑刃气息在扩散消弭之际时,一改锐气,如花儿绽放悄然散开,然而这一散开,立即结冰!

        易少丞几乎在三个呼吸内,被密密麻麻的冰花冻结,化为一尊举枪朝天的雕塑。

        冰封之内,枪头上的光亮一瞬间暗淡了下去。

        从高空中往下看,以易少丞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内,全部成了厚厚的冰场,即便在这寒冬腊月都格外显眼。

        江一夏慢慢落地,脚踩在冰面上发出吱嘎之声。

        他淡淡的眼神,仿佛看一个死人,漂亮地挽了个剑花,割碎周围飘来的雪花,然后铮一声收剑入鞘。

        “唉……”他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忽然身形顿住,身体朝前倾,眼珠子凸起。

        噗……

        一口鲜红的热血喷在了晶莹洁白的冰面上,江一夏脑袋一阵眩晕恍惚,一个不稳半跪在了地上,用剑鞘撑着身体。

        等他抬头再看易少丞时,眼神已然变成了震惊。

        他百思不得其解对方长枪劲气,为何有着这么恐怖的渗透性,竟然能够连续穿破六层修罗剑气落在他身上。可是……他自己身上还有界主境的七道护身冰霜劲气啊!

        最可怕的是……若不是这伤爆发,他根本没察觉出来。

        什么时候?!他是什么时候做的?!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能够做到?!

        一系列的疑问如同重锤砸在他脑海,他只觉再晚点下手,死掉的就是自己了,越想越后怕,越想着越觉得不可能,江一夏不禁额头都冒起了冷汗。

        武修强者都很明白最简单的道理。

        界主境,除了神念强大外,更拥有着半神一样的战体。任何一位界主强者,都是即将触摸到武学最高圣殿的存在。一旦界主境末期感知到武魂的存在,学习相应的战魂便会成为当世无敌的战神。

        天下膜拜,唯有战神。

        而像易少丞这种王者境,万里挑一不假,再怎么天赋出众,再怎么天纵奇才。可与界主境界的江一夏比起来,实力上仍有着相当差距。

        这种差距会直接体现在刚才的交锋上。

        可是……

        今天,江一夏却受伤了,他是被一个王者境的村夫所伤的。

        易少丞被冰封不能动弹,似乎连思维也都被冻结了。特别是他脸颊上的伤口翻卷着露出里面的血肉,触目惊心。

        这张俊朗充满阳光的脸颊,此刻却尽是凶残与戏谑。

        他的攻击姿势还保留着,好像随时都想冲破冰封。

        “胜败已分,完美的一战!”

        伴随突发而来的掌声,江一夏身后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他连忙擦掉嘴上鲜血,用冰雪掩盖掉了吐血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