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六章 何为强者
  • 正文卷 第十六章 何为强者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铎娇干脆拍了拍衣服上的针叶,拒绝说,“带我去哪?我又不认识你,不去。”

        “当然是带你回宫。”

        铎娇一听有些发懵。

        青海翼耐住性子说道,“这么说吧,你想不想和我去皇宫玩,那里有各种好吃的,好喝的,还有……巫术,我可以教你法术,如何?”

        铎娇点点头。

        青海翼一愣,奇怪这孩子竟然就这么痛快答应了,但铎娇的下句话又把她给镇住了。

        “我知道你是坏人,你是骗小孩子的吧。”铎娇用确信的语气、我算看出来的表情说。

        青海翼面色一怔,刚才一问她差点点头,心中恼怒同时又觉好笑,白葱似的手指点着铎骄额头道:“呵……小丫头,还真是让我生气呢。若非你还这么小,我真想教训你一顿……”

        “漂亮的大姐姐,你是不会动手打我的。”

        “什么,你叫我大姐姐?漂亮的……大姐姐……”

        青海翼被这么一个小家伙肆无忌惮的赞美着,感觉还真奇怪呢。

        但铎娇一脸纯真,怎么看都不像说谎,又说,“漂亮大姐姐,不管你要带我去哪里,或者是为什么要找我,其实这些都可以答应你。但有一点……你要带我,找到我父亲。”

        铎娇此言一出,让青海翼立刻想到了已经故去的滇国中兴之主——离真王,她莫名其妙被一些愁绪影响了心头。青海翼真想告诉铎娇,你的父亲已经去世啦,又去哪里找得到,这不是为难人么!

        小丫头却一脸认真,继续顺着刚才话语说到:“大姐姐,虽然镇上很危险,但我看得出来你也一定非常厉害。所以只要你答应我这小小的要求呢,我就跟你走,怎样?”

        铎娇就像一个小商人,诱导着青海翼。

        “你父亲??”

        青海翼明白过来,铎娇是另指他人。

        她不难猜到铎娇还有个养父,兴许能从他那得到一些关于当年的信息。

        青海翼立刻有些心动。

        而小萝莉这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仍充满诚恳地看向青海翼等待着答复。她亭亭玉立,就像是一朵迎风而动的小花儿站在那里,让青海翼怎么看都喜爱。

        可谁又能明白,此刻的铎娇却认为青海翼是个疯女人,一言不合就要带走自己,不是疯了还是什么?

        要么,她一定是个拐卖小女孩的坏人。

        所以铎娇急中生智,不如先骗她带着自己找到爹爹,再由爹爹好好教训她一顿。你这个漂亮的疯婆子,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一念至此,铎娇笑容更加灿烂。

        青海翼见状冷笑,说,“狡猾的丫头,你实则是想让我去救人吧?那边可都是白羌的兵勇!好,既然你答应我,我便带你下山,免得日后你再恨我。同时,也让你见识一下……这些无恶不作的羌人的下场。走吧!”

        青海翼目光一凛,恢复往常倨傲之态。

        若要查清当年铎娇如何失踪,那易少丞就必须仔细盘查。

        所以青海翼心中暗暗发狠,既然找到了铎娇和她的养父,这案子,也该到了水落石出的一天了。

        ……

        山下,四角楼外,易少丞遇到生死危机。

        白衣剑客只是站在远处挥洒剑气,易少丞不光难以近身,还疲于应付。无数剑气挥洒过来,都会扭曲空气,化为一张张阿修罗面孔。这些面孔有善有恶,有哭有笑,有愤怒有悲伤,夹杂着呼啸而来的剑气之声,就仿佛还带着各种喜怒哀乐的声音。

        一时之间,恍如魔障。

        这些阿修罗脸看似虚实不定,但如果不劈碎不借着巧劲躲过,它们便会围着易少丞飞,一旦撞上身体,其中的剑气便会暴散开来,将身体搅得破碎,血肉纷飞。

        易少丞怎么都没想到,这看上去还颇有几分文雅的白发剑客,居然掌握着如此强悍的战力。

        他知道自己这身防御肯定无法抵抗,在持枪匆忙击破几张脸后,滚地狼狈躲开。

        但是——嘶!

        还是有一张阿修罗脸擦过,短暂接触,易少丞脸庞左侧刹那皮肉翻卷,血肉模糊,半张脸变得畸形丑陋。

        仿佛一半是人,而另一半是魔。

        这四道剑气冲过他身侧之后,没入冰面之下。

        易少丞尚有短暂半个呼吸时间感觉还活着,他没有半点疼痛感,却有着一种身在地狱里的错觉。

        是的,不知道从何而起,河畔镇已经完全陷入堕落的地狱之中。

        背景是到处燃烧的战火,白色的灰烬缓缓升腾,下面是由死人的骸骨堆砌燃烧而出的黑色业火,徐徐抖动着火苗。被燃烧的这群堕落者,哀嚎呼救声忽远忽近,既触摸人的灵魂深处,又穿透九霄云外。

        此外天地间,更有浓郁令人窒息的毒雾,影响着自己的感知力。

        易少丞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情况。

        就像他以前还毫无力量时游历遇到沙尘暴一样,这种感觉何其相似,那时候的他在沙尘暴中躲避着,看不到前后也看不到天地,更不知道危险在什么时候降临,说不定一块飞石忽然卷来,就能将他整个人轰飞……如今,也是这般,他不知道那人的攻击会从何处袭来——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就算知道,也不知道如何防御,更不知道这攻击还会产生何种变化。

        砰!

        远处突然一阵火星四溅,一柄巨大的剑从剧毒雾气中穿出,带着风火和灰烬迎面杀来!

        执剑之人居高临下,身躯极为庞大和飘逸,他的骨骼非常奇异,甚至长出倒钩和骨刺,一对巨大的翅膀微微摆动着。尽管如此,易少丞依旧看出来了,这个怪人的面貌分明还是那白衣剑客的模样。

        不同的是,他白发飞舞,眸中带血,仿佛厌恶着人世间的一切。

        “人怎么可以长成这样?!”易少丞无比惊骇:“难道这根本不是人,是妖怪?”

        短暂发愣后,易少丞猛一个醒悟:“不,不是这样的,这应该是……应该是我遇到了超过了王者境的敌人……”

        一人之力,可匹敌万人者,便是王!

        达到王者境的人,便是孤身入万军中,也能来去自如,无人能挡,且杀千人如屠狗,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这种实力在当今世上,足以傲视群雄。

        这便是王者境。

        毫无疑问,易少丞在杀羌人百夫长千夫长之时,手段轻描淡写,便正是因为如此。

        不过,进入王者境久了,他才知道在王者境上还有一重境界,那就是界主境。只是这也是他偶尔听过的一丝信息,在往后的日子里,他再未听过类似介绍与说法。正因为从未见过,所以也并不知界主境的威力是怎样的,如今……他终于知道了。

        没错,这就是界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