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五章 生死一战
  • 正文卷 第十五章 生死一战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我要你再重复一遍,说给我听!”

        “一直往山中跑,不要停下。”

        易少丞点点头,又道:“那你再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铎娇已经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了,她声音有些颤抖的回答,“我全部都听爹爹安排。但是……爹要答应我,一定要来山中找我!天黑我害怕!”

        “天黑我害怕”这几个字,令易少丞心中莫名一沉。

        易少丞感觉好难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铎娇,默默无言的待了一会儿,易少丞从身旁摘来一朵迎冬花,别在铎娇的耳朵,温柔而坚定地说:“爹答应你,待会一定找你,等着我!”

        铎娇冻得有些发红的小脸蛋上,出现了坚韧表情,随后猛地挣脱了易少丞大手,转身朝着杉树林中跑去。

        一连几步后!

        铎娇转过头来,看到易少丞还这么望着自己,笑了……顿时忘记了所有的哀愁烦恼。

        随后小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密林里。

        易少丞的心情却一直无法平复下来,他随之收起笑容,阴沉沉的转身往回走。

        ……

        回到四角楼前,就见一个发如白霜的青年剑客站在那里,手中还提着一杆沾满鲜血的长枪,显然等了多时。

        对方将长枪一掷,插在易少丞面前石板中!

        “你的枪。”这三个字吐出,谁都听得出这个江一夏冷冷的骄傲。

        易少丞也没回答他,管你是什么人,要战那便战!

        易少丞眼眸中隐隐闪现着光芒,调整到巅峰状态,整个人崩成一线。手中之枪,从枪杆至枪头,从血槽再到墨铁枪尖,无一处不闪烁星华之光。因此这股气势注入枪中之后,就算是一杆平白无奇的长枪,也犹如神器在手。

        人枪合一,这便是王者境的实力。一身村夫装扮的易少丞,从他握住枪杆时,气质就凛然一变。

        白发剑客短暂惊愕,但敌人越强大,江一夏也越来越满意了。

        是的,他手中血剑,嗡嗡作响,已有饮血的渴望。他瞳孔中就像经历了修罗战场最惨烈的战役,整个人气势陡然提升到极点,那剑锋颤音也随同这气势迅猛增长而越来越响,以至于一把插在丈外雪地上的羌人短刀,再也无法承受短频但强烈的颤音,竟“咔~”的一声,从中断裂飞了出去。

        “阿……”

        “修……”

        “罗……”

        “斩……”

        这四个字是修罗剑意的第一重,代表着四股不同的阿修罗神力,对应天道、鬼道、人道、畜生道中的修行之力。

        犹如四道魔神,踏空而来,瞬间又化成四股赤色的剑形幽影。

        ……

        这条羊肠小道从河畔镇的一个入口,进入了杉树林中再蜿蜒向上,大概还有一两百步路要走,铎娇艰难的朝上攀爬着,不一会儿一片高大的密林遮住了视线。

        如今铎娇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爬得高高的,那样可以眺望发现易少丞到底在干什么。

        曲折的山路,凄迷的雾气,没有尽头的小道。

        铎娇大口喘息,她心中焦急不敢停留,尽管心中越来越绝望,越来越明白父亲可能在欺骗自己。

        可这一丝丝希望,毕竟还没有完全破灭。

        天色越来越暗。

        一直前进的铎娇突然停下脚步,眼中带着惊恐——她先是看到一双莲足,缓缓抬头,这是一个非常漂亮但又严肃的女人,就这么远远的看着自己。虽然她没有说话,目光也尽量装出一副温存模样,但铎娇很清楚——她这么做,明明是在拦截自己。

        “这女人到底是谁,为何这么看着我?”

        一连串的疑问。

        小铎娇仰起头,又把这女子上下看了一遍。内心谨慎的判断这是不是坏人。

        说起来吧,铎娇觉得这个女人确实长相颇有韵味,发髻一丝不苟,额前纹着一只青鸟,裙子紧身恰好显露出窈窕的身姿,整体而言显得端庄美丽,美中不足,就是这眼神好像结冰了,一看就很难对付。

        尽管如此,小铎娇心想,她还是要比河畔镇其他女子漂亮许多。

        而在这同时,青海翼难掩心中狂喜。

        “像,确实是像,这个小丫头八成就是先王嫡女,怎么看,都与我大滇国主神态相似。胆识也不错,很少有人敢与我对视这么久!可真是命大福大啊,竟然躲过了焱珠长公主的毒手!”

        这个叫青海翼的女子身份非常特殊,既身为滇国国教-鹤幽神教的大巫女,执掌了圣殿几乎一半的权力。同时,她还精通巫术,整个滇国能达到她这种级别的巫术大师,不超过五人。

        六年之前,滇国宫廷出了一个惊天大案——王女失踪。

        对于滇国来说当时恐怕除了战争,就没有更大的事情了,所以曾让整个王朝,都处在风暴之中,每个人都成为被怀疑的对象。为此,那时候青海翼正在圣殿清修,接到在外战事离真王的请求,便立即着手查证此事。

        然而当所有的头绪都指向焱珠长公主时,离真王却将这事情摁下去,不再追查。

        多少个日夜,青海翼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几个月前,大滇国中兴之主——离真王战死。

        青海翼再次怀疑,这与长公主焱珠有莫大关联。当年的调查,也因此在青海翼手里得以延续。

        此刻,向来容颜冰冷的青海翼,仔细的看着铎娇,狂喜之色越发流露。

        “焱珠啊焱珠,我道你算无遗策,心狠手辣,没想到你竟不能杀死一个婴儿。”

        可就这时候,铎娇趁她不注意,突然掉头就朝一侧的杉树林里跑了去。

        青海翼连忙飞纵而来,正欲也去寻找,却又见铎娇苦着一张小脸,从密林中返回来了。

        原来是铎娇逃进杉树林没走几步,就发现前面没有路。

        再加上杉树林中枝丫横生,针叶扎人身上非常疼痛,想要躲开是完全不可能的,她只好不情愿的返回到小路上,再次面对着这个着装奇怪的女人时,勉为其难的挤出笑容。

        “小家伙,你倒是跑啊。跟我走!”

        青海翼笑着说,她此刻心情着实是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