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四章 九州剑客
  • 正文卷 第十四章 九州剑客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短暂的窒息后,山丘上终于有人开口说话,竟是这个小男孩所说。

        “母亲,叔父,难道我们军中,竟然无人可以杀死那个汉蛮子吗?”

        这句话一问,就像是捅破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穿着金色铠甲扎着双股长辫的羌族大首领转过头,看了一眼小男孩,锋锐鹰眼中带着一股少有的温和,他终于破了嗓子。

        “江一夏,我要你帮我杀了那个汉人!”

        “属下遵命!”

        守护在小男孩身旁的中原剑客回应。

        此人年龄不到三十,虽然年轻,但束发和眉间,却已半数花白,因而给人一种与年龄并不匹配的沧桑,这也难怪小王子虽然一直被他保护着,却一直感觉与深渊相伴,并不十分自在。

        江一夏离开后,小王子与大首领四目相对,但又很快撤离了各自的目光。

        “魂,你要好好看了,这种高手相搏,机会十分难得。”

        被称为魂的小男孩笑了笑,回答:“若是江一夏输掉,只怕王叔又要让弩手射杀那人,真是可惜了。”

        但凡是敌人,以羌族部落的风格,只需要被消灭即可。小王子对此似乎也见怪不怪。

        大首领避而不答,叹口气后缓缓说到,“你在担心他?呵呵,动了恻隐之心?这也不寻常了,江侍卫修炼的是万里无一的修罗凝霜剑意,这套不传剑学,传闻是一步杀人,三步杀神。而他那把武器“霜绝”名气更大,来自大西域贵霜帝国的一位大师之手。我算算,十年之中,这把剑杀过的西域诸国的国君,都有五六位之多……所以啊,魂儿,这汉人虽然会死,但也算死得其所!”

        “我还是想等一等,看看到底谁厉害!这样的人才若被我们羌族所用,一定大有所为。换成是我,我才不会让江侍卫去杀他。”

        王子另有见解。

        绝色王妃笑了笑,用手轻轻扫掉男孩肩头的积雪,浅浅说道:“魂儿,江侍卫是万里挑一的顶级高手,又同样是汉人,让他们自相残杀,何乐而不为呢?而你却是我们羌族未来的王,身份高贵,只需懂得驭人之术即可。此次叔父带你出来历练,便是要多看,多学!你看……待会等江侍卫杀了那人,我就把那小丫头赏给你,给你做个小伙伴如何?”

        魂抬头看了一眼王妃,挤出一丝苦笑。

        “母亲,那她……岂能心甘情愿?这样的人,我是不会留在身边的。”

        说完,魂也不管王妃母亲惊讶的目光,而是望向四角楼方向。

        王妃笑着摇摇头,她对魂极为溺爱,一挥手,身侧两名护卫立刻会意,步履如飞下了山坡,准备活捉铎娇,作为母妃的礼物送给王子殿下。

        ……

        这座燃烧的小镇,已经死去太多熟悉的故人,飘荡着太多无辜亡魂。

        从回来那一刻起,易少丞的字典里就再也没有“离开”这两个字。

        四角楼外,易少丞将铎娇拥在怀中,小家伙安然无恙令易少丞松了口气,但他知道,刚才狂怒杀敌,动静太大,恐怕已经受到了羌族勇士们的注意,现在一定有更多的敌人会围捕过来。所以他暗自下了某种决心。

        “丫头”

        易少丞松开铎娇,仔细凝视着铎娇熟悉而精致的面孔,说,“娇儿……待会若有人追来,你只需往山中跑,知道吗?”

        “爹,我要和你在一起!”铎娇不愿意。

        “答应爹!”

        见易少丞眼中充满严厉之色,小铃铛有些畏惧,又有些委屈,她抿嘴不说话。随后,轻轻点头算是同意了。

        在她眼中,爹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肃过。

        易少丞松了口气。

        “爹……我们现在就躲到山上去,可好?”

        铎娇很懂事,恢复过来后用手替易少丞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同时也将目光望向了四角楼后面浓密的杉树林。

        那里雾霭如云,树梢迎风而动,清新空气吹过来,血腥味不见了,而是一种野草和树林特有的原始味道。

        其实只有铎娇知道,杉树林中,有着她经常隔窗谈心的画眉鸟,偶尔还能看到体型优雅的雄鹿。它们都曾与自己目光相对,并不像它们看到其他人类那样带着惊恐之色。

        相反,这是一种触动心弦的柔和目光。

        因此,每当铎娇在四角楼上,为它们绘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可以与这些林中生灵交流,后山就是她一直渴望去的秘密花园。

        今天,铎娇终于有机会可以一探究竟了!

        所以在这一刹那,铎娇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危险境地,她脸上浮现出一副甜美纯真的笑容。

        易少丞并不知道铎娇为何而笑。

        但只要她能开心,便最好不过。

        易少丞也跟着微笑起来,傻傻的样子,他将铎娇额前一缕青丝拨到耳后,在她的鼻尖轻轻刮了一下:“听你的,我们现在去山上!”

        父女相视而笑,宛若早已忘记身在燃烧的地狱之中。

        然而身后不远处,烈焰仍在燃烧,一股强大的气息似乎静待已久。这种气息如此令人恐惧,它就像是狩猎中的猛兽,静静的盯着猎物,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毁灭一切的恐怖力量。

        易少丞心中一动:“敌人派来的高手,果然来了!”

        易少丞凭着直觉也能感受到,那是一尊强大的存在——并且,强大到连自己也没有把握将他打败。好在来者,似乎没打算破坏这温情的一刻。

        易少丞道:“等我!”

        那人虽没有回答,却已经应诺了。

        而铎娇闻言后,不明其意,有些奇怪的看着父亲。

        “丫头……走喽~”

        易少丞抱着铎娇站立起来,略作停顿了一下,确认那尊强大允许自己这般做以后,头也不回的穿过自己的庭院。

        他延着足下这条石阶,往绵绵青森中走去。

        然而石阶终有尽头。

        直至最后,易少丞放下铎娇,半跪于地强行挤出一丝微笑,道:“丫头!”

        “爹!”

        “还记得,刚才爹说的话吗!?”

        铎娇从幸福中惊醒过来,脸上立刻闪过一丝忧郁之色,她点点头,目光却又似乎在问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