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三章 疯狂屠戮
  • 正文卷 第十三章 疯狂屠戮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易少丞听不懂他们说的鸟语,但现在却明白这些人的身份——滇国的死敌:羌人。

        羌人向来以实力为尊,这种晋升制度血腥残忍却又真实。

        职位高的可以穿金戴银,职位低的甚至只能穿麻布衣服,面前这个统领模样的羌人,一身皮甲,上面镶嵌铁狼头护肩,足下一双铜钉鹿皮靴,加之身材壮实,眼神凶悍,看起来异常厉害。

        “铁狼头护肩,原来是个百夫长。”易少丞冷笑,一下子明白了所有经过。

        他早有耳闻,面前这个羌族与滇国既是邻居,又是死敌,争夺地盘已久。他们血液中有着匈奴人的那种狂野,又流淌着羯族人的残酷,本身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种族。而今,又联合了句町国,两边合围,形成了对滇国的打压。

        只是这一次,羌族的骑兵团,让战火燃烧到了宁静的湖畔镇。

        “百夫长么。”

        易少丞嘴上呢喃的同时,枪杆如线,人与枪合,枪头如日,骤然光明——

        在这片刻晃瞎人眼的刹那,百夫长只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了一个字:死。

        他惶恐,身经百战的经验让他提刀疯狂挥出。

        所有人在这片刻中,听到了许多声音,挥刀的声音,风声,雪声等等,最后只化为了“嗤”的一声,然后整个世界安静了,所有人的视野也恢复了正常。

        再看时,那个村夫与他们的百夫长互换了位置,百夫长还在挥动着兵刃两三下才扑倒在地,只是脑袋不知何时不见了,血从断碎的脖子处喷涌而出,染红了雪地。不见的脑袋,此刻正被那村夫的木枪挑着,悬在半空,低头怔怔看着他们所有人。

        易少丞枪头一抖,头颅飞起,枪杆末梢一戳一绞,便用这头颅的鞭子将其缠在了枪杆上。

        “杀!”周围数个羌人在一愣过后,纷纷狂吼着提刀围杀过来。

        易少丞一脚踢飞地上尸体手中的大刀,然后转过身。

        嗤!

        寒光闪过,这几个围过来的人,一瞬间便被踢飞的大刀打了个旋儿,割去了脑袋,最后回到了他手中。

        唰!

        刀子一甩,血液飞溅地上,刀刃又化为了寒光雪白。

        易少丞冷着脸不做停留,挑着挂着敌酋首级的长枪,一手拿刀,步若流星朝四角楼方向飞掠……但这一路敌人实在太多,百夫长、千夫长,还有各种喽啰精锐,实力一个比一个强。

        许久之后,易少丞浑身是血,都是敌人的鲜血凝固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而他肩膀上挑起来的枪杆上,人头已足有七八个之多,摇摇晃晃,密密麻麻非常显眼。

        这些人头,都是羌族侵略者中的大小首领,无论哪一个,都是靠着累积的大量军功换来的军衔。

        易少丞热汗淋漓大口呼吸着,一口口白色的雾气吐出来,证明他并不是一具行走的尸体,而是至强之人。

        而今,枪杆上挂着的这些人头目光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珠子突兀出来——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在一瞬间死掉的。

        这就是易少丞狂怒之下,杀人的速度!

        随着这杆枪再也挂不了更多人头时,易少丞再朝前行走的步伐,竟然已经无人阻拦了,许多凶残的敌人一见到这场景就要退避三舍,也许他们自己都在问……

        “到底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杀神?”

        易少丞也不追杀这些踉跄腿软逃走的敌人,他只有一个目的地——那就是“家”。

        只要再走过这条幽静的石阶小巷,就能回到四角楼。

        见到四角楼完好无损,并没有冒烟燃烧,易少丞松了口气,内心竟然有些激动起来。

        眼看就要到家门口了,易少丞特意放慢了归来时的脚步,他想了想,怕自己这副模样会恐吓着铎娇,于是把沾满鲜血挂满人头的的长枪随便一掷,又脱掉外面的鹿皮皮袄子,把散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

        易少丞脸上挤起微笑,像往常那般,声音回荡。

        “小铃铛,爹回来了,爹回来了!”

        良久,院内没有回音,安安静静,一如往昔她睡着时的情景。

        易少丞的笑容凝固,不安的情绪犹如一盆冷水,将他从头浇到尾。

        紧接着,脑门上青筋猛的就鼓了起来,他冰冷的脸色头一次露出了怒火中烧的表情,眼眸中的狂暴呼之欲出。

        “她若有损半根汗毛,我定让这帮畜生有去无回!”

        此刻,易少丞就像一头豹子,真的怒火攻心,就要扑进院中。

        却听悠悠一下,嘎吱一声传来——那扇一直虚掩的竹木栅栏门,被轻轻推开,易少丞的脚步也随之停下。

        “爹!”

        怯生生的小铎娇走出来,小脸上挂满了泪珠,特别的委屈,她肩膀微微发颤,忍着不哭看向易少丞。

        易少丞一下子扑过去,紧紧抱起铎娇,眼睛通红的说,“不哭,不哭,爹带你离开这儿。”

        ……

        此刻,百丈之外的一座土丘上,虉草枯黄,几名神态肃穆的羌族将领站在这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易少丞和铎娇在一起的场景。

        陪伴这些将领一起的,还有一名身穿花貂皮草的绝美女子,神态倨傲,面容美艳,一双浅蓝色的深邃眸子仿佛会说话,又为她增添了几分异域风情,绝对算是一个让绝大部分男人都为之心动的尤物。

        美妇正牵着一个男孩,大概有六七岁的模样,同样穿着软皮铠甲,显得有几分小男子气概,此刻被一名中原服饰的侍卫和一群本族勇士密切保护,可见其身份极为特殊。

        就是这么一大群人,唯有小男孩除外,每个人连同那名美妇在内,脸色都非常非常的难看。

        因为他们目睹了易少丞从一出现,到此刻紧紧拥抱那个小女孩的全部过程。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他从一开始,就在急速而高效的杀戮着,仿佛他们手底下强大的战士不是战士,而是和这帮村民一模一样的菜鸡。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破落的小镇上,竟然还隐藏着如此一个强大的存在。

        所杀之人,又都是羌族部落中最为骁勇善战的勇士,并将他们的头颅穿了起来,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一场充满着耻辱和践踏种族尊严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