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血冷湖畔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血冷湖畔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一晃半个多时辰后,雪越下越大,天色也渐渐变暗起来。

        包括无涯在内,再加上这几只水鬼的体力渐渐不支,趴在冰面上吐起舌头。

        易少丞也不怪他们,这套如龙枪诀他最懂不过,乃是当世一等一的枪法,需有“雷电心法”的支撑才能持久,而这些水猴子们是一辈子也不可能学会这套心法,所以易少丞挥了挥手,最终决定以后不再做无用功了,就让这些水鬼们继续熟悉九州剑诀便可。

        至于无涯,易少丞早就把如龙枪诀的图形,刻在洞府之中,再加上往日口授雷电心法,无涯也得到了易少丞的部分真传。

        遣散水鬼后,易少丞挑着这些尾巴红彤彤的大鲤鱼往回走。

        大雪潇潇洒洒,天地间皑皑一片。

        “我答应过丫头,到镇上时要买根红色的头绳。千万别忘记了。”

        他把目光投向远处,举目远眺,原野极为的辽阔壮美!在那边上就是河畔镇,丝丝炊烟升起,依稀可看清还带着些许火光。

        “不好!”一念至此,易少丞一股热血上涌,浑身似有电意袭过,甩下鱼跑了过去。

        随着逐渐近了,易少丞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远处浓浓烽火从河畔镇方向烧了起来,浓烈的烟雾直冲九霄。

        “丫头!”

        想到这里,易少丞感觉汗毛站立,心口堵塞,他立刻想到小铃铛的安全,这下慌起来了。几乎也就在同时,肩上的木枪条件反射般的“嗡”地一声,弹跳起来,被这粗壮的右手一把握住。

        手一抖,枪杆震颤,抖开上面积雪。

        “谁敢伤我女儿,我定让他死无全尸!”易少丞大吼一声,朝着河畔镇快步跑去。

        易少丞这一路之上,速如闪电,只用了半口气的功夫就穿过三里羊肠小路。

        接近湖畔镇,易少丞越觉得热血汹涌,他已能看到镇长蒙大爷的办公厅早已被大火熏染,一些残暴的人影正在肆无忌惮的屠杀河畔镇的村民,嘈杂的声音中根本无从辨别出是否有他熟悉的人需要帮助……

        就在短暂失神的瞬间,一道黑影忽然从背后笼罩住了易少丞,凶悍的气息劈开风雪朝易少丞头上袭来。

        易少丞身形一偏,就见到一柄砍刀贴着他胳膊落下。

        砰!

        足下大青石铺就的地面瞬间四分五裂。

        易少丞瞳孔一凝,抬手朝后狠狠一肘。

        呼——

        这出手的强力如铁匠拉动吹风烧火的风箱,狂暴之极。

        砰!

        身后之人被砸的闷哼一声,倒退数步。

        易少丞转头,眼前的是个巨大壮汉,留着鞭子须,大雪纷飞中**上胸,露出胸膛上那一只凶恶的刺青狼头图腾。

        是异族!

        异族大汉被易少丞砸的吐了口血沫子,抬眼看易少丞时面孔变得狰狞。

        “你这村夫,死去吧。”

        他狂吼一声,呲牙咧嘴举刀劈来,身形冲开浓浓风雪。

        出枪,暗劲传至枪头,转动手腕,枪头缓缓从地面划过,在雪埋的地面迸出火花,在大汉离自己还有一丈时,抬枪对准大汉胸口,臂膀一颤,嗖一声飞出。

        嗤!

        长枪贯穿大汉胸膛狼头,大汉停住脚步,因为前面的村夫不知何时消失了。这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胸口有些疼,低头看去,只见胸口刺青狼头被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代替,他的眼睛顿时瞪大,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内脏,然后顺着这个大窟窿眼,看到了自己身后,那个村夫刚好抓住长枪,继续奔跑向远方。

        噗通!

        魁梧身躯倒下,溅起无数雪花,冰冷地撒在他脸上,消融在他充满疑惑的眼睛中。

        双眸逐渐失去光芒,但疑惑的脸色却因为消逝的体热凝固住,变得僵冷……因为他到死都没明白,那个村夫是怎么做到的。

        ……

        大雪,很大,很快将尸体淹没,可煌煌大火却烧得更凶,同样烧着的还有易少丞的心。

        “丫头……丫头你千万不要有事……”易少丞身形在狂奔,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身形穿过小村庄时又是几个异族汉子冒出。

        人现,枪出。

        人过,尸留。

        就这样,一路杀了好几个,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和第一个人同样的神情,不久之后,易少丞的眼神已经麻木。

        又是刚刚,一条枪贯穿了过来围杀他的人,只是他们太蠢了。

        并列三人,刹那贯穿。

        枪卡在了最后一个人的胸骨上,易少丞飞奔过时挥动拳手,犹如狂风过境的吸扯力将枪拔出,一下收入易少丞手中,与此同时那还有一口气的人想要抓住易少丞,却在转瞬之间被枪拔起瞬间带出的劲道搅得崩裂。

        五年!

        对于武修来说,对于易少丞来说,这五年便是一个轮回,一次进化。

        五感六识,皆已闭合。

        而今,脑海中只存一个字——杀!

        ……

        此刻的河畔镇,火光冲天,喊杀声震耳欲聋。

        一群群异域骑兵,在镇上横冲直闯,他们手中持着短弓,近可砍,远可射,每次都必定带走一条性命。这些如狼似虎的军团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彻底摧毁了本地薄弱的武装力量,接着……就是惨无人道的屠杀和劫掠物资。

        还有些骑兵,杀完人后,迫不及待的的搬运财物。

        他们一旦遇到年轻貌美的女子,又会狰狞作笑,立刻扑上去,强行**之后又一把杀死,根本不会怜香惜玉!

        整个河畔镇都在燃烧着,废墟中浓烟四起,透着绝望与哀嚎。

        镇长蒙大爷被人一劈为二,死了!

        旅店的老板娘瓦萨也没有逃过一劫,半截身体在废墟中燃烧着。

        易少丞冰冷着脸色,红着眼!

        可敌人太多了,根本无法回避……

        “既然无法回避,那就赶尽杀绝。”易少丞大开杀戒,见一个杀一个,杀一双,杀一群!

        身形张狂如咆哮雷霆,所过之处血肉翻飞,身后唯留尸体,心中唯一字!

        杀!

        杀人如撕纸,不费吹灰之力,任十个人还是三十个,没有一次能在易少丞手下走过一回合。

        ……

        “哈哈!”

        一阵狂浪地笑声之后,四五个侵略者脸上还带着抢来战利品的喜悦,他们突然瞥见有个村民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迎面走来,为首的统领先是一惊,接着哇哇对身后几个随从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