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九章 大汉骁龙
  • 正文卷 第九章 大汉骁龙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易少丞小心翼翼的,端着射针弩,从水中露出半个脑袋……他的小心脏一下子悬了起来。

        因为印入眼帘这个半封闭的空间中,一大群乌泱泱的水鬼们出现在面前,数量足有百只。可这都是些毛茸茸的小崽子,个头不大,昂着个脑袋,像嗷嗷待哺的鸭子一样,场面非常壮观。

        易少丞刚上岸,这群水鬼崽子们就围绕在他裤管边,跟前跟后,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易少丞见他们没有攻击性,终于松了口气。

        “没想到一只成年水鬼都没有,这个群体只怕是要灭亡了。”

        目光所过之处,这巢穴中到处都是鱼骨头,周围环境实在是脏乱差,气味刺鼻,难闻的尿骚味熏得易少丞几乎要昏厥过去。也可以想象,一旦没有了成年水鬼的哺育,这么一大群小水鬼都会成批饿死。恐怕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是一座水鬼种群的坟墓。

        易少丞收起弓弩,片刻后又有新发现。

        原来在这群水鬼之中,竟还有个四五岁浑身黑漆漆沾着泥沙的男孩儿藏在其中。而这些水鬼们似乎早就把他当成了同类。

        易少丞朝这男孩走了去,昏暗中那男孩炯炯的眼神也看着易少丞。警惕的爬行起来,似乎只要易少丞敢走近,他就会立刻扑上来咬上一口。

        “你叫什么名字?”

        “呜……呜……”

        “你有父母家人吗?”

        “呜呜呜……”

        易少丞实在想不到如何与这孩儿沟通,这家伙根本就是只会说“呜呜”这两个词,眼神还一直提防着易少丞,很明显他的智商还是有的,但因为指甲已经生长得非常锋利,再加上生活在昏暗的水底洞穴中,习性早与其他水鬼们一模一样。

        “看来这孩儿从小就在这里生活着,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如鬼的日子。”

        易少丞心中一痛。心中想着,是否要把他也带出洞穴。

        “嘶……”

        四五岁的鬼娃儿,并不太懂易少丞到底在想什么,但他却看得出这人并没有什么敌意。瞥了易少丞两眼后,眼皮微微一合,就靠在石头边上打起盹。

        “这群水鬼显然已经把他当成一份子了,而且这家伙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看来我也没必要打搅他。”

        易少丞放弃了带他出洞的想法,毕竟现在小铃铛还没有照顾过来,要是真的加上这么个鬼娃,那可真的没法过了。

        易少丞的目光继续探索着这个洞穴,他发现在石洞中的西南一角,还套着个小洞。大概有一人多高,需要攀爬才能上去,亮光就是从里面传来。

        易少丞想了想,放下一些随身的东西,爬了进去。

        又有了发现……

        原来出现在易少丞面前的——竟是一尊坐化的白骨。

        这白骨坐姿平稳,头发尚存,眼眶早已空,不过头颅微昂着正对前方。

        这让正面看到的易少丞心里有些发毛,好像这人根本没死,黑洞洞的眼眶正睥睨着自己,睥睨着一切,睥睨着众生。

        人显然死了至少有十年以上,肉身也全然**,奇怪的是他一身甲胄却没有半点锈迹,还给人一种厚重感。白骨森然冰冷,也没半点损毁,身边放着一把寒意凛冽的钢枪,横放在膝上,化为白骨的手紧抓枪杆。

        一切的一切,让易少丞陡然之间肃然起敬。

        纵然不知道他生前是谁,经历了什么,可是光凭借这腐朽殆尽唯存白骨的身躯、却依旧能有一股不屈的意志,一股睥睨纵横之感,他易少丞就没理由不尊敬,不佩服。

        “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很快,易少丞就从尸骨前的地面上找到了答案,那是几列枪刻的有力汉隶。

        “吾乃常山人,名骁龙,封中郎……”

        易少丞快速的浏览,原来这尊枯骨名叫骁龙,英俊洒脱,曾在殿前比武,一路过关斩将,无可匹敌。但因他出身寒门,一路晋级总受他人挤兑和围攻,于是一怒之下在比武中挑杀了几名朝中大员的子弟,因此结仇。

        不久后,骁龙在殿前夺魁,又被封中郎将,却因此遭受各种迫害。

        终有一次,骁龙被暗算只得南逃到此,重伤不治,坐化了。

        骁龙何其不甘,将一身修行的秘诀——雷电心法以及如龙枪诀,刻于石壁之上,期待有缘人到来得之,承受他衣钵,也希望能替他完成一个心愿。

        “骁龙前辈,你我何其相似。我易少丞也是……呵。”仿佛想到了什么,易少丞有些伤感,摇头感叹缅怀了一番,他昂起头看着骁龙的尸骨,郑重鞠了一躬:“我易少丞身背仇恨度日,苦于自身无能。今日虽是偶遇,不过我易少丞却感恩前辈衣钵相赠。”

        话毕,易少丞浏览起如龙枪诀,其招式神鬼莫测,不免看得心惊肉跳,心想自己在九州剑宗时学习的剑法和这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都不如。

        墙壁上还有一套雷电心法,字迹狂草,风格放浪不羁。

        易少丞知道心法不比招式,需要潜心进入才能感受到其中玄奇之处。

        易少丞也不急躁,静坐在白骨附近,按照雷电心法第一重,走了一遍。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睛。

        “我一直以为,天下武学万千,本质都是依靠百穴之力,凝聚出一股元阳纯力,修炼的是穴位和丹田气。而骁龙前辈这套功法,气走经脉,只要将经脉修炼到最强地步,便能激活武魂之力!可是这武魂之力到底是什么,如今却是不知道……”

        此时的易少丞,只觉得经脉温热,浑身力量似有一些提升,这都是易少丞花了半个小时的收获。只是这石壁字刻,完全颠覆了易少丞的修行理念,并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参悟透的。

        易少丞琢磨片刻,牢牢记下了口诀。

        临别之前,易少丞对着骁龙拜别,眼神凝重:“晚辈多谢骁龙前辈赐予的这两套功法,定会好好修炼。但若有朝一日,实力强大到可以帮助将军实行心愿,一定会前往帝都,然后……您若泉下有知,就看着晚辈。”

        白骨将军似有应答!

        哐啷一声,手中寒枪,掉落在地,这一口怨气终于吐了出来,随后整个身体豁然坍塌,一堆白骨化为了齑粉。

        依照易少丞的想法,滇国虽好,但他是大汉之人,必不会像骁龙这般埋骨他乡。迟早一日,他是要回到大汉皇朝,到时候自然就有机会帮骁龙将军完成心愿。

        易少丞点点头,握住寒枪,思忖很久却并没有带走,而是将长枪插在骁龙枯骨附近,现在还没到信守承诺的时候,所以绝不愿意受人恩惠。

        易少丞出了小洞,再次返回到大洞穴之中。刚才易少丞的动静,自然而然,也引起了外面鬼娃的注意,他有些警惕的看着易少丞……而在他旁边,由于没有大水鬼的哺育,许多小水鬼们早已饿得奄奄一息。

        只有那些还比较健壮一些的,继续跟着易少丞,他走到哪儿,就紧随而至。

        今日易少丞来这里的目的,本想屠灭这个巢穴所有水鬼,但看到这些小水鬼可怜兮兮的模样,内心莫名其妙挣扎了一下。特别是,这里还有个从小被水鬼们哺育很久的鬼娃,也让易少丞意识到,其实水鬼并非那么残忍,否则的话,又怎会把这小子养得好好的?

        易少丞想了想,顺着来时的路游回河道之中。

        半晌之后,他去而复返,同时还带回了两条三四十斤重的大鱼,用刀子一划拉,开膛剖肚的大鱼立刻投放到水鬼群中。他本以为水鬼们会争夺食物,却见一些体积大点的水鬼们,在鬼娃的指引下从鱼身上撕下肉块,转而去喂给那些饿得不能动弹的同伴。

        “果然有灵智,只是不知道是否可以教化?若是顽固不化,那就绝对不能留任何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