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八章 斩草除根
  • 正文卷 第八章 斩草除根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听镇长说来,滇国的陛下名叫离真王,是一位能征善战之辈。

        几年前,离真王率领大军,讨伐其他部族。

        他用兵如神,依靠小股部队神出鬼没,将敌对势力的羌王部落和句町国联军,打得落花流水。现在应该是驻扎在边境的某座城市中。

        而易少丞曾经曾亲眼见到的公主焱珠,就是离真王的亲妹妹,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是位英武不凡的女子,辅佐兄长已有多年。

        镇长所说的这一切,却让易少丞更加疑惑。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一身冷汗冒了出来——这位焱珠公主,这是要灭掉她哥哥离真王的亲女儿啊。也就是说,她要杀掉自己的亲侄女。

        易少丞心中不免暗暗揣测,这是什么用心?

        恐怕其中凶险,绝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

        他想了想,决定在河畔镇多居住一段时间,至少要把身上的伤养好一些,再做长远打算。

        另外,他也暗暗提醒自己,如今带着小铃铛,做事绝不能像从前那样顾头不顾尾。

        回到旅馆后,易少丞看到小铃铛在自己的房内酣睡着。

        可这个小家伙连睡的时候,都半睁着眼,一只小手紧紧攥着被角,似乎随时都瞄着外面!

        “干嘛表情这么严肃?开心一点嘛,小铃铛!”

        这一瞬间,易少丞心都融化了,轻轻的替小铃铛盖好被子。。

        此时,一缕阳光,从窗棂下射进房内,照在角落的花台上。洁白的栀子花瓣,散发着浓郁而香甜的芬芳。

        易少丞起身,想了想,摘下一朵栀子花,放到小铃铛的鼻子边。

        说来也奇怪,小铃铛闻着花香,眉头竟然舒展开来,表情也轻松许多,随即她的小酒窝露了出来,非常可爱,简直就像是一个玉娃娃。

        “这就对了,以后这辈子别再回去了,跟我混,有肉吃!烦心事我来,你就负责美美的。”

        “你看啊,瓦萨都说我是你爹啦,看来这个身份也是被坐实了。以后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揍你一顿。”

        “我这是又当爹,又当娘的……竟然还被老板娘瓦萨说,你是我的女儿。呀~谁能像我这样幸运,莫名其妙做了一位小公主的爹爹,哈哈~看来我易少丞以后的运气,绝不会差!”

        为了保护好这个小家伙,易少丞半点不敢懈怠自己的修为。思前想后,渐渐收住心中的杂念,坐在一块蒲团上,进行冥想,重聚体内的元阳纯力。

        半个时辰后,易少丞终于睁开眼,整个人的气息好了一圈,面色已有一些红润,血液流动恢复常态。

        “现在看来,我体内元阳纯力已经荡然无存,短期内想要恢复是很难的了。不过,还有件事情,却是不能拖。”

        易少丞皱皱眉,表情显得很凝重。

        湖畔镇的村民如今都在庆贺着,谁都不知道,易少丞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隐患,那就是水鬼头目固然已经被杀死,但易少丞并没有找到那些畜生的巢穴——

        他还清楚的记得,昨晚他追击水鬼首领一直游到一片奇怪的水域,借着月光,就能感觉到水面的颜色是黑森森的,水温也更加的阴冷,这统统说明此地很可能是深不见底。再结合当时的场景,水下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白色石头,就像是一座沉没在水底的小山,叠嶂无穷,就算游在上面往下看,都觉得要迷路。

        “水鬼首领已经开了灵智,受重创之后应该是想逃回巢穴。水鬼巢穴一定就在那里,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去买些东西来尽早把这些畜生全部除掉!”

        瞥了一眼安睡的小铎娇,易少丞匆匆出门,前往街上。

        时间一晃而过,直到冷冷地月光,给大地万物镀了一层银色;凄厉的夜枭声,让这染霜般的夜景徒添不少神秘与庄严。

        旷野上,易少丞健步如飞,抄近道朝目的地跑去。

        此时,他身穿刚刚新制出来的灵蛇皮防护服,背囊中装满了各种备用装备,腰间除了挂着一把防身的短剑外,还带着一种穿透力极好的小型射针弩——这身行头价值不菲,值得一提的是这件蛇皮软铠,就是以昨天那条大水蚺的皮制作而成,防护性能极好,而且非常轻便,关键是作为潜泳服装最为合适,又保温又能隔水。

        抵达河岸后,易少丞观察了周围,才发现这片水域有些不同。

        太阳河在此地刚好有个弯路,水面变宽,河水冲刷让河道两侧形成了很长的滩涂带,上面长满了芦苇。

        “就是这儿了。这地方水深异常,下面一定有些古怪。”

        噗通一声,易少丞跳入水下。

        不一会儿,水面上飘起一个羊皮鼓形状的气囊。

        可以清楚的看到有根软管的透气孔存在,它依靠着一根管子一直接到水下十多米深——这就是易少丞带来的新设备,叫“油肠子”,专门用来吸气的。

        河畔镇渔民们水下作业时间一久,就会使用到这玩意。

        易少丞越潜越深,不时咕噜咕噜的吐出一口气泡!

        寂静无声的水面下,易少丞置身一大片的石山中,山上长满了各种水草,在水下微微的飘动着。

        易少丞缓缓落在石山上,拽动着油肠子,仔细寻找任何可疑的地方。

        半个时辰之后,易少丞终于在一簇水草附近,发现了一个隐秘幽深的洞穴,洞口附近沉淀着许多白色鱼骨。

        “看来,我是找对地方了,不过这下用不到油肠子了。”

        易少丞脸上露出喜色。

        他脑海中同时也浮现起那只水鬼首领的面容,这种生物绝不是等闲之辈,

        “今天大开杀戒,为民除害!”,

        易少丞猛吸一口气,松开油肠子后,端起了射针弩,朝着洞穴深处游去。

        这条甬道,易少丞越游越深,光色越来越暗。几经蜿蜒,足有百米长。

        终于,易少丞看到一抹亮色的水面。他心中一喜,明白这次是赌对了,因为水鬼与人无异,不可能在水下可以呼吸,最多只是善于憋气。

        所以,他们的巢穴,一定也与进气孔相连。

        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不成,易少丞赌的就是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