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六章 滇国公主
  • 正文卷 第六章 滇国公主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够了……真是够了!她不过是个连溺水都无法救自己的孩子!”易少丞心中狂吼,眦目欲裂,触目惊心地看着,却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水底下的手握的嘎嘣作响。

        但让他更加没想到的是,那寒冷锋利的狼牙箭头上宛如黑夜明灯,逐渐亮起。

        片刻后,这箭头变得如同一个小太阳。

        “竟然将箭注入了内力!”易少丞看到这里,心头的愤怒已如火山般即将喷发,百石强弓,狼牙箭头,再加上内力,这一箭若是射出,三百步能射穿十个大汉重甲步卒……

        然而这样的手段,现在仅仅只是用来对付一个婴儿。

        一个婴儿,一个才出生没多久,看过这世界没几眼,如今落在水中已然认命的婴儿!

        “这婆娘好生恶毒。”易少丞心弦紧绷,死死盯着,暗想这该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能做到这样,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最后,他又感叹命运不公。

        可是他听到船上传来的下一句话,那压抑到极端的愤怒都变成了冷笑。

        “殿下,您与她的姑侄情谊,源远流长,就像这河水一样,终究会留到尽头。若您不愿意动手,请让手下代劳。”

        女护卫看着主上,担忧地说道。

        箭矢上光芒迅速暗淡,弓箭被甩落甲板,滇国公主转身一掌甩出。

        啪!

        寂静的夜色,这一声格外响亮刺耳,两岸适才方响起的虫鸣,忽然没了。

        “是否觉得,我大滇国焱珠公主之位,你也可以代劳呢?”

        女护卫脸庞立刻红肿起来,跪在地上,噤若寒蝉。

        “属下不敢,属下该死!”

        “哼,念你追随我已有十年,忠心不二。但若有下次,你死不足惜!”

        滇国公主目光凶厉的看了一眼女护卫,转过身,目光再看向茫茫水域,眼中却多了一丝疑惑与不安。

        只听她轻声念道:“奇怪,这水流并不湍急,怎么一晃就不见娇儿的影子呢。”

        原来,就在她们两人这段谈话的过程中,那女婴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滇国公主又觉得担心明显是多余的,这浩渺水域,难道还有其他人不成?

        滇国公主望着这空寂的水面,心里泛起一丝丝悲凉之意,自己又何尝没有过这种切肤之痛呢?只要身为皇家子嗣,命运从一诞生开始,就再也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了,有些人会成为九五之尊,而有些人,终究只是瓦砾而已。

        这感慨转瞬即逝,焱珠公主并没有在舟头多作驻足,而是甩手回身,前往船舱休息去了。

        不一会儿,大船调转方向,缓缓开离。

        ……

        易少丞从水中露出脑袋,怀抱着刚刚救来的女婴,腿脚发软的朝岸边河滩跑去,有时候还要滑一跤。

        等到了前面的芦苇丛,易少丞快速将这女婴的腹腔压住,微微用力,控水,想让她把水全部呕吐出来。

        “你倒是醒醒啊,铎娇?小公主?……”

        “小公主?”

        “哇哇……你不能死啊。你要争气啊。”

        小孩早就闭气过去了,身体也因为泡在冷水里,凉飕飕的,易少丞根本就感觉不到这孩子还有什么脉象。

        可易少丞又不死心,他眼眶里泛着泪花,仿佛只要这孩子死了,自己的某种希望也就坍塌了。

        结果是无论易少丞怎么努力,这孩子都没有复苏的迹象。

        这样娇小的婴孩,眉头紧皱,似乎才初到世间,就已经厌烦了人世。

        “唯一能救她的方法,便只剩下元阳纯力!真是在逼我……”

        易少丞的眉头,也和这女婴一样,紧紧皱起来,他提到的元阳纯力,是一种对于每个修行者都视若生命的力量。武者修炼武学,强健体魄,其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在丹田处,将身体百余个穴道中那一丝丝游动的精纯之力,全部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特殊的力量。

        这股力量,就叫元阳纯力,既是人之根本,又是力之源泉。

        元阳纯力的好处太多,它会让人力大无穷,也会让人敏捷无比,可以说,在大汉天朝的宗门非常之多,武学数量不胜枚举,但都脱离不了修炼奇经八脉,修炼这百余穴窍。

        归根结底,一切的修炼,都只是为了凝练出那么一股元阳纯力。

        元阳纯力的高低,也代表着一位武修的内在实力,可以不动声色之中,就将敌人彻底瓦解和摧毁。

        易少丞曾经在“九州剑宗”是一名外门弟子,受过剑宗掌教一些特别的恩惠指点,但他也差不多用了整整八年时间,才渐渐凝练出了那么一丝丝元阳纯力,每次让这股力量穿过奇经八脉时,身体都非常的舒服受用。

        可如今……

        易少丞想来想去,唯一能救这婴孩的,只有动用元阳纯力,灌输到她体内,重新激活婴儿五脏六腑的活力。

        但这代价对于易少丞实在太大,八年苦修,就将付诸东流。

        换句话来说,一旦易少丞没有了元阳纯力,就算武学招式懂得再多,也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那就成了真正的废物!

        “你这是逼我啊……难道我易少丞是上辈子欠你的……啊,不公平。这不公平啊!我不认识你哇!”

        易少丞急得团团转,谁愿意让自己武学修为倒退八年?而且是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别人?

        易少丞内心激烈挣扎着。

        想了想,他干脆往地上一跪,对小铎娇哀嚎:“姑奶奶,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醒过来吧。我给你磕头了。”

        说来也是奇怪,这一拜之下,女婴竟然咳出一口水来。

        易少丞连忙上去查看,但又白高兴一场,这女婴应该是腹中胀气,喷出一口水后,还是没有动静。

        这完全是巧合啊!

        易少丞欲哭无泪。

        但他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两只手举起女婴,闭目之后,浑身穴位同时震动,他将自己体内苦修已久的那股稀薄的“元阳纯力”激活之后,通过女孩的腋窝,一股脑的全部灌输进去。

        一旦失去这股力量,易少丞身体立刻就像被掏空了,连同脏腑的感应都没了,整个人摇摇欲坠,眼皮更是沉甸甸的,易少丞现在唯一就是想,去睡一大觉。

        可他又不甘心。

        “我必须要看着你醒来,你醒醒啊!”

        在经历短暂的身体摇晃后,易少丞突然感觉额头一热。他大惊,眼睛一下子睁得极大,一丝黄黄的液体从他脑袋上稀里哗啦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