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五章 五彩蟒船
  • 正文卷 第五章 五彩蟒船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望着以鸭蹼状游动的水鬼背影,易少丞露出水面急促呼吸了一口空气,再次潜入水中,紧追不舍。

        这次易少丞决心坚定,不杀水鬼首领,绝不回头,所以在这一路潜泳中,他也充分见识了太阳河水道的全貌。

        由于水草根系异常丰茂,易少丞看到的是一簇一簇的水生植物根茎,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大鱼,在水中静静的保持着休憩状态,易少丞和水鬼首领的出现立刻惊动了这些大鱼,飞梭一样的游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易少丞感觉至少追出两三里远,那水鬼首领终于因伤痛而体力不支,在水下一大片高耸的水石之处,竟然停止了动作。

        易少丞手中发力,将一截飞镖飞掷过去,射中水鬼首领的脑袋,但它都一动未动。

        易少丞确认这只水鬼已经死透了。只是它的眼神中,明显充满了一股怨毒和戾气并存的恶意,果真是死不瞑目,非常骇人。

        “哼,蒙大爷一定想不到,我竟将这群水鬼一窝端了,看来明天河畔镇里,少不了我那份赏银了。哈哈……”

        易少丞累得虚脱,他从一簇水葫芦中露出半个脑袋,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

        天空已经半亮,星光暗沉,皓月东移。

        易少丞累了半夜,却并没能立刻休息,因为他很快发现一艘体型巨大的双层舢板船,自上而下缓缓而来。

        巍峨的船体,就像一座小山,引动着波浪朝四周扩散,易少丞在水中竭力稳住身形,身体依然被荡漾而来的波纹,扑动得来回摇摆。

        易少丞却一动未动,目光被大船所吸引,他看得非常清楚,船头站着一位令人过目难忘的女子。

        月光下,这女子身穿彩色金甲,发髻高立,领带飘然。气质卓尔超凡,是一位典型的上位者武修。她仿佛具备一种人间其他女人不该有的魔力,就像是一颗遗落在沧海之中的明珠,令人遐迩。特别是那睥睨不凡的眼神,眉宇之间带有一抹愁绪,她就这么静静看着大河东去。

        她在眺向远方,似有沉思,

        这山,这水,似乎都难入她的这双秋眸。

        易少丞目不转睛,她从一出现,就一直吸引着易少丞的目光,甚至完全忽略了在大船的船舷两侧,还站立着成排的侍卫,他们身材挺拔雄健,一看就是百战之兵。

        “这世上……竟然还有这般女子……”易少丞看得呆了。

        生的一尘不染,美若朝霞。而至于她的出身,不需多问,这阵仗早就说明了一切。所以,易少丞越是多看她一眼,便越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这种地方怎会有如此大船,船帆上的图案乃是一条五色神蟒,这女子到底是何身份?”

        易少丞暗自遐想,心里头立马接着一连串的疑问。

        想归想,为了避免被人发觉,易少丞轻轻弄来一撮水草,盖在头顶,继续偷窥着那非凡女子沉思在舟头上。

        这景色,倒也让易少丞有了评头论足的惬意,刚才激战水鬼首领的疲劳感也一扫而空。

        大船渐渐减缓了前进速度,最后,与易少丞一定距离便停了下来。

        船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位银甲女侍卫从船舱中快步走出,怀中抱着一裹襁褓,里面应该是个婴孩。

        她来到不凡女子身侧,目光扫了一眼远处群山,最后停留在舟头的水漾之上。

        “长公主……我们已到南源部落,再往东走,差不多就要出了我们大滇国。是否……是否就在这里……”女护卫汇报完,静待答复。

        草丛下面的易少丞听得很清楚,舟头女子身份何其高贵,竟然是滇国的公主。

        这也难怪,一般的小家碧玉或者大家闺秀,哪有此等不凡英姿。只是他更加好奇,这些人来这里干嘛。

        滇国公主没有说话,她接过护卫手中的襁褓,轻轻拍抚,目光如冰消雪融般变得柔和。

        “长公主……时间不早了。”护卫见公主殿下并不着急,不免提醒道。

        “我要抱她一会儿。”

        “……是!”

        女护卫躬身,默默站在船头。

        滇国公主,用手轻轻揭开襁褓上的盖头,一张稚嫩的婴儿小脸蛋出现在她面前。

        这是一个出生没有多久的婴儿,粉嘟嘟的面容,撅着小嘴,一双大眼睛非常好看,专注的盯着滇国公主。

        但这小家伙并不是那么老实,一会儿后就有些按耐不住,划着手臂想要触摸滇国公主。好像很好奇的在问,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将自己抱得更近,因为只有那样才更温暖一些。

        滇国公主望着婴孩,脸上笑容却渐渐凝固起来,到最后,眉头紧皱,绝美容颜多了些许阴沉杀气。

        若说之前她是天使,转瞬却变成魔鬼。

        这一刹那,躲在水草中的易少丞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铎娇,铎娇,铎娇……”

        公主一连三声,说出这三个相同的名字,由于穿透力异常强烈,不远处易少丞差点耳膜出血,正在痛不欲生中,易少丞又见她扯掉襁褓,将这身无片缕的稚嫩婴儿高高举起,猛然一掷。

        小孩就这样被她抛了出去。

        婴孩凝空之际,似乎也感到了命运的不公,即将坠入永恒冰冷的地狱。

        又或许是感到了这危险来临,她“哇”的一声。

        终于破开嗓子。

        啼哭,高亢稚嫩的啼哭声传得极远。

        这瞬间,水草下的易少丞,心弦紧绷。

        从头到尾,他算是完全懵了。但要杀死婴儿这件事情,依旧触动易少丞内心深处某块柔软的地方,他想要立刻去救这孩子,但却知道,自己只要有半点妄动,一定会被船上之人联合击杀。

        咚!

        落水之声。

        易少丞走神之际,婴孩也同时落水,啼哭声戛然而止。

        这小小的身影,在沉浮之间,却又吸进一口气,啼哭声变得苍白无力,再次被水呛了回去。再然后,就看到远处嫩白的小身体,渐渐随着水波朝远处流淌。

        水面恢复常态,亘古不变,静静流淌。

        这婴孩也不再有任何挣扎,或许她此刻睁大双眼,望着苍茫水下,那里只有袅袅婀娜的水草,宁静祥和。

        单凭这小小柔弱的身体,无论怎么挣扎,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命运也许本来就不该去抗争,像自己,远遁他乡,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只为活命而已。

        “命……”

        易少丞想到这里很难受,心头哽着,然后潸然泪下。

        然而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此刻船上,适才那女护卫将一张大弓连同箭矢,递给了这位滇国长公主。

        公主挽弓搭箭。

        吱嘎嘎……三个呼吸后,这张百石强弓被玉葱似细腻美丽的手,拉至满月。

        而瞄准方向,正是那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