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二章 蛟蛇吐珠
  • 正文卷 第二章 蛟蛇吐珠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太阳河里的水鬼,只怕没那么好对付!请鹤幽女神保佑,别让这小子被呛死了,成为下一个冤死鬼呀。”蒙大爷看着夜色,神情担忧地祈祷。

        他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很少有人见过水鬼真面目,有人说它们长着獠牙,拉人下水后吸人鲜血。

        还有的说,这种生物是人死后的灵魂所变,他们还是人的时候,在哪里死掉,就要就地找一个无辜者死在相同的这片水域,只有这样他们的灵魂才能解脱,魂魄才能进入轮回转世。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水鬼绝不是善茬。

        ……

        旷野中,蛙声嘹亮。

        洁白的月光,让人能清楚看到野外的景色。那茂密而又占地极为广袤的野草,在风中微微摆动,就像是一大片看不到边际的草原。

        易少丞一直来到河岸附近。

        弯弯的河道上,水面既不窄也不宽,漂浮着朵朵睡莲。

        几只发出咕咕声的水鸟正在荷叶睡莲之间觅食,偶尔从水中钻出来,露出乌黑的脑袋,充满灵性的目光警惕看着周围。

        “这就是太阳河。”易少丞看着河水想到:“这片水域也就是闹水鬼淹死村民的地方,显然这些天已经没有人来这里淘米洗菜。路不走不通,小路两侧的茅草因为来人稀少,显得更加的茂密了。”

        易少丞小心翼翼地看了四周一眼,随后便躲入了茅草堆中,目光凝视着水面,手中搭着把弓箭,心想只要水鬼冒头,他发誓一定要把它们射个千疮百孔。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然而长时间的瞩望着,易少丞的脖子开始僵直、酸疼。

        “这该死的东西,我等了一晚上也没见有任何动静。”易少丞心有些焦虑。

        咬咬牙吧,再等!

        如此又过一个时辰。

        但水面仍旧是没有任何动静。

        易少丞的耐性,渐渐被消磨了一些。

        这让他的注意力除了放在缓缓流动的水面,同时还留意起那几只在水面寻欢作乐的水鸟,心中暗暗想着这种在家乡被称为“水大姑”的玩意儿味道一定不错,不管是干烧还是就地做成“叫花鸡”,应该都有嚼头。

        易少丞越想越饿,越想越走神。他本想喝一口酒取暖,但想想忍住了,野外生存最忌讳身上有异味,酒香味一旦出现,肯定会功亏一篑。

        此时,易少丞抬眼望月,判定应该到了丑时,再过一会儿天要亮了。

        突然,水面传来一阵哗动。

        “终于有动静!”

        易少丞顿时就来精神,他把嘴里的狗尾巴草一下子吐出去,跃跃欲试的吞了口唾沫。

        按理说,易少丞的目力在夜色中也不差,远远看到从上游的水面,开始有一阵涌动的波纹朝自己这边滑来,很显然,这说明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游动着,而且是个大家伙,能看清楚它昂着个头,但看不得太清楚到底是什么。

        易少丞浑身颤抖着,这实在是因为太激动了,缓缓的把弓身拉得很满,眼神凝视,做到神气合一。现在这半跪着的姿势非常不舒服,但他一旦站立起来,可以在一瞬间将弓箭射出,如果动用宗门绝学“一字长云箭”,易少丞完全可以三箭齐发,每一箭都可以命中水中大物。

        然而……

        哗啦——悄然一声,那东西突然潜入了水底,水面很快恢复平静。

        “妈的!”易少丞内心骂了一句,看得出来,那东西似乎早就晓得岸上有人。

        对于易少丞来说这种感觉最不爽,刚刚撩起来的瘾还没上来就突然没了,真是扫兴。

        月华如练,空气中蕴藏着一股水草特有的气息,河边显得空寂寂的,用苍凉来形容现在的景色,最为贴切。

        一颗凝聚而成的露珠从易少丞的眉梢上往下一滚,顺着他这挺拔的鼻梁,擦过薄而棱角分明的嘴唇,在略有些毛茸茸胡须下巴上,露珠稍作停留,但最后还是往下滑落而去。

        “我就不相信,你能在水下憋多久。小爷我再等一等。”

        几乎就在这“露珠”细微动静的同时,水面传来激烈的响动。

        原来是在短暂的平静后,那个消失的黑色水影再次从水下迅速浮了起来。

        这次易少丞将两只眼睛瞪得就像是铜铃一样,他看清楚了,“哗”的一声,在一片荷叶下面的水影里,一道水柱跃出水面,只见一条粗壮的水蚺大蛇,自下向上,一口咬住一只水鸟的脚掌,“吼吼”……瞬间将其吞了下去。

        这大蛇竟然是个捕食高手,电光火石之间,吞了一只“水大姑”。

        其他几只水鸟连忙飞扑着逃开。

        岸上,易少丞这颗小心脏,就像是触了电一样猛颤一顿,但接着心里又是拔凉拔凉的!

        他本以为是水鬼出现,想着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却不料是条大水蛇。

        “天啦,为啥每次都这样折磨我!”易少丞已经极其无奈了。

        望着渐渐要亮堂起来的天边,易少丞胸中的一口恶气难出,便将弓弩对准了这条巨蛇,心想实在不行杀了这厮也好歹算为民除害,免得以后有村民受此攻击。

        可是这事再出转机。

        这条比成人大腿还粗的水蚺,似乎不怎么饥饿,吞完水鸟后缓缓朝岸边游来。

        上岸之后,大蛇慵懒的扭动身躯,盘曲在一起,形成一个色彩斑斓的盘饼子形状,硕大的蛇头昂立着,对着月光嘶嘶吐着蛇信子。

        但见一阵过后,蛇腹部蠕动,似乎是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正往上涌。

        “吼……”

        大蛇发出声音,伴随咽喉一哽,它嘴巴张得越发大,翘起的蛇尾急速痛苦摇摆着,一丝白色如光如雾的烟气旋即从它口中飘出,紧接着这种烟气猛地涌出一团,凝而不散飘在空中。在这大蛇与烟气之间,还似乎有着一丝烟凝成的线连着。

        但这烟气没过多久便开始消散,与此同时,烟气里面包裹着的东西也逐渐显露出了容貌。

        那是一颗散发着温和清冷蓝光的白色珠子,这颜色竟然和天上的月亮一模一样。

        易少丞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美妙的场景,正屏着呼吸,眼睛一眨都不敢眨地看着。虽然远隔数丈,不过他也得到了白光的照射。在这种光芒笼罩下,他只觉得皮肤之上好像有一层温润如玉的水流在洗刷着,那浑身的奇穴在这时也全部悄然打开,正被一股奇怪力量牵引。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