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二章梅园凌寒台
  • 第五十二章梅园凌寒台

    作品:《大道朝天

        整个清天司都在忙碌,施丰臣身为副巡查这等高级官员却如此清闲,只能说明一个事实——他靠边站了。

        三年前他开始查朝南城那个案子,直到去年才终于查出真凶,非常不幸的是,他查到了青山宗。

        回到朝歌城后,他被顶头上司一通痛骂,严厉训斥,险些丢了官位,直到宫里的贵妃娘娘发话才没有出事。但去年他入宫感谢贵妃娘娘,却没能攀上娘娘这条线,在很多人的眼里便没了价值,自然受到排挤,再无具体职司。

        直到现在他都不理解,就算自己得罪了青山宗,为何指挥使大人当时会表现的如此愤怒,据他所知,魏指挥使乃是散修出身,与南大陆的修行宗派没有太多交情,是被鹿国公一路举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这些问题不想也罢,杯中的清茶味道颇佳,清闲也有清闲的好处,至少不会因为没有时间喝茶,便把上好的春茶泡成酱汤,也不至于因为没有时间换新茶,便把杯里的茶水泡成清汤。

        施丰臣这般想着,眯着眼睛望向远处的梅园。

        梅园在皇城西方,乃是梅会的举办地点。

        很多年前,雪国怪物入侵,皇朝正统断绝,人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皇族唯一的血脉后代与几位正道宗派的年轻领袖在梅园歃血为盟,齐心协力,首先平定了流民之乱,然后击败了雪国怪物的大军,终于让人族重现荣光。

        为了纪念这一场在历史上无比重要的结盟,每隔数年,朝廷便会举行一次梅会,邀请当时的那几家正道宗派以及更多的修道宗派前来参加,除此之外,现在梅会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正道联盟会依照梅会上的名次来决定今后数年各宗派获得的晶石与资源数量,对于中州派与青山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资源的增多或减少并不特别重要,但谁肯丢了脸面?

        很多年的梅园就是一座梅园,施丰臣曾经去瞻仰过遗址,不过数亩大小,种着数十棵梅树,稀疏至极,非常寻常。但现在的梅园早已变了模样,甚至可以说是朝天大陆最壮观的几座建筑之一,就连不远处的皇城都被比了下去。

        如今的梅园由数十座高台组成,有一条笔直的石道联系在一起,无论是道畔还是台上到处都种着梅花,若隔着很远的距离望过去,这座建筑本身就像极了一棵巨大的梅树,只是被大阵唤来的云雾遮掩,普通民众根本无法看到。

        现在宫里最受宠的是梅妃,据说已经快要威胁到胡妃的地位。

        想着去年那日进宫见胡贵妃,施丰臣的眼睛眯的更加厉害,快要变成一条线,唇角笑容的嘲弄意味也变得更浓。

        只不过这一次是自嘲。

        当时他以为从故纸堆里发现的那条线索便是胡贵妃的把柄,准备趁机要挟她帮自己做事,谁能想到陛下竟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要不是他擅于查颜观色,反应极快,把话转到别处,只怕当时便已经死了。

        大道不行!

        施丰臣在心里感慨想着,陛下居然让一个狐狸精做贵妃娘娘,这真是天下大乱的征兆。就像青山宗那个少女峰主,是不是多年前的那些祸害,都要出来为祸人间了?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已经被边缘化的清天司官员,又能为天下苍生做些什么?胡贵妃无法指望,甚至本身就有问题,朝廷管不了你,法纪管不了你,那就只能我自己来……杀死你。

        “杀死你,我一定要杀死你。”

        施丰臣看着远方的天空喃喃念着,就像是一个疯子。

        深春的朝歌城,天空湛蓝,万里无云,数十道剑痕非常清楚。

        ……

        ……

        中州派、青山宗这样的名门大派参加梅会当然是要力争上游,对于像三都派、昊天门这种不入流的小宗派而言,能参加梅会已经足够,根本没想过要做什么,只希望能多看到一些传说中的人物,待回到山间也能与同门们吹嘘一番。

        云雾缭绕里的高台上开满了梅花,仿佛真实的仙境,那些小宗派师徒站在其间,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有的弟子好奇问道明明还是深春,为何却有这么多梅花,然后迎来了同门们的低声嘲笑。这里是梅园,世间所有种类的梅树都在其间,无论春夏秋冬,都有梅花开放,更何况有大阵干涉天地玄机,就算不应天时,万花盛开依然只在陛下一念之间。

        “北面最高处那片寒台是中州派,西面最高处又是哪家门派?果成寺?”

        “果成寺向来不落场,甚至很少参加梅会,为何会坐在那里?”

        “笨蛋,今年主持梅会的是禅子,果成寺怎么会不来人。”

        离地面稍近的石台上,各家弟子议论纷纷,想着距离那些传闻里的人物如此之近,难免有些激动。

        当今梅园由数十座高台组成,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棵梅树。

        那些高台便像是树叶或是梅花,常年隐在云雾里,被称为寒台。

        这取的是孤梅凌寒独自开之意。

        自有梅会以来,大部分宗派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很少有变化,尤其是最高处的那十余座寒台。

        中州派的位置在北面最高处的寒台上,听说洛淮南与童颜今天都没有来,不免带来很多失望,下方是一茅斋的位置,没有师长带领,十位书生安安静静坐在蒲团上,或观梅问心,或观天问道,与朝歌城街头那些穷酸书生完全不同。

        西方最高处的寒台是果成寺的位置,往下两处高度相仿的寒台分别是水月庵与西海剑派。水月庵的女弟子都蒙着白色的面纱,随风轻舞,身形婀娜,看着极为相似,也不知道谁是那位神秘的连三月传人。西海剑派与朝歌城的关系向来比较普通,只来了寥寥数人,站在最前方那位身姿笔挺的青年弟子吸引了很多视线,他就是最近一年声势渐盛的桐庐。

        南面的那些寒台则分别属于大泽、悬铃宗以及近些年被西海剑派打压的略惨的无恩门。

        最高处的那方寒台与中州派的寒台遥遥相望,都在梅园的最高处,现在还是空着的。

        那自然是青山宗的位置。

        ……

        ……

        梅园寒台的位置,便是正道宗派势力的大致分布。

        景氏皇朝中兴已经无数年,情形却没有太大变化,青山宗与中州派依然是毫无争议的领袖。虽说这数十年里,青山宗的年轻一代始终被中州派压着一头,然而修行者寿元绵长,大道艰险多变,谁知道以后的局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比如这些年,青山宗的年轻一代便出现了好几位极出色的弟子,比如过南山,比如卓如岁,当然也不能少了赵腊月。

        更不要说青山宗还有十位破海,两位通天,这等阵势,放眼大陆谁敢不服?

        前年上德峰主元骑鲸终于确认进入通天境,成为朝天大陆的又一位大物。

        其时各派嘉宾云集青山,恭贺之余,何尝不觉得有些寒意。

        如果不是众所周知,青山掌门与元骑鲸这对师兄弟的关系并不是太好,只怕其余的修行宗派会更加不安。

        “青山宗来了!”

        场间忽然响起一声惊呼。

        数十道剑光照亮天空,然后骤然敛于梅园上方。

        南面最高处的寒台上出现数十道身影,除了为首的清容峰主南忘,其余人都穿着青色剑衫,英气逼人。

        数十座寒台上响起很多议论声,就连在高处的昆仑派、大泽等寒台上也是如此。

        “谁是赵腊月?没看见头发乱糟糟的姑娘啊。”

        “谁是井九?他真那么好看吗?”

        ……

        ……

        (还有两章存稿,每天一章,就是到明天还能不断更,但是晚上八点那章是没有了,今后几天,可能随时断更,向大家提前报告一下,当然,希望能够尽快恢复正常写作,阿弥陀佛以及阿门,大家万安。)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