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章杀之一剑
  • 第三章杀之一剑

    作品:《大道朝天

        井九对那些具体画面不感兴趣。

        他看过书。

        那些书里有画。

        赵腊月看了会儿,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不理解,这种事情有什么意思。”

        井九说道:“自然之事,自然有自然之趣,若真无趣,人族如何繁衍?”

        赵腊月说道:“道理我懂,凡人寿元有限,贪图享乐也能理解,只是为何有很多修道中人也耽于此道?更有那些邪派强者,境界之高堪比我派游野境的师叔,却依然对此事念念不忘,甚至四处采花。”

        “阴阳道亦是道,邪道手段自然不提,据我所知,东易道的僧人所言双修其实颇有讲究,或能窥大道一角。”

        井九说道:“青山不修此道,但像昔来峰与上德峰之间,也有很多道侣。”

        赵腊月自然知道,甚至知道顾寒的想法,只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此事。

        井九说道:“走吧。”

        赵腊月点了点头,看似平静,暗自里松了口气。

        夜风微动,把她的短发吹的更加凌乱,却无法降低她脸上的温度。

        刚才看到的画面,让她的剑心微有不宁。

        她看了眼井九,发现他是真的神情如常,不禁有些佩服,心想不愧是师叔祖最信任的传人,道行确实极深。

        就在他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紧接着,他们听到棍棒落在人身上的声音,女子凄惨的哭声还有不绝于耳的辱骂声。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问道:“怎么办?”

        井九说道:“修道者一般不会干涉世间之事。”

        赵腊月注意到他这句话里的一般两个字。

        井九又说道:“惨事无数,恶人无数,杀之不净。”

        赵腊月说道:“所以眼不见为净?”

        井九说道:“对。”

        赵腊月说道:“如果见着了呢?”

        井九说道:“看心情。”

        “我不这样想。”

        赵腊月说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这都做不到,那我还修什么道?”

        井九说道:“随你。”

        赵腊月说道:“你来?”

        远处的棍棒声已经停了,只有女子的哭声与辱骂声还在持续。

        井九看了一下距离,说道:“我够不着。”

        赵腊月看着那边,捏了一个剑诀。

        弗思剑破空而去,在商州城的夜空上抹出一道不吉的红色。

        远处巷里传来数声重物坠地的声音,然后便是一声惨叫。

        下一刻,弗思剑破空而回。

        井九没有想到,赵腊月出剑如此干脆利落。

        想着她在神末峰上曾经说过她很凶,他笑了起来。

        在青山外围巡察的时候,赵腊月曾经杀过一些妖怪。

        阴三死在她的面前,那是孟师杀的。

        左易死在她面前,那是井九杀的。

        今天,是她第一次杀人。

        她的右手有些微微颤抖。

        就这个时候,她看到了井九温暖的笑容,觉得平静了些。

        井九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眼神里满是欣慰。

        在赵腊月看来这真的有些古怪,忍不住说道:“你有病啊?”

        井九没有说什么,把笠帽递给她,同时戴好自己的。

        当年他选择她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小姑娘颇有自己当年一剑杀之的风范。

        商州城醒了过来。

        有灯光照亮那条小巷,脚步声响起,还夹杂着兵士的呵斥声。

        一名瘦弱的小姑娘躺在墙角,脸色苍白,眼神涣散,衣衫凌乱,因为干枯而脱皮的双唇不停翕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在她身周,倒卧着四具无头尸体,鲜血涌了一地,头颅滚到很远的地方,脸上依然带着淫亵与暴戾的神情,似乎在临死前的那一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

        井九与赵腊月已经离开,他们不知道那个瘦弱的小姑娘是从青楼逃出来的,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否最后还是无法逃离凄惨的下场,那间青楼在商州城颇有背景,谁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会是如何。

        如果从行善的角度上来说,他们这样做并不妥当,至少不完善。

        但就像井九说的那样,恶事无数、恶人无数,杀之不净,就算你是真正的神仙也管不过来。

        太上无情,是每个修道者回到人间都必须学会的一件事情。

        果成寺僧人蹈红尘,则选择的是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对此,井九很尊敬,但不会接受。

        因为果成寺的僧人过的太苦,不管是现在还是从前,甚至包括那些已经离开的,比如刀圣。

        ……

        ……

        井九与赵腊月行走在商州城外的夜色里,看似不快,但随意便到了百余丈之外。

        道理都懂,但接受需要些时间。

        他们默默地走了一个时辰,直到第一缕晨光在地平线那边出现,赵腊月才开始说话。

        “我想驭剑。”

        “有风。”

        “我想吹吹风。”

        “心静何须有风。”

        “你知道吗?青山里有人怀疑你是果成寺的和尚。”

        “这个猜测倒有几分意思。”

        赵腊月难得流露出小女儿家的模样,盯着他说道:“我要飞。”

        井九看着她说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无法落到地面,飞得再高又有何意义?”

        当初在云集镇外看完阴三尸体,他劝她放弃查飞升这件事情时,赵腊月说过这句话。

        赵腊月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但你也说过修道的目的不是争强好胜,不是追求意义,就是飞的更高。”

        井九说道:“我随便说的。”

        ……

        ……

        朝阳初升,前方的大地上忽然出现一条红缎子。

        仔细望去,原来那是一条极宽的大河,映着红暖的光线。

        河水流淌,红缎子仿佛在不停地动,如真的一般。

        这就是朝天大陆南方最大的河流——浊水。

        井九与赵腊月朝着那边走去,行过一片山崖,循着滔滔水声,便来到了浊水南岸。

        浊水宽逾千丈,对岸有座大城,即便隔着这么远,也能看到里面那些高耸入云的建筑。

        井九与赵腊月更是感受到了很多阵法的气息。

        那便是朝南城,人族皇朝在南方最重要的重镇。

        ……

        ……

        (上一章他们去看那什么楼的时候,其实我是有描写的,什么声什么语,什么被什么浪,但因为大家都能理解的原因,没能让大家看到,只是很简短的两句,还是觉得有些遗憾,以后不写了。周一了,麻烦大家投一下推荐票,谢谢。)